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東元父子之爭殺出「女主角」!黃育仁要黃茂雄說清楚「那個女人」

文 / 林珮萱林讓均    攝影 / 陳應欽
2021-07-08
瀏覽數 44,750+
東元父子之爭殺出「女主角」!黃育仁要黃茂雄說清楚「那個女人」
圖/菱光科技董座黃育仁。菱光科技提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東元父子之爭,今(8)日劇情神展開!黃育仁在下午三點多的線上記者會現身,公開質問父親、東元會長黃茂雄「為何為了那個女人滅親?」東元經營權之爭憑空殺出一個女主角,難道東元父子反目另有隱情?

今日,菱光科技董座黃育仁召開線上記者會,出席者還包括黃立聰董事提名人、創始股東代表孫嬿美。

黃育仁一現身就念出聲明稿,感性提及媽媽、阿嬤,更大爆內幕表示當初阿嬤(外婆、東元創始股東家族代表)林明穱親手把東元公司股權交給媽媽黃林和惠,但如今她媽媽失智,而爸爸黃茂雄竟然「拿著我阿嬤和我媽媽娘家的錢,來滅親!」也就是,以他媽媽的公司「東元」來公開收購黃育仁旗下的兩家公司「菱光科技」和「東友科技」。

「拿我媽的錢來滅親!」黃育仁指控父親太殘忍

對於黃茂雄近日聯合盟友、鈺叡董座郭冠群的敵意收購行為,他直呼「這實在是一件非常非常非常殘忍的事情!」

儘管黃育仁強調「黃茂雄會長仍是我最敬愛的父親」,但他卻重砲質疑,有一個媽媽口中「很壞很壞的女人」的存在,甚至逼問父親「為何為了那個女人滅親?」要求黃茂雄說清楚與「那個女人」的關係。

他強烈懷疑這個憑空殺出的「女主角」就是媽媽口中很壞很壞的女人,而這個女人與東元股權、父子之爭脫不了關係,甚至就是箇中的引爆點!

黃育仁的勁爆發言,讓媒體一陣譁然,雖然聲明稿中未提及女主角名字,但記者會幾位發言者不斷提到東元董事長邱純枝,媒體從相關敘述中推敲,訝然猜測難道「那個女人」是她?

《遠見》記者追問黃育仁所說的「很壞很壞的女人」究竟是誰?能否直接說出他認為父親到底是在保護誰?黃育仁停頓幾秒、略帶怒意地說「我認為就是邱純枝!」

「那個女人」究竟是誰?黃育仁:媽媽要我小心她!

黃育仁透露,自從媽媽身體不好、開始慢慢失能後,每當他回去看媽媽,「要離開前,媽媽都會跟我說要小心那個很壞的女人,」以前他聽不懂在說什麼,以為是媽媽腦袋有點不清楚了,也就不是很在意。如今這麼多事情發生,他才又想起媽媽為什麼要這樣對他說?

他接著提到,以前父親出國或出差,母親從來不想跟,但2015年以後,她對父親每一場出差都想要跟。言下之意,母親似乎突然對父親經營事業很不放心?

針對到底「誰是很壞的女人?」黃育仁反問,「如果公開收購成功,誰是最大的受益者?」緊接著下一句,黃育仁明顯加重語氣,「父親在護的人是誰?我就直接講,我認為就是邱純枝!」「請會長要出來說明,為什麼要護她護到這種地步?」「如果不是她,那也要請父親出來講清楚,」他說。

黃育仁最後也感性向弟弟、妹妹道歉,對他們承受極大壓力說聲「對不起」。

黃育仁今天記者會被視為經營權之戰的最後逆襲,對父親黃茂雄發出的殺手鐧招招見骨,他也預告希望7月23日的東元股東會,股權之爭將會落幕,「希望東元電機在7月23日之後,可以步上改革這條路,恢復過去的榮耀。」

只是在這之前,是父親也是對手的黃茂雄面對長子的炮火,將會如何反擊?各界持續關注東元經營權之爭,卻也對東元父子反目的撕裂劇情,著實感到不忍。

東元發澄清稿:對黃育仁追加毀謗告訴

至於東元電機,也隨即在黃育仁記者會之後發出澄清稿,董座邱純枝更提出三點聲明,表示將對黃育仁追加誹謗告訴。

東元也指出,針對相關當事人之臆測與討論,已涉犯刑法第310條第2項加重誹謗罪,呼籲外界切勿以訛傳訛。

東元三點聲明如下:

