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瀑布》賈靜雯:面對憂鬱症患者,千萬不要再問對方你還好嗎,而是用同理心和包容陪伴

賈靜雯專訪/人生首度角逐影后的完美代表作
文 / 魯皓平    攝影 / 魯皓平
2021-10-22
瀏覽數 122,750+
《瀑布》賈靜雯:面對憂鬱症患者,千萬不要再問對方你還好嗎,而是用同理心和包容陪伴
外型亮眼的賈靜雯,這次是人生首度問鼎影后寶座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瀑布》整個電影的完美表現,在金馬58中入圍高達11項大獎的肯定──賈靜雯和同劇飾演女兒的王淨共同角逐最佳女主角的盛況,也令人津津樂道。

無論是《四千金》裡那個可愛的三女兒、《飛龍在天》中重情重義的玉紅,還是近年來最為觀眾所熟知、演活《我們與惡的距離》中那位有著悲傷過往的職場女強人宋喬安──賈靜雯總是能用充滿層次又內斂的表演,綻放出人物內心澎湃豐富的魅力。

出道多年的她,早年有非常多台灣觀眾津津樂道的代表作,《七世夫妻之梁山伯與祝英台》與《長男的媳婦》,更是早年八點檔最長紅的收視保證。在你我的心中,她是那個永遠綻放自信光彩的女人,欣賞她的演技,也有讓人目不轉睛的感動。

金馬58 X《遠見》專題報導

延伸閱讀:《瀑布》王淨:這世上沒有人理所當然的要承受負面情緒

妳可能很難想像,從影這麼長的時間,賈靜雯雖然直到2019年才以演員身分入圍第54屆金鐘獎最佳女主角,但初次入圍就獲獎的肯定,早已奠定她扣人心弦的視后地位。

暌違多年再次和台灣觀眾見面的電影作品

賈靜雯以《瀑布》入圍金馬最佳女主角獎。華映圖/賈靜雯以《瀑布》入圍金馬最佳女主角獎。華映

如今,睽違多年,終於有電影作品要和台灣觀眾見面的她,這回在金馬名導鍾孟宏的《瀑布》中扮演一位母親,這不僅讓她直接問鼎金馬影后寶座,《瀑布》整個電影的完美表現,也在金馬58中入圍高達11項大獎的肯定──其和同劇飾演女兒的王淨共同角逐最佳女主角的盛況,也令人津津樂道。

台灣近年最令人期待的國際名導鍾孟宏,這次突破以往男性視角、暴力美學,第一次從女性觀點出發,電影《瀑布》集合兩大演技派女神賈靜雯和王淨共同演出,電影從預告公布開始就充滿了神秘詭譎的氣氛,令人驚艷。

《瀑布》描述,賈靜雯與王淨在疫情未知的狀況下,因隔離讓生活陷入恐懼拉扯,驚悚氣氛,和她們倆充滿無辜與懷疑耐人尋味的眼神,都可看出兩人即將在這部電影中展現演技的爆發力,共同撞擊出驚人的火花。

直言收到鍾孟宏邀約就像是中了大獎

賈靜雯和王淨的好表現,讓她們共同入圍最佳女主角。華映圖/賈靜雯和王淨的好表現,讓她們共同入圍最佳女主角。華映

賈靜雯坦言,在最初收到邀約時,整個人的心情其實就像是中了大獎,覺得非常榮幸能收到鍾孟宏的邀請,「我一聽他講故事,就覺得非常可以,畢竟演員本來就是要挑戰各種不同的角色,這種機會往往是可遇不可求,加上我一直就很喜歡導演,他讓我看見自己不同的樣子。」

她分享,自己演戲至今已經很多年了,從年輕、小時候的不懂事到現在,從來沒有設定自己要演什麼,好像每個角色都是老天給她的東西,努力的把不同角色做好就對了。

「我很久很久沒有演電影了,對許多演員來說,演電影就是一種大銀幕的期待,但我自己和鍾導合作,並沒有覺得有什麼影集、電影之間的不同,因為我往往是很直觀的表演,在演員的心態上沒什麼特別的變化。」

賈靜雯還說,她非常非常的愛演戲,對角色會有很多的想像,即便演戲已經這麼多年。「我每次對自己、對身邊的角色,都會覺得非常自然,而且會想他們之間所發生的故事,這次《瀑布》裡面能拋下自己過往的標籤、形象,讓觀眾看到不一樣的我,這些因素都讓我更愛演戲。」

非常愛演戲 期待觀眾看到不一樣的賈靜雯

賈靜雯這次的表演,讓人看到不一樣的一面圖/賈靜雯這次的表演,讓人看到不一樣的一面

這是賈靜雯第一次和鍾孟宏合作,也是鍾孟宏突破過往擁有固定選角習慣後,首次採用完全沒搭檔過的雙女主角模式,以賈靜雯和王淨都入圍最佳女主角的盛譽下,證明《瀑布》有多麼成功。

她笑說,雖然導演有時候在片場會生氣,但他是對事不是對人,事情過了他就忘了,而且非常的照顧大家;而和王淨的情感,其實就像是跟劇情同步的走向,從一開始的不熟悉到慢慢變得感情很好,彷彿她是自己真的女兒一樣。

