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知識之價,存乎運用

文 / 遠見編輯部    
2003-08-01
瀏覽數 15,600+
知識之價,存乎運用
Line分享 articlefont

公司裡面要有智慧資產,最重要的是研發的投入。在四、五十年前,公司研發考慮的是技術導向,比較直覺性,公司做研發跟企業經營沒有太大關係,決策很少因為技術、研發而改變;到了企業競爭比較激烈之後,大家發現研究發展應該跟市場結合;在上一個十年,企業經營的挑戰跟競爭更為劇烈,技術的發展慢慢變成企業經營策略的一環。

可是這樣的改變還不夠,因為在過去的十年,全球的經營環境變化非常快,而且有加速的趨勢。因此,沒有一個企業可以掌握所有的資源、知識,更重要的改變是,沒有辦法完全靠自有的資源,所以它有一個特性是利用外部資源,內部則是做整合,這是現有企業研發的重心。

智慧資產分為掌握得住和掌握不住。掌握得住是具象,比如產品、工具;另外比較無形的,像知識、經驗、技巧、創意等,人在智慧資產管理裡面變成源頭,所以人力資源愈來愈重要。

人的管理重在開發

好的人力資源可將無形的資產轉換成具象的文件、圖表、程式、資料、發明、程序,這些東西再經過加值、整合,跟策略結合,就變成有法律保護的智慧財產,例如專利、著作權、商標及營業祕密。

智慧資產要發揮價值,不是只有一個素材而已。最簡單的例子是人才,人才在不同環境產生的效果不同。智慧資產也有這樣的特性,它必須靠環境,跟文化、公司組織有關,還要有適當投資、設備,還要跟公司聲譽、品牌結合,我們現在常講台灣沒有品牌,雖然前面做得不錯,但是整體價值發揮不出來,因此環境的意義非常重要。

接下來,我以工研院的經驗來說明知識經濟的競爭策略。知識的本身不會產生經濟效益,鑑價要看是誰拿去用?怎麼用?創新的研究成果產出之外,還要落實創新的應用方法。在工研院,研究計畫不能只局限在技術的研究發展,必須思考後續如何產生價值。研發過程不只是研究,可能已有投資的概念,使得研發本身變成一個經濟活動。

在做法上,工研院成立技術移轉與服務中心;智慧財產權需要保護,但是不能保護到最後不流通,知識資產要有價值,必須要流通,流通跟保護之間必須取得平衡。

現在研發管理愈來愈重視人的管理,而且人的管理是「develop」(開發),而不是去管他,所以必須要塑造研發環境。在這個環境中,誘導、獎勵、驅策並行,誘導方面,鼓勵創新、創造交流機會等;獎勵方面,提供獎勵金及特殊優惠;驅策方面,要設定一些目標,創造機制,幫助企業、員工改變,更勇於冒險去創造。

資源整合創造更高價值

過去,台灣的產業比較單一,研究機構也是單一的所面對單一的技術。今天我們慢慢發現,一個企業進入比較前瞻的歷程,它會重複地跟研究機構做交流,研究成果要怎樣創造更高的價值,就是要跨領域、要整合。所以我們開始做結構的調整,我們的思路不再限於單一的領域,而是把相關的技術放在比較寬的領域。

即使是工研院,都要借重別人力量,相對地,我們也讓外界來利用我們的資源,以下我舉三個相關例子。過去學校只是做研究,現在企業競爭愈來愈激烈,我們怎樣創造一個機制,讓工研院跟學術界可以從基礎的研究創造更多的價值?所以我們就設立聯合研究中心,創造交流管道,共同研發合作及研究生訓練、合聘人員……。

第二,利用國際資源。由於工研院的研究方向跟世界非常接近,台灣的產業在世界上又非常有競爭力,所以我們跟企業的關係成為我們在國際上做研發資源交流非常重要的資產。工研院掌握的不只是工研院的資源,還掌握了跟學術界、企業的無形資產。這種資源的結合,創造一個知識交流的環境,知識交流是智慧資產管理最重要的課題。

第三個例子,工研院把資源開放給企業,企業可以從中學習研發;在這個環境中也可以培養企業轉型,小公司成長為大公司、大公司進入新領域等等;工研院開放資源分享,也協助新創企業的形成與發展;最後,學習、訓練加上e-learning,這就是現在工研院在推的產業學院的概念。

大家比較容易掌控專利,但是專利研發出來後都擺在架子上,到底要如何運用?企業過去一般都把智慧資產當寶物,它是防衛作用,用來占市場,讓別人進不來,很少人將專利授權出去,一個企業有專利是不會給別人用的,現在慢慢地有一些授權的例子,它的目的也是要占市場,只是資源分配不同。對研究機構來說,授權是將知識商品化、創造產業。

我們談到專利的價值,一個好的專利擺在不會用的人身上,不但無法產生效益,他每年還要花錢維持這個專利,所以專利是不是有用,要從複雜的角度來看。首先用引證分析,分析專利品質保證、專利組合評估、專利授權評估;第二個是專利地圖分析,當你有創意,在投入資源之前,先去搜尋相關的技術,分析競爭者。智慧資產除了研發之外,之前的投入跟事後的加值也是很重要的。

單一專利的應用比較有限,現在的產業愈來愈細部化,一個零件可能就是一個專利,整個產業牽涉到的專利很多,所以現在的資訊必須要組合,我們怎樣把有限的專利組合變成一個企業?這個企業體再去跟國外或其他企業做交互授權,如此一來leverage變成多層次。所以企業經營裡面,技術交易、不同的授權將成為重要的一環。(本文內容取自交通大學、台積電科技法律講座;林昱君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