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日本年輕人缺乏工作舞台

文 / 呂美女    
2003-03-01
瀏覽數 20,450+
日本年輕人缺乏工作舞台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根據日本《朝日新聞》調查,對世界感到悲觀的日本人比兩年前減少一成;覺得自己幸福的人數也略有增加,其中五十至六十歲的男性增加4%。對日本人而言,2003年雖然看不出經濟景氣會有明顯的提升、橫亙在眼前的問題會比以前減少,但已經習慣不景氣的日本人對現況比以往滿足多了。

直到1990年代初期,日本人一直認為日本一定能夠在終生雇用和年資序升體制下永享「高所得、低失業率」的繁榮景象,沒想到2%的失業率只維持到1991年底,然後一路往上攀爬,去年7月突破5%大關,去年日本的平均失業率為5.4%,12月的失業人數達三百三十一萬人。

令人擔心的是,年輕人的失業情況比中高年更甚。自1997年以後,十五到二十四歲年輕人的失業率已經超過中高年失業率,去年10月達8.8%。

日本年輕人失業的情況比其他國家嚴重。導致這種情況的原因,主要是日本企業不再像十年前那樣歡迎大學畢業生,也不想花錢從事新人訓練。由於資深員工的薪資高,企業為控制人事成本,只能不斷降低新員工人數。例如松下公司,直到1992年每年錄用的畢業生人數仍達五千人,泡沫經濟解體之後,人數逐年減少,自1995~2000年每年錄取的畢業生人數只有六百人。

因為沒有年輕的新血加入,導致日本企業的員工平均年齡幾乎都超過四十歲,富士通公司因為自1993年就試著慢慢廢除年薪序升制度,才能降低員工年齡,不過全公司平均年齡還是達三十八歲。

遊走企業當「Freeter」

原本應該在各大企業內占一席之地的日本年輕人,如今只有極少數人能進入大企業,其餘的人運氣好的或許能在中小企業就業、或者結伴創業,但是人數也不多。倒是所謂的「Freeter」(指隨心所欲經常換工作的人)族群日漸擴大。據日本勞動白書統計,1992年「Freeter」人數約一百零一萬人,到1997年已增為一百五十一萬人,近年來增加更迅速。雖然有人對此現象表示樂觀,但是也有人擔心「Freeter」增加可能會導致日本亡國,在網路上呼籲日本政府正視年輕人失業的問題。

日本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去年秋天接受《日經週刊》採訪時表示,如果再不解決年輕人失業問題,日本可能會因為失去社會的中堅分子,導致整個國家的淪亡。他認為那些該退不退的中高年工作者的存在,正好結合低迷的景氣,剝奪日本年輕人的就業機會,也讓日本企業界無法新陳代謝。

前美國勞工部長、現為勞動經濟學教授的萊許(Robert Reich)也認為日本企業應該效法美國,降低工資以促進企業人才更新,如此才能有效減低年輕人的失業率。但是目前還看不出日本企業有擴大採用年輕人的傾向。

日本大企業擔心,如果突然廢除終生雇用或年資序升制度,最大後台的自民黨可能會隨之滅亡。因此寧可擴大接受跳槽者,用來代替畢業生。由於年資序升,人事經費並未因人事縮編而改善,企業為降低成本只好儘量採用非正式員工,讓日本年輕人想成為大企業正式社員的夢想更難實現。

日本企業對中高年人的特別照顧,讓五十歲左右的日本男人放下忐忑的心情,在前份調查中,承認自己是幸福的人比兩年前多了8%。但是,他們的幸福可能正好建築在兒女的痛苦上呢!東京商工調查情報事業部長助理荒谷紘毅曾在《經濟週刊》上為文指出,日本民間企業正想大肆裁員,卻必須接受自政府機構退休、經內定安插入社的空降高齡人士,形成「父親空降、兒子失業」的悲情局面。

