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創造天衣無縫漫遊Seamless Roaming

文 / 郭正佩    
2002-02-01
瀏覽數 15,350+
創造天衣無縫漫遊Seamless Roaming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去年12月份《遠見》雜誌採訪了來台訪問的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創辦人尼葛洛龐帝(Nicholas Negroponte)。訪談之中,問到他對3G(第三代行動通訊)市場未來潛力的看法時,尼葛洛龐帝語出驚人地提出「放眼4G、忘卻3G」的見解,並且建議台灣跳過3G,直接踏入下一代的4G(第四代行動通訊)技術。

尼葛洛龐帝指出,要將3G推入市場,以目前的技術成熟度,應再等待一些時間,而這等待的時間足以發展4G。他並認為,未來的世界當以4G為主,大家會忘卻3G的存在。

究竟什麼是第四代行動通訊技術,也就是所謂的4G?正當日本NTT DoCoMo公司甫推出第三代無線寬頻、多媒體服務「FOMA」(Freedom Of Mobile multimedia Access,自由行動多媒體接續方式),歐洲各國、台灣競標3G執照話題炒得如火如荼時,第四代行動通訊的基礎架構也在各個行動通訊公司的研究室中悄悄地開始建立起來。除了使用新的頻率,擁有足以提供高品質多媒體服務的更大頻寬,第四代行動通訊希望建立起的,是一個整合寬頻固網和行動連結的環境,讓這個世界真正達到「哪裡都行」的境界。

「什麼?第三代行動通訊都還見不到影子就在談第四代行動通訊?」

是的,正因為目前3G執照對通訊廠商造成的沈重財務負擔極可能在將來轉嫁到消費者身上,加上目前尚未成熟的技術,使得人們對於3G未來的信心打了折扣。第四代行動通訊技術異軍突起,並不無可能。不過,要等到什麼時候第四代行動通訊技術才能走出實驗室呢?

我和你一樣,也在引領盼望著!

一百七十五種插頭的世界

第四代行動通訊的藍圖之一,是創造一個天衣無縫的漫遊環境。

NTT DoCoMo、法國電信、易利信、摩托羅拉等電信公司對未來服務的描繪影片中,大都有一幕是穿著白衣休閒服的年輕男女,半躺在海邊渡假別墅的涼椅上,一邊吹著海風,一邊無線連上網路完成重要的工作。

「妳如果帶電腦到海邊渡假,我們一定不理妳!」朋友慎重地警告。但我心想,如果能把辦公室移到海邊,那豈不妙哉?

網際網路的全球漫遊能力,使得人們工作的時間、地點突然少了疆界,只要能連上網路,似乎資訊就在手邊。但是,真的有那麼容易嗎?

尼葛洛龐帝在1995年所著《數位革命》一書(由天下文化出版)中有一段話:

「要在全球各地連線,彷彿一種法術。問題不在於數位化,而在於插頭是不是合用。歐洲有二十種不同的電力插頭!也許你終於慢慢習慣了小小的塑膠電話插座,也就是所謂的RJ11插頭,但別忘了全世界還有一百七十五種其他插頭。我很自豪其中每一種插頭我都至少擁有一個,因此當我長途巡迴旅行時,我的行李箱中四分之一的空間都放滿了各式各樣的電話插座和電力插頭。」

「但是即使裝備充分,你仍然可能連連碰壁,因為許多旅館及幾乎所有的電話亭都沒有辦法讓數據機直接連上線。這時,你可以把一個小小的聲音耦合器附著在電話筒上。這個任務的困難度則要視電話筒設計的程度而定。」

第一次讀到這一段話的我,心裡還沒有什麼共鳴。

時間到了二十一世紀,在歐洲和其他地區展開數位工作及旅行的我,再一次讀到這段話,不禁深刻地同意尼葛洛龐帝「當我的數位生活逐漸開展時,我會遇到愈來愈多的物理路障,而不是電子路障」的結論。

在法國南部的小旅館裡,我和兩個目前正在美國攻讀電機博士學位的朋友拿出瑞士刀和一條我為這趟旅行準備的備用電話線,開始進行「電子學實驗」。我把電話插頭從小旅館的懸掛式電話中拔下,插入電腦的數據插孔,一切看來正常。

