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七成五企業相信科技投資是出路

文 / 徐嘉卉    
2002-11-01
瀏覽數 11,000+
七成五企業相信科技投資是出路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10月號《遠見》雜誌調查顯示、六成五上市上櫃公司有貧窮危機感。未來台灣憑什麼打敗貧窮?

《遠見》雜誌獨家調查發現,上市上櫃公司(75%)與創業投資公司(90%)都認為科技投資是衝破貧窮風暴的一條出路(頁76表一),「而且是唯一出路,」普訊創投總經理范成炬說。

調查顯示有56.1%的受訪上市上櫃企業以及100%受訪創投公司有意願或已投資明星科技產業。然而對有未來性的新興產業,過半(59.2%)受訪上市上櫃企業,及50%的受訪創投業者出現投資焦慮症候群(頁76表三、五)。多名創投分析師接受電話問卷調查時表示,「光電、半導體、通訊產業可以發展,我知道;生物科技?我不懂!」除了不懂之外,受訪企業對於科技投資有很深的壓力感。

投資新興科技有無力感

新興產業像帶刺的玫瑰,雖然美麗,但是無法預期的高風險也令很多企業躊躇不前。創投業看好的產業如光電、系統單晶片(SOC)、半導體先進製程(頁76表四、六、頁78表十),在國內都已有發展基礎。59.2%的企業受訪者表示對從事科技投資感到無力,創投業則有一半的比例出現投資無力感症狀(頁76表三)。和通創投總經理張忠本抱怨,「現在各行各業都很徬徨,根本找不到投資機會。我們手上20億資金,到現在還投不出去!」

這樣的看法與中央研究院院長李遠哲認為許多私人企業對生技產業深感興趣的看法落差甚大(頁90)。另一方面工研院的看法與產業界較為接近。工研院認為未來三大重要產業發展主軸是奈米技術、生物科技與光電通訊(頁134)。

如果說科技投資是台灣未來打敗貧窮的唯一出路,而科技投資又真如李遠哲所言,基因體之類的生命科學研究與產業競爭力有關,顯然企業界應多瞭解中研院、工研院等智庫正在研發的寶貝,而中研院也要善於與企業界溝通。「發展生物科技已變成共識。但很多人還是覺得看不到產業發展的主流方向不敢投資,」台經院二、三所所長龔明鑫說。

生命科學、光電、通訊當紅

《遠見》雜誌於10月11~16日針對全國八百四十九家上市、上櫃公司及富邦、普訊、建弘、宏鑫、和通等十家明星創投公司進行調查,創投業回收率100%,上市上櫃企業有效回收問卷三百四十六份,回收率為40.75%。調查顯示,上市上櫃企業認為光電(59.5%)、生命科學(55.2%)、通訊(41.3%)是三條藏在綠色矽島下的金脈,這剛好與工研院英雄所見略同(頁76表四)。

國內十家創投業者另外還有一個專注焦點——半導體。創投業者深信IC(積體電路)設計能為企業帶來財富,圈選比例達100%,另有50%看好有晶圓廠的半導體產業;這些受訪者中,有70%表示已投資積體電路設計,50%已投資半導體(頁76表四、表六)。

生命科學(含生物科技)名列企業投資標的第三名,只有27.3%的受訪企業計畫投資(頁76表六)。大華創投總經理張立言表示生命科學各類技術發展的成熟度跟商品化模式差異大,「要慎選適合台灣與亞洲環境的技術才能獲利。」

為何受訪企業仍然與生命科學保持很大的距離?

