置頂

比爾蓋茲:讓新冠成為最後一次全球大流行,可以這樣做

他提議投資「全球疾病應對及動員機制」
文 / 邱莉燕    
2022-05-01
瀏覽數 30,600+
比爾蓋茲:讓新冠成為最後一次全球大流行,可以這樣做
比爾蓋茲演講時的神情。截圖自TED
Line分享 articlefont

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提出籌建「全球流行病應對和動員團隊」的想法,命名為「GERM」,並通過開發防疫神器及改善衛生系統,人們可以創造「無懼下一個超級瘟疫的生活」。  

新一波疫情,在台灣本島各縣市都爆發了,病毒已經流竄北中南東。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推斷,若以15%的感染率來計算,台灣將會有大約345萬人,會感染到新冠肺炎。

這輪本土疫情是繼2021年5月第三級警戒疫情之後,最嚴重最洶湧的一次。各縣市政府連夜疫調、日復一日的PCR檢測、隔離,協助安排居家照護。因應爆量的輕症和無症狀感染者,公務員和專責醫療院所的人員瀕臨「累翻」的臨界點。

反覆的疫情,也讓很多人生活艱難、身心俱疲。員工時刻擔心著被放無薪假,而老闆為了穩定公司經營絞盡腦汁。被關在家裡,暫時不得上學的學生和他們的家人,也是愁眉不展。

甚至有人抱怨,西方國家的防疫措施都「躺平」了,台灣卻連快篩試劑都要趕去藥局排隊搶購?確診陽性的人怎麼總是打不通防疫專線?無數人不得不大喊:「這樣的日子,什麼時候才能結束?」

一次充滿前瞻性的演講 

對於大流行,2015年,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Bill Gates)就曾語重心長提醒大眾:「未來幾十年裡,如果有什麼東西可以殺死上千萬人,那更可能是種有高度傳染性的病毒,不是戰爭、不是導彈,而是微生物。」但當時沒有引起太多關注。

延伸閱讀

比爾.蓋茲警告:流行病毒恐毀滅世界

新冠疫情爆發後,比爾.蓋茲為疫苗研發和分配提供了許多幫助,但卻引發了疫苗反對者針對他個人的攻擊。

有人說他支持的疫苗會導致人死亡,有人說他為了賺錢,還有人說其實是比爾.蓋茲引發了這場疫情。更誇張的陰謀論是,比爾.蓋茲想藉由注射疫苗在人體內植入晶片,以便獲取所有人的地理資訊。

飽受攻擊之下,比爾.蓋茲一度也不知所措,但仍堅持做自己該做的事情。2022年4月底,他在TED上演講,再度以前瞻的眼光,提出一個阻止下一場大流行傳染病的解決方案,希望在世衛組織(WHO)和各國政府的幫助下,共同實現這一目標。

12分鐘的演講,比爾.蓋茲的語速並不快,但包含巨大的信息量。

首先他以古羅馬的消防員如何滅火的故事,帶入當今人類對火災以應對自如,而與病毒的這一役,或可從中「比照辦理」。

「西元6年, 一場大火摧毀了羅馬。應對此次火災, 皇帝奧古斯都(Emperor Augustus)做了一件在帝國歷史上從未做過的事。他創建了一個永久性的消防團隊,用著像這樣的水桶。」演講台上還真擺了一個木桶。

「奧古斯都意識到,個人無法保護自己免受火災的威脅,人們需要群體的幫助。一幢房子若不幸著火,就會給他人的房子帶來風險。在這幾年,我們見證的就如一場可怖的全球火災。新冠疫情已導致數百萬人死亡並破壞了經濟, 我們不希望再重蹈覆轍。」

蓋茲表示,新冠肺炎的可怕程度怎麼說都不過分,它加劇了富人和窮人之間的健康不平等,你的倖存機率和你的收入、種族和居住地密切相關。

「我們應該抓住這個機會創造一個讓所有人都有機會活得健康、充實的世界。並且不用擔心下一次疫情影響生活,」蓋茲強調:

若我們走對下一步棋,COVID-19可成為最後一場大流行病。
延伸閱讀

Omicron海嘯來襲,台灣「確診致死率」究竟會多高?