賈靜雯表示,其實從一開始和鍾孟宏見面,就知道對方是個很直接的導演,而且非常有自信、對自己的作品非常的了解,「我覺得他心底就是一個大男孩,有個還沒有長大的那面,在他眼中的女性視角,擁有男孩看母親的角度,特別是他看每一個演員,都是充滿『你最棒』的鼓舞,對我來說是個很大的讚美。」

因此,賈靜雯非常自在的對角色詮釋情緒,不僅不害怕扮醜、素顏,還讓自己的狀態始終呈現出憔悴、焦慮、抑鬱等生病的模樣,她強調,導演真的太真實了,他用很多不同的自然光線,呈現非常詭譎的效果。

賈靜雯真實呈現心理疾病患者的狀態

賈靜雯在劇中的眼神都充滿了詭譎氣氛。華映圖/賈靜雯在劇中的眼神都充滿了詭譎氣氛。華映

「很多時候,心理上有生病的人,在外表上完全看不出那樣的變化,那往往是經過折磨和壓抑後,到最後所呈現的狀態,沒辦法照顧自己的落魄感,對演員是種最無裝飾的模樣。」

為了演出心理生病的患者,賈靜雯還真正到了心理復健中心和患者聊天、溝通,還假裝自己就是病友,以最實際的方式,了解那種心靈層面的問題和困惑。

賈靜雯分享,「有些病人,你一看就知道他們可能是有狀況的,但也有好多看起來很正常的人,離開那邊的時候,甚至會有種從外太空回到地球的感覺。」

她坦言,那空間太不真實了,彷彿那邊的人都有獨特的語言、視角、觀念,讓她充滿震撼,和他們聊天,會慢慢了解對方的心理狀態,而很多時候,他們需要的只是同理心。

《瀑布》真實呈現疫情下的社會面貌。華映圖/《瀑布》真實呈現疫情下的社會面貌。華映

賈靜雯說,心理疾病要看症狀的嚴重程度,最好是求助醫院的幫忙、用藥物控制,家屬更是辛苦,因為相處、陪伴很重要,而不是說一些讓人難以聽進去的話,畢竟在那個當下,這些勸導根本是不需要的。

這也像是電影中那段穿透人心且貫穿全劇的台詞,「不要再問我你還好嗎,我會想辦法好起來,好好跟你一起活下去。」

為了拍《瀑布》 逼自己一個月沒有回家

為了維持在電影中那樣的壓抑情緒,賈靜雯還逼著自己不要回家。華映圖/為了維持在電影中那樣的壓抑情緒,賈靜雯還逼著自己不要回家。華映

值得一提的是,賈靜雯為了讓自己融入在角色當中,在拍戲的那段期間,她是完全沒有回家的,而是在片場附近租了房子,一個人獨自生活在裡頭。

「我必須沉澱在自己的角色裡,感受那樣的孤單感,想像如果我自己真的這樣的話,我會怎麼辦、又該怎麼做,導演很支持我這樣的方式。」

她笑說,如果回到家住,看到老公、看到小孩,也許好不容易培養的情緒又會被抽離,雖然一開始和家人分開有點難過,但後期漸漸的習慣,畢竟那樣的風暴就是要自己嘗試走出來。

特別的是,在片場,賈靜雯與王淨在拍攝時便感受到鍾導對劇本的嚴格要求,演員不能輕易改變劇本中的詞句。賈靜雯和王淨都表示以往的演出經驗,沒有過完全和劇本一模一樣、一字不漏的表達。

王淨說,「我以前演戲的台詞,多半是只要意思對,導演都能接受我稍稍修改成比較順口的方式演出,但這回鍾導開拍第一天就告訴我,他不太喜歡演員改動劇本,就連語助詞『呢』、『啊』,全都不能變動,我只能卯足力氣,把劇本全部背起來。」

賈靜雯也說,「可見導演對拍攝想得非常清楚,他要拍出什麼樣的感覺和節奏都在他的掌握中,所以,演員連一個字都不能變動,真的很厲害。」

以女性觀點出發的溫暖作品 

賈靜雯希望電影能傳遞更多女性表達自我的訴求圖/賈靜雯希望電影能傳遞更多女性表達自我的訴求

賈靜雯認為,這部電影表達的不只是母女關係,而是以女性的觀點出發,常常女性會顧慮很多社會的眼光,同時在角色的扮演上也都蠻辛苦的,她也告訴自己的女兒有什麼事情就要溝通討論,而不是悶在心中。

鍾孟宏表示,《瀑布》的故事靈感來自友人發生的真實故事,他回憶某一晚和朋友聊天聊了3個多小時,她說著自己和女兒許多生命特別的遭遇,也引發了他很多想像。

直到有一天他外出散步,戴著口罩走路,同時看到一棟在拉皮改建的建築物,被藍色的帆布緊緊包住,他想像在藍色帆布中的家庭如何生活著,再想到友人母女的故事,當下決定開始了拍攝計畫,他創作中的大改變,也像瀑布般襲來,推著他跟著改變。疫情之後,大家面對如何下去的人生課題,他相信這部電影會給大家很多的感觸。

《瀑布》內憂鬱的賈靜雯。華映圖/《瀑布》內憂鬱的賈靜雯。華映

數位專題
金馬58 X《遠見》專題報導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金馬獎電影國片導演影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