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說「加油」有時會將人逼入絕境?別想著要說什麼,而是「聽他們說」

如何陪伴憂鬱症、癌症患者?
文 / 一流人    
2021-12-02
瀏覽數 23,050+
說「加油」有時會將人逼入絕境?別想著要說什麼,而是「聽他們說」
僅為情境圖。取自shutterstock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編按:「加油」這句話在不同場合下,可能會變成將他人逼入絕境的言辭。希望為對方加油打氣的人,想必也不希望看到這樣的狀況吧?會說出加油打氣話語的人,有些是無法感同身受,覺得患者沒有這麼嚴重,或是認為患者會回出積極的感謝話語,期待看到那種灑狗血劇情的人。(本文摘自《為什麼大家都來問我?》一書,作者為幡野廣志,以下為摘文。) 

我應該對癌症患者說些什麼呢?

「加油」這句話,即使是在父親手術後我也說不出口。   
因為他似乎一直非常努力忍耐著抗癌劑的痛苦,很辛苦的樣子。   
但是,我還是不知道該對他說些什麼才好。   
大概就只能盡量不要否定他說「我想○○」的願望而已……   
我應該對他說些什麼呢……

(匿名 男性)

癌症患者最容易從健康之人處聽到的話語就是「加油」,然後因為這句加油而感到痛苦,因為早就已經加油加到都滿出來了,這就是癌症患者(注:日文中「加油」與「長滿癌」是近似音的雙關語)。

一旦被告知罹患癌症,有許多人都會陷入憂鬱狀態,甚至有人會真的罹患憂鬱症、或者陷入適應障礙,自殺的風險也比健康者高了24倍。

除了身體以外,癌症這種疾病還會破壞心靈的健康。對憂鬱症患者絕對不能說「加油」這件事情,社會上已經有普遍認知,而陷入憂鬱狀態的癌症患者其實也是一樣的情況。

「加油」這句話在不同場合下,可能會變成將他人逼入絕境的言辭。希望為對方加油打氣的人,想必也不希望看到這樣的狀況吧?這就像是扣子扣錯了洞。

會說出加油打氣話語的人,有些是無法感同身受,覺得患者沒有這麼嚴重,或是認為患者會回出積極的感謝話語,期待看到那種灑狗血劇情的人。因此我會拒絕他人為我加油,這樣一來對方就會感到失望,對於這些想幫我加油打氣的人來說,我就成了「令人感到生氣的患者」,甚至還有人會轉而丟出一些「你下地獄吧」「你就是這種人才會得癌症」之類彷彿詛咒般的話語。真令人驚訝,他們說話對象是癌症患者耶。

當然也有患者會受到加油打氣的話語鼓勵而獲得勇氣。不過,這就像有些人沒辦法吃超辣的食物,卻也有人非常喜愛。如果你請朋友到家中大展身手做料理,會做有人愛但也有人恨的超辣料理嗎?如果聚餐的主辦人因為自己非常喜歡超辣料理,就挑了一間超辣料理店,然後參加費用是日幣8000元,大家作何感想?

我個人是絕對不會做超辣料理的,如果是超辣料理的聚餐,第二天一定會在廁所後悔萬分,所以也不會參加,畢竟肛門的刺痛感實在是有夠要命。

為什麼會拿大多數人都不擅長應付的東西來舉例呢?這是由於我見過許多癌症患者、聽過各式各樣的經驗、還有每天傳給我的各種訊息、罹患過疾病之人以及醫療人員的書籍或部落格等,看過這些東西以後,馬上就能明白其實大多數患者都對於「加油」這句話感到非常痛苦。

醫療從事人員就不會說「加油」。我想這是因為他們學習過、訓練過,同時也聆聽了患者的心聲。也就是說,這是他們的常識。 

也有些人認為激勵他人是正確的,而不加以懷疑。雖然這也是我罹患癌症以後才知道的事情,因此不能一副很了不起的說教,但畢竟是像我這樣的癌症患者告訴大家的事情,希望至少10年後社會上能對這件事情有所認知,只要能稍微減少一些懷抱不必要壓力的人就好了。