忘記提到,這天之前我們換了四、五家小旅館,竟然每一家旅館的電話插頭都長得不一樣。雖然每一家都是我們因為旅遊指南中所註:「備有電話」選擇而來,實戰經驗告訴我,「備有電話」和「能上網路」,還有極遠的距離。這只是在法國而已。

所以,發現來到法國第一個熟悉的電話插頭,我以為馬上就能脫離「connectionless」的境界,其實不然。

無論如何也無法順利連線之後,我們拆下掛在牆上的電話,發現四條包在白色電話線裡的銅線,只有兩條是真正用來傳遞訊號的。意思是說,得找出真正有訊號的究竟是哪兩條線。

一不做二不休,我下定決心非得研究出如何上線。把電話線一剪成二,朋友發揮做電子學實驗的精神,用瑞士刀仔細地把兩端電話銅線外的彩色塑膠皮切開,裸露出銅黃色的線。四條線選兩條,共有六種可能,我們用「手動法」把上下兩截銅線綁在一塊,然後試著連線,看看究竟哪兩條才是真正帶有訊號的線。

之後,我帶著這條「手動法連線」的電話線抵達德國。世界真有趣,德國用的兩條銅線,和法國硬是不同。

天衣無縫的漫遊仍有困難

因為從美國飛到歐洲,而且預期會有長程跨國旅行,我在波士頓大型電腦用品賣場Micro Center,找到一盒70美元左右,大概有一個手提箱那麼大的「世界各國上網套件」,嘆為觀止!

上路的時候,雖然沒有一百七十五種插頭,十數種組合卻是少不了的。各式各樣歐洲的奇妙插座都具備著,變壓器、電話轉接頭應有盡有,卻仍然免不了每換一家旅館,就得重做一次「電子學實驗」。(尤其我們不是尼葛洛龐帝,必須自助選擇普通小旅館)

雖然目前,在德國、法國的大型車站、機場附近,不難找到配有ISDN(整體服務數位網路)插孔的公用電話,日本大部分的公用電話亭也都可以直接連上數據機,但所謂的「全球漫遊」,在真正的實踐上,的確還存有無以數計的物理障礙。

在所到之處的每一家旅館從事「電子學實驗」,想必不是大部分人有興趣的事。所以,所謂天衣無縫的漫遊,看來不只是技術成熟的問題。

2001年5月,大眾電信在台灣引進日本使用已久的PHS(數位低功率無線電話)系統。對於GSM系統(全球行動通訊系統)已近飽和的台灣市場,很多人不能理解PHS系統的利基在何處。PHS系統所能提供的服務、功能相對於日本近年來流行的i-Mode等等無線網路服務只能算是遙追在後,收訊的範圍、移動力都不比我們所熟悉的行動電話系統。然而,在第三代行動通訊尚未成熟之際,收費相對較低廉,卻擁有比一般56K數據機更快的64K通訊速度,使得以PHS系統連掌中型電腦上網,成為日本無線產品的另一新興市場。

在古都京都楓紅之際,人潮洶湧的銀閣寺裡,人們試著捕捉紅葉最美的姿態。襌寺的古典依舊,穿戴全身整齊和服、盤著頭髮的少女,拎著繡花提袋踏著碎步走在人群之中。另外一株火紅楓樹下,一對年輕情侶高舉著手中的行動電話對著樹,他們正在瞄準鏡頭,為今年的秋天留下見證。三秒之後,行動電話螢幕上的照片,就能傳到千里外朋友的信箱裡。我蹲在地上,正在把數位相機記憶卡中的影像資料下載到手提電腦中。這個動作比較起來笨重了些,應該是那對年輕情侶的相片先能傳送到世界各地吧?但是,很快地,我就能利用插在手提電腦中的PHS無線數據機連上網路,蹲在紅葉下把數位相機攝下的影像製成螢幕保護程式,放在網路上讓朋友下載。時間算對的話,我還能利用VoIP(Voice over IP,IP協定語音傳輸)的網路電話服務,越洋對台灣、美國的朋友現場報導。

至少,可以先忘卻一百七十五種插頭的夢魘。離「天衣無縫」的夢想,似乎又近了一點。(本文作者目前任職於日本NTT DoCoMo無線通訊研究室,著有天下文化出版《e貓掉進未來湯》。)

本文出自 2002 / 02 月號

第188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球焦點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