被寵出來的年輕失業率

失業率愈高,社會愈不安定。因為失業所引發的自殺、強盜、詐欺的新聞也愈來愈多。東京地區去年ATM(自動櫃員機)遭破壞、偷盜事件多達五十七件,被盜金額達3億3500萬日圓。

日本的遊民人數也隨著年輕人失業情況日漸增多,平均年齡也愈來愈低。日本厚生勞動省的統計顯示,1998年遊民人數約一萬六千人,1999年兩萬人,2000年達兩萬四千人,人數正快速增加當中。這些無家可歸的遊民聚集在主要工業城市,他們只能在公園或地下鐵車站內,用紙箱和塑料品搭蓋簡陋的棲身所。

日本年輕人失業的理由和歐美國家有所不同。根據日本勞動省的調查,日本年輕人失業理由中,自發性的離職率十年來一直維持四成的比例,非自發性離職率只有一成多。和法國非自發性離職率為九成、美國為八成,形成鮮明的對比。尤其是二十至二十四歲的男性,學校畢業以後不是無業,就是遊走在企業間當「Freeter」。

為何日本年輕人能如此率性?主要是因為日本的家庭、甚至學校教育,甚少灌輸給青少年正確的工作概念。小孩子從小就認定工作很辛苦,爸爸每天都因為工作,無法和家人共進晚餐或出遊。老年少子化愈來愈明顯的日本,每個小孩都被父母要求上普通中學、讀大學,導致學力素質不斷下降。一般學校也沒教導工作倫理或態度,導致學生出社會時無法立刻適應企業內生活。

經濟上較寬裕也是年輕人率爾辭職的原因。根據統計,1990年日本年輕失業族中與家族同居者比例為4.8%,到1999年增為10.5%,與家族同居者所占的比例為所有選項中最高。許多中高年父母知道自己就是導致兒子失業的原因,而且無法立即改善現狀,因此對失業的兒女也儘量通融。

已步入老年少子化社會的日本,預估到2015年每四個人中就有一個是六十五歲以上的老人。屆時目前已超過四十歲的人都得陸續退休,目前因為失業而無法在企業內學習的年輕人到時要如何接手工作,將是嚴重的問題。

在日本中高年族群普遍追求工作的情況下,日本年輕人最近幾年內想謀求大企業的正職工作恐怕不易如願。因此不少人提出解決之道——畢業後先進人才派遣(人力訓練加仲介)公司,然後由公司安排就業。

1990年代中期以後,日本的人才派遣業愈來愈受矚目,許多中小企業主動與業者配合,由1995年成立的PASONA公司,今年甚至將學員範圍擴至兩年以內的企業人士,目的是協助這些人轉行、跳槽。許多仍然望子成龍的日本父母,不惜出資讓自己的兒女進入人才派遣公司繼續進修。由於年輕人主動想學加上父母親的支持,PASONA去年共收了一萬五千名學員,人數幾乎超過一所大學的總學生數。

善用潛力解決問題

很久以前曾聽過這樣的傳言,「日本是小孩子的天堂、老年人的地獄。」日本年輕人的失業很可能就植基在異於西方世界的價值觀裡。只要企業界仍堅持「無法同時一邊裁掉老人一邊用年輕人」的說辭,不肯對剛走出校門的畢業生敞開大門,日本的「Freeter」人數一時之間可能不會減少。

幸好日本民間仍然很富裕,讓年輕人失業問題看起來較不嚴重。根據《朝日新聞》報導,最近十年日本的國際收支一直維持1000億美元的黑字、外匯存底4600億美元、對外純資產1兆3000億美元、個人金融資產高達1392兆日圓,都是世界第一。

日本媒體認為,只要日本能善用這項潛力,徐徐導入競爭體制、培養出民間能夠自由活動的新體質,日本經濟將毫無疑問地會走向復甦。言下之意,日本必須用自己的方法解決問題,不是仿效外國。

在此前提下,日本的失業青年著急也沒用,只有繼續讓父母照顧,並進入中小企業就職,等待大企業的勸退告一段落,才能輪到他們上場。

本文出自 2003 / 03 月號

第201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