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防疫繼續順時中?一次看懂「入境普篩」的四大爭議

文 / 鄧麗萍    
2020-08-26
瀏覽數 26,300+
防疫繼續順時中?一次看懂「入境普篩」的四大爭議
圖/衛福部長陳時中。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提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入境普篩」該怎麼做,公衛專家和醫學界都有不同的看法,外界更是吵得沸沸揚揚。到底爭議有哪些?該逆時中、還是繼續順時中,何者才是最佳的作法?

彰化縣衛生局針對居家檢疫者進行主動採檢,篩出一個居家隔離的無症狀感染者,接著,指揮官、衛福部長陳時中指示政風單位介入調查,引發軒然大波,公衛議題演變成藍綠口水戰。

這場公衛爭議,從彰化縣衛生局長葉彥伯「逆時中」、違背目前「有症狀才採檢」政策,且違反居家檢疫作業流程(SOP);一路爭論到採檢費用報銷、研究經費等問題,甚至傳出圖利篩檢試劑進口廠商等質疑,讓外界霧里看花。

其中,最大的爭議在於:台灣到底要不要入境普篩?

目前,公衛學界和醫界對於「對誰篩」「怎麼篩」「何時篩」等問題,看法相當分岐,莫衷一是。

爭議一:「普篩」是入境全篩,還是高風險地區採檢?

首先,這次學界討論的「普篩」或「擴大篩檢」,並非逢人就篩,或是民眾想篩就篩,篩檢對象仍以從國外入境的人士為主。

主張擴大篩檢的台大公衛學院前副院長陳秀熙認為,重點是「如何找到無症狀感染者」,因此建議針對高風險群做入境全部篩檢,低風險和中低風險群則維持原先政策。

事實上,目前指揮中心就已針對疫情嚴重的菲律賓採取入境者全篩的措施。從7月26日起實行迄今一個月,指揮中心發言人莊人祥指出,一共採檢了557人,其中有症狀者51人,有11人確診;無症狀506人,確診2人。

莊人祥指出,「即使入境者沒有全篩,無症狀者還是有可能被檢驗出來,像這次兩名無症狀但確診病例,其中一個是確診者的接觸者,另一個是入境隔天才出現症狀者。」至於未來是否要擴大篩檢,陳時中強調,政策會做「滾動式檢討」,並不排除針對更多高風險國家的入境者進行全篩。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發言人莊人祥。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提供圖/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發言人莊人祥。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提供

爭議二:篩檢成本太高,還是經濟損失更大?

反對入境全篩的理由,主要是成本和效益考量。

反對入境普篩的台大感染科專家李秉穎醫師認為,入境普篩所需要花費的成本太高,而且台灣目前也沒有本土案例,所以根本無法顯示普篩的效益。

支持入境全篩的學者則認為,除了要找出無症狀感染者,防堵破口之外,另一個著眼點是實驗「商業泡泡」,以便讓入境檢測陰性者可以縮短居家檢疫和隔離時間,有利於商務活動。

「如果外國人來跟你做生意,他進來台灣要先休息14天,請問他生意要怎麼做?」陳秀熙早在4月受訪時就指出,隨著全世界逐步解封,從國際貿易和外交等考量,台灣恐無法一直封鎖國門,勢必要權衡經濟與防疫之間的利弊得失,對邊境管制進行調整。

台灣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副院長陳秀熙。取自台大公衛學院官網圖/台灣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副院長陳秀熙。取自台大公衛學院官網

爭議三:「偽陽性」造成恐慌,壓垮醫療體系

李秉穎反對入境普篩的另一個理由是,普篩有偽陽性的問題,容易造成大家的恐慌。尤其如果有免疫疾病患者,本來就會不斷製造非特異性抗體,產生偽陽性狀況。

李秉穎以英國為例,近期曾將2011至2018年的血清樣本拿來檢驗,結果竟出現新冠病毒的樣本,而且還能驗出病毒抗體,這顯示抗體檢測有很大機率會出現偽陽性。

「像台灣這樣疫情穩定的地方,並不需要做普篩,只要把入境防疫的工作做好就好。」李秉穎指出,冰島就是前車之鑑,一開始進行封鎖時有把疫情控制好,但後來實施入境普篩、並且放寬邊境檢疫的政策,反而讓疫情更嚴重。

陳時中則提出算式模擬,若入境全數普篩,不僅會造成偽陰性案例在社區趴趴走,更可能產生1萬多名偽陽性病例,等於花了8億元反而製造防疫破口,壓垮醫療體系。

台大感染科專家李秉穎醫師。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提供圖/台大感染科專家李秉穎醫師。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提供

爭議四:檢測試劑的準確性存疑,忽陰忽陽影響更大

雖然國內持續零確診,疫情看似穩定,但近日頻傳出境後確診的「台灣輸出病例」,反映出國內社區帶病毒者的比率增加,也讓普篩的呼聲加大。

陳時中指出,目前出境後確診有10例,以5萬人檢出10人,其實比例僅千分之0.08,效益相對低。更重要的是,檢驗試劑的不準確性會讓結果產生很多變化,目前以這樣無症狀確診比例來看,普篩恐會造成更大的誤差。

「每次遇到有確診者,大家心中所想的是把病人找出來或標示出來,那就安全了,」但陳時中指出,相較於SARS以發燒為依據,新冠肺炎沒有明顯的特異性,症狀從發燒、上呼吸道、到後來的味覺嗅覺異常等都有,而且症狀出現也沒有確定的先後順序,再加上試劑的不準確性,很難去標示病人。

況且,目前這10例境外確診個案的狀況,忽陰忽陽,「這裡面就是有試劑的不準確性,會造成可能的模糊空間,」這意味著,若想要靠一次的檢測來揪出無症狀感染者,結果是陰陰陽陽,反而造成社會困擾。

陳時中表示,當試劑的準確性提高時,篩檢政策將會隨之調整,但目前的重點是本土的社區安全,因此要把檢驗量能和醫療資源放在國內,「把病人找出來固然很好,但目前來看,全面防疫才是比較好的選擇。」

「不要期待你碰到的人都是篩檢陰性,重要的是把自己保護好,」陳時中語重心長指出,SARS會極力把發燒的人找出來,但在新冠肺炎沒有辦法這樣做,因此要從邊境管制和檢疫,到個人防護,以及最後防線的醫療量能都顧好,才能確保本土社區安全。

儘管目前學界和醫界對於「入境普篩」仍有很多爭論,但,病毒不分藍綠,應避免防疫政治化,變成口水戰,因為政治內鬥才是防疫最大的破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陳時中防疫醫生醫學衛福部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