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產學攜手提升競爭力

2002-11-01
瀏覽數 13,600+
產學攜手提升競爭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Q:你從國外回來接掌中央研究院,當時你想將中研院發展成為什麼樣的學術機構?如今是否達到你的期望?

A:我回來之後,對中央研究院最大的理想是將學術水準提升到國際最先進的地步。八年來我們同仁做了很多努力,其中我認為最大的貢獻在於有許多大師回到中研院。前院長吳大猷也曾說過,學術界常傳一句話,學校有大樓不見得是好事,有大師才是好事。所謂「山不在高,有仙則靈」,中研院最重要的就是要有「仙」,要有學術有成、能領導學術工作的大師,以及優秀的年輕研究工作者進來,這些年來,中研院一直往這方向努力,也做得不錯,讓我十分欣慰。

一個學術機構做到優秀的人才肯來,就代表機構禁得起檢驗。現在中研院也成為傑出研究者願意回來的機構,這對國內學術發展是一大鼓舞。

Q:很多學者是你三顧茅廬請來的。很好奇你提出什麼條件或遠景請他們回來投效中研院?

A:學者是否願意回國有很多考量因素。有些是因為老婆不願回來,於是我便詢問他們的老婆。他們不願回來的原因大多是生活上的問題,包括住房條件與設備不好,很多我們都一一解決。有時候學者不願回來是因為他們的老闆禮遇有加,離開會對不起老闆。於是我也坐飛機找他們老闆談,表達中研院真的希望這個人回來幫忙,也希望與原來機構合作。每個應邀回國的學者都有不同的考量與問題,我們做的便是詢問他們要什麼,我們努力去解決並滿足他們需求,國內學術環境就在這當中不斷地提升與成長。但即便生活問題都解決,如果中研院在學術領域上無法與世界競爭,我相信他們也不願意回國。

中研院要在生命科學扮演要角

Q:中研院的基礎科學研究,包括物理、化學與生物等,你認為與台灣下一波產業競爭力是否有連結相關?

A:當然。基因體研究與奈米研究都與產業競爭力有關。不過回頭來看,人類有史以來,對生命的起源、宇宙的誕生與物質的結構一直有極高興趣。

上個世紀人類對物質結構瞭解進展較快,這須歸功於量子力學的發現,人類對微小粒子、分子結構能進一步瞭解。但到這個世紀,由於許多工具的出現,讓人類對生命現象的瞭解能跨出一大步,所以本世紀開始的前半世紀,人類對於生命現象的新發現將更為活躍,成果也將令人興奮。生命科學從人類基因解碼後,透過許多工具讓人類瞭解蛋白質結構、遺傳因子與疾病關係等。這將產生全新的科學領域,我們中研院會大力推動。基因雖然不是生命科學的全部,卻是科學拓展重要的關鍵,中研院在此領域責無旁貸,在生命科學領域,中研院將會是重要的角色。

二十年前由於學界大力推動,成立生物醫學所、分子生物所、原分所(原子與分子科學研究所)。1980年代後,這些新的領域才開始建設拓展,也陸續吸引傑出學者歸國投入。所以如果二十年前有人問,我們科技研究與國外相差多少,我會回答二十年。經過二十年的努力,包括前院長吳大猷、錢思亮等努力帶動下,2000年之後我們確實在很多研究領域趕上世界水準。

我舉一個物理研究的例子。去年頒發的總統科技獎當中,中研院原分所劉國平院士,在化學反應共振現象做了很好的研究,這研究毫無疑問達到世界最高的水準。像此例子不少,如宋瑞樓院士的肝炎研究等,這些都是中研院具國際水準的例證。

Q:剛剛你提到一個重點是生命科學的提升,但以往大家印象中研院多著重基礎研究,與產業較無互動,而生物科技這方面是否更接近產業?

