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電影背後的音樂靈魂!法蘭:做配樂的人要像個變色龍,永遠隱身在其中

《親愛的房客》專訪/金馬最佳原創電影音樂得主法蘭
文 / 魯皓平    攝影 / 魯皓平
2021-01-05
瀏覽數 15,050+
電影背後的音樂靈魂!法蘭:做配樂的人要像個變色龍,永遠隱身在其中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2020年,《親愛的房客》帶給觀眾無限的迴響和感動,溫暖的劇情和對愛情與親情的著墨,都在那無微不至的細緻中,澎湃出扣人心弦的震撼。

《親愛的房客》後來在第57屆金馬獎中,抱回最佳男主角(莫子儀)、最佳女配角(陳淑芳)、最佳原創電影音樂(法蘭)三項大獎,在過去便擅於處理人際關係及身分認同的導演鄭有傑,睽違5年的新作挑戰在陰暗的故事線下,刻畫出愛的極限與界線。

金馬57 X《遠見》專題報導

一直以來,房客幾乎不會被人掛上「親愛的」稱謂,在這個大多不會有特別交集的人際關係裡,房客與房東往往是陌生的存在,然而,在導演鄭有傑的新作《親愛的房客》中,他以一種細膩的心思描繪情感,盎然的韻味和流長的情懷,交織出一幕幕感人的篇章。

首次入圍就抱回大獎 法蘭痛哭了兩小時

抱回金馬最佳原創電影音樂的法蘭圖/抱回金馬最佳原創電影音樂的法蘭

在電影中,傑出的配樂也成了故事中最令人揪心的一環,在法蘭優美的創作中,觀眾彷彿都能被音樂帶入不同的敘事情節裡,更在流淌的旋律下,陶醉於那節奏動人的感慨。

外型出眾、笑容甜美的法蘭,舉手投足都有著令人不由自主想多看幾眼的魅力,她是法蘭黛樂團的主唱,聲音與天性的詭魅氣息,讓法蘭黛的音樂既黯淡空寂又溫暖迷幻。而在法蘭正式出道前,她早已是個備受矚目的神秘創作人。

從沒入圍過金曲獎、金音獎等音樂相關獎項的她,首次入圍金馬獎就抱回最佳原創電影音樂的榮耀──她說,當時頒獎人伍佰喊出她名字的那一刻,回頭來看是多麼的不真實,「我一直是到隔天早上,看到獎座擺在自家客廳桌上時,才覺得這一切是真的,痛哭了兩個多小時。」

畢竟,那至高無上的榮耀對創作者來說,無不是給予這一路走來,堅持下去的最大動力。

個性低調害羞 把情緒藏在音樂裡

自幼就喜愛音樂的她,完全把音樂融入在自己的生活中圖/自幼就喜愛音樂的她,完全把音樂融入在自己的生活中

法蘭透露,她一直以來就是個非常充滿自我懷疑的人,「我本身的個性就很孤僻又冷淡,也不是非常的能和人家熱情的相處在一起,而且低調、害羞,常常作品交出去以後,就是默默地躲起來,也不太敢認真聽別人的批評指教。」

《親愛的房客》是法蘭第二次和鄭有傑合作,也是《鬥魚》後第二次幫電影做配樂──很多觀眾也許不知道的是,在做配樂的初期,其實往往是沒有任何畫面可以參考,只能靠著劇本的想像,意會出可能擁有的情境和情緒。

「大部分的創作過程中,我都是靠著導演跟我說背後的故事,以及一路以來主角遭遇的過程、出身的背景是什麼。」法蘭說,劇本裡面往往不會提到太細節的內心世界,所以只能靠著自己的想像、靠導演的敘述,一點一滴拼湊主角健一(莫子儀飾)的心路歷程。

用《約束》和探班來增加創作靈感

金馬的肯定一度讓覺得超級不真實圖/金馬的肯定一度讓覺得超級不真實

其實,《親愛的房客》原電影片名其實是《約束》,就連導演給法蘭看劇本時,劇本名稱也是《約束》,「『約束』這個詞在日文裡面其實有約定、承諾的意思,但在華文裡面卻成了限制,也讓這個詞有著希望、卻同時有負荷的意味,因此我就去想像,主角的內心情感在那樣的故事下有多麼掙扎,這個片名對我初期的創作上有非常大的助益。」

法蘭分享,為了增加創作時的靈感,後來在開拍第一天時有特別去拍攝現場探班,感受演員們拍戲的過程,這對創作總是比較「靠感覺」的法蘭來說,有非常大的助益。

她說,第一天去探班的時候,到了頂樓加蓋的那個房間,那個窗外有五顏六色的貨櫃,透過那個景象望出去,就彷彿是掛在牆上的畫,「我把那個畫面拍下來,相信那就是主角常看的風景,就做出了〈Haven〉這首歌。」

法蘭表示,在《親愛的房客》配樂中,主要都是從健一的內心世界和內在情感去著墨,因此主要都是鋼琴來搭配;在山上被迫分離時,就搭配著鼓聲,象徵著分離和內心撕裂的煎熬。

電影配樂和個人創作有什麼最大不同?

法蘭的歌聲非常有靈性且動人圖/法蘭的歌聲非常有靈性且動人

對法蘭來說,電影配樂就像是用另一個方式去創作。

「做電影配樂和自我創作時的最大不同,困難的是電影配樂必須去符合各種劇情的狀況,所以創作者就要像是個變色龍,變成不同的色彩,讓自己隱藏在音樂後面,而且不搶戲;而個人創作則是一個自我完整的呈現,兩個不一樣。」

法蘭笑說,做電影配樂可以讓她覺得非常的舒適,因為好像可以把自己隱身在其中,退居幕後,不用遮遮掩掩地去躲藏或抒發。

「不過,如果創作自己歌曲的時候,我會比較扭捏,那種比較憂傷、比較煽情的詞句也都不太會放到作品裡面,因為自己的歌曲未必是要表達自我,而是要讓別人聽、療癒別人。」

法蘭補充,但在做電影配樂時,是為了要幫助角色說話,所以可以更放鬆自在的釋放自己的情感與情緒,「把自己挖空,讓自己好像變成別人,回頭過來看時,才能夠在電影裡面看到自己的影子。」

堅持音樂創作的夢想道路

曾經一度放棄的法蘭,最後靠著堅持獲得金馬獎肯定圖/曾經一度放棄的法蘭,最後靠著堅持獲得金馬獎肯定

一路走來,法蘭包辦詞曲創作、編曲、錄音、剪輯、混音,靈感成了她工作時最重要的湧泉,她分享,在真的沒有靈感的時候,會去騎單車,在倏忽即逝的光影變幻中所擷取的聲音會帶來靈感,就彷彿自己隱身在世界裡。

「我也很喜歡作夢,常常醒來以後會努力把夢記錄下來,從夢中感受氣氛和色彩,有時候這樣的創作,狀態會很不一樣。」

她透露,其實這段音樂路走來,她也曾想過要放棄,也曾真的放下音樂,去當了一年上班族,但最終還是決定堅持夢想,踏上這段從小就憧憬的道路;在獲得金馬肯定後,她會更努力在音樂創作的付出,寫下更多扣人心弦的曲調。

(部分圖片提供:牽猴子、非常棒、金馬執委會)

數位專題
金馬57 X《遠見》專題報導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電影音樂國片金馬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