大多數患者都對於「加油」這句話感到非常痛苦。僅為情境圖,取自pexels圖/大多數患者都對於「加油」這句話感到非常痛苦。僅為情境圖,取自pexels

最重要的,就是希望健康之人能夠把這件事情當成常識。

日本人平均兩個人當中就有一個會罹癌,就算現在是健康的,也可能會成為癌症患者。即使沒有,也可能成為要照顧罹癌者的家人,為了那個時候,最好還是先知道這件事情。

如果你已經對患者說過「加油」,覺得自己遭到否定,但因為你原先並不知道這件事情,所以也沒辦法。人生漫漫,可能還有機會再遇見癌症患者,下次記得就好。

答案,要回到自己身上

當我在想這件事情的時候,就收到了來信詢問「應該要說些什麼才對呢?」的問題。

這樣說或許有些嚴厲,不過諮詢者,這你必須自己思考。

我能理解你想知道答案或是正確的方法,因為你不想失敗吧?我想你也明白,一旦失敗了會傷害到父親,自己也會感到後悔。

只好想想父親喜歡什麼樣的料理呢?父親健康時是什麼樣的人?應該有那種只有你才知道的事情。如果思考之後卻不明白,那麼你這星期就和父親談談吧。

我不知道您父親是什麼樣的症狀,不過罹患癌症並不會馬上就死去。去問問你父親想要做什麼、想過什麼樣的生活。

隨口對癌症患者說些什麼,風險真的很高。因此別想著要說什麼,而應該聆聽患者的聲音,這是因為患者希望有人聽他們說。
同時不要否定,請在盡可能的範圍內幫助他們想做的事情。被否定真的會很痛苦,如果連想做的事情、生存意義都被剝奪的話,那還不如死了好。

患者與家人之間的理想關係:兩人三腳或是陪跑者

我認為患者與家人之間的理想關係,就是兩人三腳同時往目的地前進。但由於目的地常會不同,因此非常困難。如果不知道彼此的目的地,又或者是根本方向不同,那麼就無法以兩人三腳前進。

就算兩人三腳非常困難,最後也只能盡可能以貼近患者目的地的方式前進,類似陪跑者或者導航之類的存在或許也不錯。

有人會說「無論是什麼樣的結果,家人都會感到後悔」。確實每當我見到遺族,大家都很後悔。

那些無法讓患者做自己想做事情的人,與其說他們後悔,不如說他們受到了罪惡感的苛責,認為是自己使患者感到痛苦。若是由於自己的判斷而使當事者接受其實並不想接受的延命治療,這些家人則抱持著一種既非後悔也不是罪惡感的異樣痛苦。這些與沒能兩人三腳讓患者做自己想做事情的人,後悔的情況是完全不同的。

患者與家人之間的理想關係。僅為情境圖,取自shutterstock圖/患者與家人之間的理想關係。僅為情境圖,取自shutterstock

非常遺憾,雖然患者就此身故,但家人還要活下去。為了讓家人在悲傷中能活得輕鬆一些,必須要思考該怎麼做才好。

也許我說得嚴厲了一些,但我感受到你有自己在思考,試圖以兩人三腳的方式與父親一起前進,而且也能做陪跑者的工作。是兩人三腳比較好,還是應該當個陪跑者,我想你也應該能依照父親的期望來選擇。雖然你的來信很短,但我如此確信,覺得有種不會有問題的安心感。

你無法說出「加油」,而且只能做到不否定(父親的事情)對吧?雖然你說的非常謙虛,但你並非從事醫療相關工作卻能做到這些,是非常了不起的,幾乎讓人想向你請教是怎麼辦到的呢!

貌似善意實則傷人的話語

要提我自己的事情實在有點不好意思,不過我受到親戚話語傷得很深。匿名的網路中傷或者惡意留言之類根本沒什麼,反而是那種貌似充滿正義感及善意,其實只不過剛好有血源關係而年齡較我年長的親戚話語,還比較毫無顧忌而令我感到麻煩。

父親那邊的叔父說什麼

比父母早死可是不孝,給我好好治療。

說著不可能的要求,還提到我已經過世的父親,實在令我大感傷心。

老婆那邊的伯母則對於我想做的事情,總在我面前抱起我那還不滿2歲的兒子,說什麼

把拔不要做那種事情嘛,跟我在一起嘛

彷彿是我兒子在說話。

兒子並不知道自己被拿來做什麼事情,只會對著我笑咪咪的,而我卻忍不住對兒子露出一臉悲傷,然後覺得自己是不是害兒子很難過,消沉了好一陣子。

雖然我把叔父稱為靈媒,把老婆的伯母稱為腹語師,但說老實話,最好到我死都不要再見到他們。

在讀你的來信之時,我最先感受到的事情,就是真的好想要有你這種親戚,想到腦袋都要炸了。雖然腦袋真的炸了就得緊急開刀了,不過我是想說,我真的非常羨慕你的父親。

雖然我有個不否定自己,會在背後推我一把的老婆,但也很羨慕能夠有你這種兒子的父親。

雖然年齡差非常多,但我不小心把你和自己的兒子重疊在一起,有點想哭。

也許你沒有自信或者感到不安,但如果現在不好好面對父親,很可能你以後也沒辦法過得非常輕鬆,你父親也不希望這樣的。

你和父親扣錯的扣子,只要撥一下就能調好。

《為什麼大家都來問我?只因受苦的人想得更透徹》,幡野廣志著,黃詩婷譯,圓神出版圖/《為什麼大家都來問我?只因受苦的人想得更透徹》,幡野廣志著,黃詩婷譯,圓神出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接納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