A:我可以告訴你,以往科學的研究往往過一、二十年後才運用到產業,這當中時間間隔相當久遠。但近五十年來,科學研究與產業運用的距離愈來愈近,當然這當中與科技產業提升快速有關。因此過去有人問我,台灣過去科學研究對於產業貢獻多少,我們都說國內科學研究水準不高,對產業貢獻不多,科技大多來自國外。

現在不能這樣講了。這二十年來,台灣科技研發有相當程度提升,但是科學研發對產業貢獻仍然不大,原因在於科學研究與產業需求有所差距,因為研究成果與產業量產之間仍有很大的鴻溝。研究的結果不是馬上能運用,有賴逐漸推展。國外有許多大公司也投入應用科技研究,基礎科學研究一出來,他們便能找到科技發揮之處,台灣這兩邊的差距仍然很大。許多基礎研究成果,產業還不能用,產業也尚未有計畫投入基礎研究工作。所以我一直強調,台灣學術研究要往下延伸,產業發展要往上延伸,才能夠手拉著手一起走。

現在台灣很多產業花很多錢投資在國外學術機構,希望學術機構能幫他們做一些事。其實現在國內學術機構很多都可以做。如果產業界慢慢對國內科學家建立信心,很多研究投資可以交給國內研究機構來做。這是我們目前要努力的地方。育成中心的成立便是基於此目標。我們發現有些研究工作對新的產業有幫助,但如果沒有我們幫忙,產業無法產生。

育成中心連結產業界

Q:育成中心將來的方向是如何?會傾向原創性研究平台發展還是既有成果技轉的可能?

A:育成中心的構想是,我們研究者發明的成果,去申請專利,但這些專利如果沒有人拿去發展,還是束之高閣的東西。如果有些公司想把技術好好發展,可以到這個育成中心,中研院這邊派人一週一次協助技術開發,如此技術漸漸可轉移至產業。中研院不瞭解量產工作與市場走向,也不是中研院應該做的。產業對這方面相當清楚,在技術開發過程如果需要中研院協助,就在育成中心進行。

育成中心的未來方向將以生命科學領域為主。主要的原因在於生命科學橫跨的領域很廣,一種研究可以結合許多技術,不是一個所的資源能夠滿足的,育成中心從中可以扮演串連各所資源的角色。以製藥為例,有些製藥商需要將藥品成分改造讓它不產生副作用,此時需要學化學的人把藥品成分改變﹔另外,如果要瞭解這藥物與基因的關係,就需要生醫所的人來研究,而生醫所的研究結果,又需要分生所人才一起配合,這些合作都可以在育成中心裡完成。

Q:產業界能接得上中研院的技術嗎?他們能瞭解中研院的研究內容嗎?因為許多有財力的企業大都對生技瞭解不多,瞭解的人都是像醫院等技術者,這中間如何接軌?

A:這就是我們生技發展的挑戰。我現在也在請海外生技領域有成就的院士歸國參與,有些院士我就不會請他們進中研院裡頭幫忙,而是在中研院外面幫助產業推動,裡應外合。我在這裡不方便指名道姓,以免影響這些人歸國決定。有些院士看到學術界具影響力的院士在中研院投入生技開發,他願意回來在民間投入。

Q:什麼樣的企業正在投資生技事業?能否舉一些例子?

A:我想11月底就可以告訴你具體例子。很多私人企業雖然不懂生技,不過對這產業還是深感興趣。

Q:有哪些企業感興趣?像食品業或資訊業?開設醫院的企業?或是創投?

