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令人難堪的事實!科學家證實已於2020年絕種的動物

曾經繁榮的生命,如今再也看不到了
文 / 魯皓平    
2021-12-14
瀏覽數 57,450+
令人難堪的事實!科學家證實已於2020年絕種的動物
科學家證實已於2020年絕種的動物
Line分享 articlefont

科學家近期宣布,他們已證實了確定在2020年絕種的物種。

自人類出現在地球以來,我們在短短的幾個世紀內成了影響自然生態最劇的物種,大肆砍伐的作為、拔地而起的水泥叢林、不斷造成的環境汙染,都在各種層面的威脅下傷害了其他生命的生存權利,甚至引發絕種的危機。

從地球45億年前形成的初期,歷經冥古宙、太古宙和元古宙的地球演變,直至5億年前至今之古生代、中生代和新生代的生命繁衍,若以24小時比喻為地球孕育的生命週期,20萬年前出現的智人人類,僅是一日中最後的2秒鐘──但人們所對地球的侵害、戰爭的紊亂和工業革命後肆無忌憚之汙染,卻是千古以來令環境難以承受之劇。

曾幾何時,人類自以為人定勝天的荒謬,經常在予取予求的姿態下用盡各種資源,也在毫無節制的惡習中,讓環境被影響到難以復原的境界,科學家更證實,在大自然中有許多的物種,往往在還沒被正式發現和紀錄以前就宣告滅絕。

《Stacker》報導,科學家近期宣布,他們已證實了確定在2020年絕種的物種。而事實上,在一個物種宣布正式滅絕之前,科學家往往必須經過數十年的追蹤和分析,直到真正確認再也無法發現其生活蹤跡時,才能宣告絕種的真相。

專家強調,絕大部分的滅絕都發生在未被正式觀察或命名的物種中,牠們往往活在較小的棲地內,容易在受到汙染、破壞、物種入侵或極端的天氣事件中滅亡,很多甚至沒有經過科學家正式的研究。

這份名單相信提醒著世人,唯有最謙卑的態度,才有可能避免類似的悲劇不斷發生……

1、燦爛毒蛙(Splendid poison frog)

燦爛毒蛙。rapidcityjournal圖/燦爛毒蛙。rapidcityjournal

燦爛毒蛙是箭毒蛙的其中一個品種,牠是中美洲國家巴拿馬(Panama)森林中的獨特物種,棲息於潮濕的低地和山地中,但在過去的20餘年裡,由於兩棲類最害怕的壺菌病蔓延,成了肆虐燦爛毒蛙的主因,最後一次在野外發現已是1992年,如今已正式絕種。

2、加爾帕偽溪蠑螈(Jalpa false brook salamander)

加爾帕偽溪蠑螈。eol圖/加爾帕偽溪蠑螈。eol

這種蠑螈最後一次的出現是在1976年,牠是瓜地馬拉(Guatemala)森林內的特有種,而且曾經非常普遍且常見,但由於雨林的開發、森林的砍伐,加上伐木業與放牧行為的侵害,牠們的棲地被破壞殆盡,使其因而絕種滅亡。

3、山八哥(Simeulue Hill myna)

山八哥。Wikimedia圖/山八哥。Wikimedia

研究人員證實,這種獨特的九官鳥亞種已經在2020年正式滅絕,只在基因組分析後,確定其在東南亞的近親但物種,圖為類似的八哥亞種。

4、逝絕真鯊(Lost shark)

逝絕真鯊。Wikimedia圖/逝絕真鯊。Wikimedia

逝絕真鯊的具體範圍和棲息地均不明確,僅知逝絕真鯊曾在中西太平洋被發現過,科學家對這種鯊魚的認知,限於三具採集於19世紀末至20世紀30年代間的標本,自此以後都再無紀錄,普遍認為不可能還存在。

5、光滑手魚(Smooth handfish)

光滑手魚。livescience圖/光滑手魚。livescience

科學家認為,這可能是這份名單中最奇怪的物種,這種在澳洲(Australia)所發現的魚類以在海底行走的手狀魚鰭而得名,儘管已經200年沒有發現該物種,使其真正滅絕的原因並不明朗,但專家認為應是過度捕撈、棲地干擾與外來物種侵略的影響。

6、拉瑙湖淡水魚(Lake Lanao freshwater fish)