龔明鑫分析指出,生物科技從投資到真正回收,中間過程最少需七、八年,「要創投業者投資台灣生物科技是苛求,」他說。

李遠哲認為是投資方向不太對,「十幾家生技公司到今年都還不賺錢,如果好好檢討其原因,就是他們對於國外技術引進台灣的評鑑做得不好。」

光電、通訊熱仍沸沸揚揚。受訪企業有將近一半已經投資或計畫投資「光電」(43.3%),有31.4%投資通訊。創投業更驚人,有九成表示已經投資光電產業,其中,又以面板最為熱門。另外,有六成創投業者投資通訊(頁76表六)。

奈米、光電、生物、半導體製程改良技術是企業推崇的二十一世紀優勢科技。68.8%企業受訪者公認奈米科技是最具財富貢獻度的新科技技術。創投業則認為「光電」及「系統單晶片」是最能使國家與企業致富的新技術(均為80%)(頁78表十)。

調查發現,國內企業與創投看中可立刻變現的新技術。六成受訪廠商與創投公司考核新技術的標準為:符合時代趨勢(企業61.8%,創投50%)、符合市場需求(企業60.1%,創投60%)、可應用在各種產品(企業56.6%,創投40%)、可提高現有產品效能、增加獲利(企業48.8%,創投60%)(頁78表十一)。

台大國際企業系教授湯明哲說,「看得出來這又是台灣以前常玩的遊戲——以機會為主的企業成長方式:今天紅酒好賣,就賣紅酒;明天蛋塔好賣,就賣蛋塔。」

傳統產業對生命科學比較投入。交叉分析後發現,傳統產業有46.7%有意願或已經投入生命科學,科技產業只有7.1%,以統一企業為例,他們就投資多家生物科技公司。通訊產業的情形恰恰相反,有40.4%的科技業願意投資,但只有24%的傳統產業有意加入投資行列。

受訪企業唯一的投資共識在光電(科技49.5%,傳統46.7%)(頁77表七)。無論投資標的是否有些微的差距,湯明哲認為這還是一窩蜂的盲目投資,「他們(企業)應該看自己的能耐,把專長延伸到新產業,而非轉向別的產業。」

挖掘科技財富

也有產業不想投資。三成七的受訪廠商對這些深具未來性的產業完全沒有投資意願,因為不懂新興科技(54.7%)(頁76表五、八)。深入分析發現,傳統產業有61.2%因為不懂不投資,科技產業則是抱怨投資環境不佳(64.5%)(頁77表九)。

科技投資獲利有時間壓力。超過一半(67.3%)的上市上櫃公司希望投資之後能在兩、三年內回收,甚至有一成(10.4%)的企業受訪者希望在一年後投資就回本。創投業也一樣,90%的受訪者表示希望兩、三年內開始獲利(頁78表十二)。

在經濟沙漠中,製造業者能做的就是繼續找研發的水喝。超過五成(53.5%)的製造業廠商表示未來五年還會增加研發費用的投資,另有三成七表示將維持目前的研發比例。增加研發的目的主要是提升企業未來競爭力(27.6%)、因應產品市場周期變短(21.6%)(頁78表十四、十五)。

不過,也有兩成一的受訪者研發比重低於0.5%(頁78表十三),原因是大環境表現差,資金取得困難(64.3%)、可減少成本增加獲利(57.1%)(頁79表十六)。交叉分析也發現,科技產業增加研發費用的比例(68%)高於傳統產業(41.1%)。

企業界與創投業多傾向國內投資。有50.3%的企業受訪者與70%的創投受訪者表示喜好在國內投資新興科技產業(頁79表十七)。

有趣的是企業海外投資偏愛中國大陸(41%),創投公司海外投資則以美國為主(100%)(頁79表十八)。「真正的新興科技不會在中國大陸,企業想的還是降低成本,」龔明鑫分析企業為何投資以中國大陸為主。范成炬也不諱言,台灣仍只是先進技術追隨者。

對剛走過2001年經濟負成長的台灣而言,2000年平均國民所得1萬2900美元,股市衝破萬點的經濟榮景變得好像泡沫般不真實。然而,晶圓代工、筆記型電腦等產業,又曾為台灣創造經濟奇蹟。科技能富國,該怎麼做?投資者舉棋不定,政府亦在思考布局,「台灣也追逐新科技,但不想一腳就踏進去,」經建會副主委何美玥說。貧窮風暴來襲,全世界都在等待科技救世主脫離漫漫長夜,生命科學、光電、通訊產業就像在起霧的夜路中,接續半導體亮起的街燈,燃起再次抓住財富的希望。

本文出自 2002 / 11 月號

第197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