A:都有、都會有的。甚至做電腦的業者也感興趣。不過一家生技公司如果要發展完善,必須先要有好的計畫,藍圖要清楚。計畫裡包括公司需要何種技術、做哪些領域、要投資多少才能回收等。

現在國內生技投資興盛,但許多投資方向都不太對。十幾家生技公司到今年都還不賺錢,如果好好檢討其原因,我想很多人會認為,他們對於國外技術引進台灣的評鑑做得不好,如果評鑑做得好,就不會有此情況發生。

所以我想院士從中可以扮演重要的角色,因為許多成就很高的院士在國外擁有完整的生技人脈網絡。我舉個例子來說,生醫所陳垣崇從美國杜克大學回來投入醫療五大計畫,他與美國藥廠葛蘭素史克當中負責藥品研究的資深副總裁羅賽斯(Allen Roses)相當要好,因此他回國後就與他們合作,他們藥廠也把一些儀器運到台灣來投入重要疾病研究,這對於台灣生技發展是很好的事。這中間如果不是人際關係的推動作用,根本無法達成。台灣出去的許多院士確實在生技發展上做得不錯,也具國際口碑。

Q:中研院在生技領域如此積極,是不是要有別於以往象牙塔的印象?那麼與工研院或是其他醫學團隊的區別在哪裡?

A:工研院的研究與我們相距甚遠。奈米與生技中研院與工研院都有,名字雖然一樣,但性質不同,我們做學術基礎研究,他們則是應用開發。生物技術領域具有多樣性,研究的人是真正直接協助發展的關鍵。

Q:台灣在生技研發到實際應用發展,你看需要幾年才會看見成果?

A:有些發展會很快,有些則需要時間。你看日本花龐大的經費與時間投入生技,但列舉世界五十項對人類最有影響、銷路最大的藥品,哪一個是日本研發?一項都沒有。但是這不是說日本不重要,只是時候未到。現在藥品業是全球化趨勢,許多國際藥廠研發走在世界尖端,台灣未來要的是搭上全球化的列車,在國際藥廠研發取得參與機會,而不是說未來幾年內台灣能出現一家國際性藥廠公司,這太不實際。

Q:台灣應該如何與國際藥廠合作?

A:例如,國內生技的研究成果交給他們投入新藥開發,他們則付出一筆權利金取得我們技術。生技發展有許多層次,世界上沒有一家藥廠擁有全面性的發展,台灣還是有機會。

Q:台灣在生技發展哪個層次較有機會?

A:台灣在許多亞洲疾病的生技發展上擁有機會。像國內許多年紀輕輕的人就有痛風,還有許多年輕婦女罹患乳癌,這些案例歐美較少見。

許多國際藥廠想瞭解這方面疾病研究卻進不去。他們需要幾百位這類病人的案例,像新加坡因為人口較少就很難提供,大陸則是國際藥廠對其醫師取樣能力感到懷疑,只有台灣案例足夠而且醫師水準高,這方面台灣還有優勢。

奈米與生技互相連結

Q:另外奈米技術也是國家重點計畫,更是中研院另一重點發展項目,能否談談奈米技術的重要性?

A:科學發展中偶爾會出現跳躍的現象。像天文望遠鏡的發明,我們突然發現天外有天,我們只是宇宙群星的一顆。我們做了交叉分子束儀器後,才發現化學反應是如何進行。現在科學家做奈米研究,不僅是研究物質有多小,而是在物質小到一種程度會發生何種量子效應,我們稱為「量子化」。物質因為小,所以會出現許多特殊性質,這些性質可應用到一般生活,如奈米級的化妝品,因分子細小可抵擋紫外線照射,保護皮膚。奈米研究發現新的現象,便可帶領科技走向新的方向與新的用途。

Q:所以奈米計畫不僅是原創性開發,更重要的是引導至中下游應用?

A:當然。我常說太陽照到地球四十五分鐘所傳輸的能量,便足夠給人類一整年所需,可惜人類並未妥善運用。如果利用奈米技術,用微小粒子吸收太陽能量,未來只要在某物體表面塗上一層奈米材料,便可用來發電。這些其實都有人在研究,都要歸功於科學發展,我們有足夠工具與手段來找出新的現象。奈米與生技都是中研院重要的發展項目,未來兩者也有可能相互連結。(高聖凱整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