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大砲爸爸的溫柔告白》政大校長郭明政:我把兒子從死神手中搶回來!

文 / 謝明彧    攝影 / 張智傑
2020-08-07
瀏覽數 33,800+
大砲爸爸的溫柔告白》政大校長郭明政:我把兒子從死神手中搶回來!
圖/政大校長郭明政。張智傑攝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政大校長郭明政一向給人「大砲」印象,但很少人知道,大兒子小時在異鄉罹癌,他沒有退路只能帶著一家人往前衝,因此養成了強悍性格!

所幸孩子奇蹟打敗病魔,從此,這位大砲爸爸變成無可救藥的樂觀主義者,心中沒有辦不到的事,也一步步達成了司法改革、年金改革等不可能的任務。

有別於多數人對於國立大學校長的印象,政治大學校長郭明政有著「郭大砲」「狂人」的別名,認為對的事情,砲火猛烈、用詞超嗆,讓聽者心驚膽戰:校長可以這樣講話嗎?現在是在開玩笑、還是真的在開砲?

翻開郭明政的各種事蹟,也讓人看見他和一般大學教授不同的地方:完全不怕爭議。

郭明政是知名的「年改大將」,多數學者都不敢碰這個爭議議題、怕成箭靶下,從李登輝到蔡英文,20年來各種年金改革議題無役不與;更早,他則是法學界發起救援蘇建和等三名死刑犯的代表之一,起草犯罪被害人保護法條文,在所有人都覺得蘇案不可能翻盤下,他一路號召社會關注。最後,竟也等到蘇建和無罪開釋的那天。

不怕不可能、不怕有爭議,一切的起因,都是因為他的大兒子。

德國慕尼黑攻讀博士,卻差點種下人生最大悔恨!

1985年,郭明政帶著太太前往德國,在慕尼黑大學攻讀法學博士,在那個「出國留學=高昂花費」的艱困年代,能拿到公費出國進修,是人人羨慕的一件事。對郭明政來說,更是值得驕傲的人生重大里程碑。

但他沒想到,這個他原以為的人生大好機會,卻差點讓他後悔一生。

1986年4月26日,距離德國慕尼黑超過1500公里遠的烏克蘭,發生了震驚全球的「車諾比事件」,核電廠反應爐連續爆炸並引發大火。

震驚全球的烏克蘭「車諾比事件」。Unsplash by Gabriella Clare Marino圖/震驚全球的烏克蘭「車諾比事件」。Unsplash by Gabriella Clare Marino

頓時,大量高能放射線物質衝入大氣層,隨著氣流一路吹往中、西歐,快速散佈到德國、奧地利、法國、義大利、瑞典等地區。

位處德國南部的慕尼黑,再往南就是阿爾卑斯山脈,山脈攔截了氣流、落下了輻射,造成德國南部是西歐受到車諾比輻射塵污染最嚴重的地方。

就在那個危險時刻,郭明政夫妻倆的大兒子出生了。不久,大兒子就被檢驗出癌症。

這對郭明政來說,簡直晴天霹靂。才一、兩歲、又小又軟的稚嫩身體,明明應該充滿活力等著長大,怎麼會被病魔纏身?是否因為自己選擇來到歐洲,兒子才被牽連小小年紀就得到癌症?

雖然難過又自責,但夫妻倆打起精神,為兒子的抗癌之路奮戰。

郭明政回憶,某一階段的治療,是一個月一輪的抗癌藥物施打。抗癌藥物除了殺死癌細胞,也會影響正常細胞、有強烈副作用:疼痛、頭暈甚至嚴重噁心,對大人來說尚且難受,對於才小小年紀的兒子來說,更是折磨。

兒子身體虛弱,每次郭明政夫妻帶兒子去醫院,都只能隔著玻璃送兒子進入診療間。看著兒子打完藥後整個人身體癱軟,就像被抽光棉絮的布偶,身為父親,郭明政心都要碎了。

而兒子在打完抗癌藥物後,由夫妻接回家,隨著一週一週過去,藥物的效應漸減,副作用的不適感也降低,看著兒子從剛出醫院的癱軟,慢慢重新恢復活力。然而,一個月到了,下一輪的抗癌藥物施打又要開始。

「明知道小孩打了藥後會很痛苦,小孩有多怕到醫院去!我卻必須硬著心腸,把小孩送去給人折磨,你知道身為一個爸爸有多心痛嗎?」

郭明政看著兒子從一開始的哭著不要去醫院、哭著在醫護人員強制下打針,到後來時間到了要去醫院,兒子默默地跟著夫妻出門。小小身影自己走進診療室,自己捲起袖子伸出手。

「明明才那麼小,卻連哭都不會哭了,知道超難受還得自己伸出手臂,我那時覺得為什麼是他?不是我遇到這一切?」

幸好,最後在一段時間的治療後,郭明政的大兒子戰勝了病魔,一路平安的長大,後來回到台灣到清華大學唸書,現在成為台積電工程師。

政大校長郭明政。張智傑攝圖/政大校長郭明政。張智傑攝

從絕望到逆轉勝,他成為不怕爭議的絕對樂觀主義者!

「能把兒子從死神手裡搶回來,我從此是無可救藥的樂觀主義者!」

郭明政校笑說,本以為會就此失去兒子、本以為可能會留下後遺症,當時醫師也表示很難樂觀。但最後卻是奇蹟出現,兒子不僅戰勝病魔,還一路健康長大,彷彿當年癌症只是場惡夢,醒過來就無影無蹤。

「都做了最壞狀況的設想,最後卻是最好的結果,讓我相信,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郭明政說,這也是為何他面對大家告訴他「這不可能」時,依然跳出來捍衛他覺得對的事情,更完全不怕批評。

「大家都說幾十年來年金制度都改不了,政治絕對不可能得罪軍公教,但我就是相信要改!」郭明政非常驕傲,自己去衝破那些自我設限,透過法學訓練出來的邏輯,引經據典,力陳改革必要,真的完成了大家都說不可能的任務。

2018年政大校長遴選也是一例。

當初他參選時,所有人都和他說「你選不上啦!」政大近20年來校長都是商學院出身,他的大砲性格、法學院背景,被認為很難在派系結盟的大學校園得到多數人支持。

「但我第一輪投票就拿了過半的同意票!我相信什麼事都有可能,那為什麼還沒努力就先悲觀?」

而目前,郭明政在政大推動各系必修學分降低,也主動出擊去參與大學聯盟、加入台聯大體系和企業談長期產學合作。每個任務都困難重重。

「每一個我想做的改革,都有人來和我說制度限制、老師反對,會很難、不可能,但我都只是笑笑!」郭明政說,看著大兒子從只差被死神帶走的一步之遙,到現在健康長大、結婚成家,「還有什麼事情是不可能呢?」

這是身為一個父親的驕傲與篤定。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父親節兒童德國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