拉瑙湖淡水魚。esquiremag圖/拉瑙湖淡水魚。esquiremag

科學家證實,2020年共有15種的拉瑙湖淡水魚正式宣告滅絕,牠們都是菲律賓(Philippine)拉瑙湖的特有物種,這座湖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湖泊之一。然而,自1960年代引進的掠食性坦克蝦虎魚以來,整個湖泊的生態就受到慘烈的影響,也導致了物種滅絕。

7、奇里基丑角蛙(Chiriqui harlequin frog)

奇里基丑角蛙。artsandculture圖/奇里基丑角蛙。artsandculture

奇里基丑角蛙同樣是壺菌病的受害者,牠的原生地是哥斯大黎加(Costa Rica)與巴拿馬(Panama)的雨林,儘管科學家做了非常多全面的搜索工作,但自1996年起就沒發現牠的蹤跡,如今被證實已經絕種。

8、單帶跳螳(Spined dwarf mantis)

單帶跳螳。Wikimedia圖/單帶跳螳。Wikimedia

事實上,單帶跳螳是隻僅有一具標本的生物,最初的物種發現於義大利(Italy)托倫蒂諾。但是該標本的標籤訊息模糊不清,唯知其中的採集時間落在1871年,自此以後,該物種再也沒有被觀察或拍攝到過。

單帶跳螳曾在2014年被評估為極危物種,並因其已有150餘年未見而被懷疑可能已經滅絕。此後的數年裡有多名專家對單帶跳螳的產地托倫蒂諾進行過調查,但均以失敗告終,故在2020年被宣告絕滅。

9、斯氏伏翼(Bonin pipistrelle bat)

斯氏伏翼。theconversation圖/斯氏伏翼。theconversation

斯氏伏翼是個在日本(Japan)已經被證實滅絕的物種,過去只在小笠原群島的母島出現過,斯氏伏翼只曾發現過一個標本,自1915年後,超過一個世紀再沒有發現更多的紀錄,因此在2020年宣告絕種。

10、豪勳爵長耳蝙蝠(Lord Howe long-eared bat)

豪勳爵長耳蝙蝠。napavalleyregister圖/豪勳爵長耳蝙蝠。napavalleyregister

研究人員在曾1972年發現了屬於這隻蝙蝠的一個頭骨,但自此再也沒有發現任何痕跡,牠的棲地只在澳洲與紐西蘭(New Zealand)之間的豪勳爵島上,科學家認為,豪勳爵長耳蝙蝠的滅絕可能是老鼠的引入和貓頭鷹掠食的結果。

11、沃爾斯利錐形灌木(Wolseley conebush)

沃爾斯利錐形灌木。africanplants圖/沃爾斯利錐形灌木。africanplants

這種南非(South Africa)灌木最後一次出現是在1933年,2020年它從瀕危物種名單中刪除,正式納入絕種名錄中。雖然其衰落的原因尚不確定,但可以知道的是它的大部分棲息地已被破壞,剩下的殘枝更被入侵物種覆蓋。

12、龍舌蘭(Agave lurida)

龍舌蘭。lee圖/龍舌蘭。lee

這種獨特的龍舌蘭是墨西哥(Mexico)專門釀酒用之龍舌蘭的近親,龍舌蘭是種多肉植物,由於其莖部帶有甜度、多汁,以此原料製造蒸餾的酒即為龍舌蘭酒。而這種已經滅絕的龍舌蘭,最後一次在野外發現已是2001年,科學家認為應是嚴重放牧的問題,導致該品種消失。

13、馬齒莧(Alphonsea hortensis)

馬齒莧。roanoke圖/馬齒莧。roanoke

這株獨特的馬齒莧是番荔枝科的一種植物,它是斯里蘭卡(Sri Lanka)的特有種,該植物已在野外滅絕,如今僅存的一棵只在皇家植物園內。

14、黃金燈籠花(Golden fuchsia)

黃金燈籠花。indefenseofplants圖/黃金燈籠花。indefenseofplants

這種獨特又美妙的花只生長於墨西哥,但在過度開發的影響下,它完全在野外滅絕。

15、夏威夷黃木(Hawaii yellowwood)

夏威夷黃木。sagebud圖/夏威夷黃木。sagebud

夏威夷黃木是種熱帶植物,也是夏威夷的特有種,但自1927年最後一次被發現以後,它的雨林棲息地就被入侵的植物和動物物種摧毀。

延伸閱讀
大自然動物保育動物汙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