人類對抗大流行的三大必要條件 

到底,怎麼才能走對下一步棋?先從滅火得到啟發。

「隨著時間的推移,人們變得擅長預防大火災。防火有著充足的預算資金,如果火警現在響了,所有在場觀眾都知道,我們應有序走向安全出口,在外面等待指令。

「我們清楚救援馬上會到,因為我們有很多訓練有素的消防員,單單美國就有超過37萬專職消防員,這個數字比我想像的還要多。我們很容易獲得大量的水,美國差不多有900萬個消防栓,」蓋茲準備的資料、圖片詳盡,而且善用對比帶來的震撼,令人印象深刻。

總結來說,投入鉅額資金、大量訓練專業人士、完善的系統,是人類來對抗大流行的必要條件。

蓋茲倡議,全世界必須建立一個新團隊,這個團隊叫「GERM」,四個字母分別代表全球(Global)、流行病(Epidemic)、反應(Response)和動員(Mobilization)。

這是一個全職小組,他們唯一的重點職責是在全球傳染病的早期控制,把病毒扼殺在搖籃裡,甚至更早更快,這個效率取決於這些專家日常的訓練強度和頻率。

GERM由來自不同領域各種專家組成:流行病學家、資料科學家、組織專家等。這支隊伍不僅僅有科學或醫學知識,還具有溝通和外交能力。

同時,運行GERM團隊花費不小,每年將要約10億美元來雇用3000位團隊成員,身處世界各地,駐紮在公共衛生機構工作,和當地國家的團隊緊密合作,並由世界衛生組織(WHO)協調。當然這也要看當地的收入情況,在低收入國家中,分配的人手會更多。

流行病發展的前100天是關鍵。截圖自TED圖/流行病發展的前100天是關鍵。截圖自TED

GERM到底怎麼作業呢?蓋茲舉了一個場景為例:比如,如果一群人在診所裡出現了一種新的奇怪的咳嗽症狀,這時GERM就需研究並判斷:這會是一場蔓延開來的傳染病嗎?這裡有新的病原體嗎? 它的基因定序是什麼?

採取這些行動,前100天將是關鍵。「若可以在前100天阻止病毒傳播, 我們能拯救98%的生命,」蓋茲說。

延伸閱讀

1天染疫逾2萬時,新加坡「居家康復」仍奏效,順利從清零過渡到共存

疫苗研發還有進步的空間 

除了人,世界還需要「防疫神器」。

蓋茲在台上從木桶裡拿出一個小小的檢測機器,叫做「Lumira」。有了它,可以在世界任何地方檢測多種傳染病的病原體,包括COVID-19,而且比PCR檢測更快捷,成本卻只有它的1/10,幾乎可以在任何地方使用。

「Lumira」。截圖自TED圖/「Lumira」。截圖自TED

另外一個讓蓋茲十分激動的點子是,有一種吸入式藥物可保護人們免受傳染,同時不依賴病原體,就能觸發人體的免疫系統實現保護力。

還有疫苗,不但在這場流行病中發揮了奇蹟般的作用,還拯救了百萬生命。不過,蓋茲認為疫苗還有進步的空間:「我們需要投資研發更容易提供的疫苗,如手臂貼片或鼻腔噴霧。我們需要可以阻斷感染的疫苗,因為還是有不少人突破性感染。」

同時,要有工廠能待命,可以在六個月內為全世界人民生產足夠疫苗,實現真正意義的公平。更棒的是,研發一種創新疫苗,可以消除整個流感病毒家族,或是整個冠狀病毒家族。

蓋茨呼籲各界投入數十億美元,用於組建GERM團隊、研發「防疫神器」、持續完善健康衛生體系。畢竟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估計新冠已經導致全球損失14兆美元(約台幣412兆元),相比之下,是以現在的小投入換取未來的大安全,眼光要放長遠,「就當是買保險。」

「如果我們走對棋,我們可以讓COVID-19成為最後的大流行病,我們也可以為所有人建造一個更健康、更公平的世界,」蓋茲下了一個結論說。

你可能也喜歡
比爾蓋茲TED防疫新型冠狀病毒科技防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