1. 邱純枝董事長前於今年5月31日,已經對黃育仁提出毀謗告訴,今天黃育仁再一次針對邱純枝的嚴重毀謗,實為累犯行為,會立刻追加告訴。邱純枝董事長表示,希望司法能換取個人清白,也要端正若干人士信口開河毀損他人聲譽的惡劣行徑。

2、部分媒體報導未經證實的消息,協助散播不實謠言,嚴正要求停止,並請網路新聞下架;

3、黃育仁先生為爭取公司董事長一職,不惜一再捏造不實指控,其行逕令人不齒!對黃某人因個人對董事長大位之覬覦,竟做出如此不理性且不合常理的言論,深感遺憾。

東元會長黃茂雄。陳應欽攝圖/東元會長黃茂雄。陳應欽攝

以下是黃育仁的聲明稿全文:

大家都很關心,我和父親之間的關係,究竟現在怎麼樣了?雖然我和我父親,在工作上的理念有落差,不過我是珍惜父子關係的。其實,一直以來,我都非常尊敬我的父親,工作歸工作,只要回到家裡,他依然是我的父親。在這邊也要跟各位透露,當初我曾經拿著一批辭職信,去找我的父親,跟他下跪。

當時有媒體報導,我去跟父親下跪不是道歉,而是宣戰? 其實我確實去跟父親下跪了,不過我去跟父親下跪,並非是跟他宣戰,而是以兒子的角色,跪下來告訴父親,爸爸,不好意思,因為工作上的理念不同,兒子我不能再跟你一起走這條路了,所以來跟您辭行,然而在我的心裡,你永遠是我最敬重的父親。在跟父親下跪辭行之前,我也很擔心會不會因此冒犯了父親,所以我天人交戰很久,十分的掙扎。但最後我還是下定決心,拿著辭職信走向父親,那關鍵的一個小時,也是我們父子之間近年來難得的長談。在此也再次聲明,我沒有放棄親情,我也會永遠敬重我的父親,黃茂雄會長。

再來,育仁也想要談談,我的阿嬤和我的媽媽,這兩位我摯愛的長輩。一直以來,阿嬤和媽媽都期待東元能成為一間更好的公司,然而這些年來的狀況,卻讓她們感到很失望,為了完成阿嬤、媽媽心中的期待,讓東元重返創辦時的初心,育仁身上背負著強烈而沉重的使命感,在眾人殷切期盼下,我毅然決然走上改革之路,創始股東和阿嬤,也分別發表公開信,對我表達全力支持,這讓我有強烈責任感,一定要達成他們的期待。

然而事情演變到最近,有些發展出乎大家意料,我不說大家可能不知道,當年是我阿嬤,親手把公司股份交給了我的母親林和惠,如今母親失智沒有行為能力,而我的父親,竟然拿著我失智母親的公司,來公開收購菱光公司和東友公司,也就是我父親,拿著我阿嬤和我媽媽娘家的錢,來滅親!這實在是一件非常非常非常殘忍的事情!如果我的母親林和惠還清醒著,她會答應這麼做嗎?

過去母親還清醒的時候,常常會跟我們提到,有一個很壞很壞的女人,當時我們兄弟姐妹都不以為意,然而回顧這一路以來,我父親做了那麼多的事,其實說到底,都是為了同一個人。我想請問黃茂雄會長,你真的有必要為了一個人,要來消滅自己的親人嗎? 到底你和她之間是什麼樣的關係?讓你為了她,非做到這樣的地步不可?能不能公開向大家說明清楚,為什麼你要這樣保護她? 難道她就是媽媽口中那個很壞很壞的女人嗎?

既然說到財產這個話題,也想在這邊跟大家特別聲明,對我來說,理念得以實踐,讓東元步上改革之路,才是心之所望。對於家族財產,我並沒有興趣。然而,阿嬤交給媽媽的財產,究竟有沒有被合理合法的使用,我認為一定需要好好檢視與確認。

這段期間,我的弟弟和妹妹,他們兩位也都承受了相當大的壓力,相當的為難,在這邊我也必須跟他們說,對不起,妹妹、弟弟,哥哥很抱歉,讓您們感到為難了。

很快的,7月23號這一天,東元電機股東會就要落幕了,我誠心希望,這一切全都會在這一天就此落幕,也希望東元電機在7月23日之後,可以步上改革這條路,恢復過去的榮耀。對於父親,無論他怎麼看待我這個兒子,他永遠是我最敬重的父親。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黃育仁東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