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原來「告白」,只是一種儀式?

文 / 一流人    
2020-03-14
瀏覽數 29,300+
原來「告白」,只是一種儀式?
僅為情境配圖。取自pexels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編按:
曖昧就像乒乓球,雙方有來有往才能夠打得起來。從曖昧跨過到在一起,是否需要經歷「告白」呢?(本文摘自《對愛入座》一書,以下為摘文。)

脫單,需要練習嗎?

那年,我17歲,她也17歲。有看過神劇《讓子彈飛》的人都知道,講到17歲,就得說個故事。有人的17歲當手槍隊長,有人的17歲過得荒唐。

總之,那年我17歲,她也17歲。

琪琪在班上是屬於那種好哥兒們型的女生,跟小莫比長得不甜美可愛,骨架甚至有點粗勇,但很可以跟男生開玩笑,各種黃色笑話她都能懂,也不介意偶爾互嘴,所以深受男生喜歡,班上很多男生都默默對她有好感。

高中男生是這樣子的,心裡一定會有一個一見鍾情的女神,和一個可以互開玩笑的好哥們。

好哥們就像是一種練習,練習在蠢蠢欲動的青春期怎麼跟女生相處,練著練著,就會練出感情。好比打鬧間挨了琪琪一拳,心中就會冒出那句:「打是情罵是愛」。又打又罵是真愛。

當時和琪琪一起上補習班,都會搭同一班校車到補習班附近一起吃晚餐,我印象很深刻,只要我們肩並肩坐著,心裡頭的小鹿就會一頭撞死,一起吃麥當勞的時候,總會幻想餵她吃薯條的幸福畫面。

「她應該對我有意思吧?不然怎麼會跟我坐那麼近?」

對,我的小鹿死因就是他媽這麼離奇,因為17歲的少年,總是有很多青澀的幻想,以為這就是曖昧。

理所當然地,看到琪琪這麼有異性緣,就不免心生嫉妒,想要超車他們趕在最前面。當時的假想敵超多,例如小胖常常請飲料,我也找機會請;阿偉常常寫一些附庸風雅的文青體,我比他更無病呻吟;最難超越的頭號敵人是前段班的小林,因為他成績超好,校排前三十名,怎樣都考不贏。

僅為情境配圖,取自pixabay。圖/僅為情境配圖,取自pixabay。

那時候甚至還發誓一定要考上比小林還好的學校,真的有夠中二。

高三下學期在補習班做化學考前總複習,複習完共價鍵中場下課,我找琪琪到補習班頂樓一起看夜景。現在想想,當時應該真的是跟靜茹借的勇氣,畢竟當年那首歌很紅。

補習班所在的大樓算是附近最高的建築物,因此視野很好,一望無際,四月份的風吹得琪琪頭髮有點亂,有看過《草莓百分百》的七年級生一定會聯想到那個在教室頂樓被風吹亂頭髮和裙子的東城綾。

看著地面上的車水馬龍和燈火,把夜空的星星映得失去光亮,我們安安靜靜地看著,彷彿在等待誰先開口。

偶像劇和小說還有少男漫畫都是這麼寫的,於是我也這樣做了,我把跟靜茹借的勇氣連本帶利地對著遠方的紅綠燈大喊:「琪琪我喜歡妳!」一陣尷尬的沉默瀰漫在空氣之中,尷尬到我覺得人生如果是本小說會輕鬆很多,尷尬到連十字路口那台黑色轎車的引擎聲都可以聽得清楚,接著是琪琪的爆笑:「你白痴喔!」

然後她開始用很奇怪的步伐倒退走到電梯口,按了按鈕,電梯偏偏又在一樓,很慢很慢地往上爬,這讓整個尷尬繼續延伸,我開始在思考要不要找共價鍵當話題的時候電梯門終於開了,17歲的少年,感覺不出琪琪鬆了一口氣。

在電梯裡面琪琪站到最角落,我們的尷尬因為電梯裡鏡子的鏡像反射變成了無限尷尬,其實我有很多問題想問,例如「妳喜不喜歡我?」、「要不要和我在一起?」而且我很害怕出了電梯,我就再也沒機會問了。

但我的直覺告訴我這些問題都會得到否定的答案,所以我問了一個比較開放式的問題:「妳覺得怎麼樣?」

如果有一台時光機可以回到過去挖個地洞把自己埋了,我會挖到地下十八層,一輩子不要上來算了。這是我人生第一次和女生告白。

從這個經驗我學到三件事:

第一件事、戳破自以為的粉紅泡泡。

練習顧名思義,就是要從失敗中學到經驗,跟琪琪告白給當時的我上了很重要的第一課,就是:「我以為的曖昧,都是自己幻想出來的粉紅泡泡。」

看太多偶像劇、漫畫、聽太多虛構的故事,就真的把故事當真,吹起了粉紅泡泡,這些泡泡容易讓你莫名有自信,容易讓妳誤判兩人的實際友好程度,進一步在偶爾突然清醒面對現實的時候感到失落、不平衡、然後做了明知道會失敗的告白。

怎麼判斷人家是不是對你有意思,是有客觀標準的。你主動示好,對方也有主動示好,這才構成最基本的互有好感條件。

如果是你一直熱臉貼冷屁股找話題,去哪裡都是自己主動提出邀約,那只能說明你不是他的菜,轉移目標或者繼續用時間換取機會。

這個經驗和後來許多告白失敗的同學相互印證後,我可以很大膽地說,百分之九十的告白失敗,都是因為自己腦補太多粉紅泡泡,以為兩個人很要好,就衝一發All in,結果落得滿盤皆輸。

剩下百分之十的告白失敗,是明明知道自己不會成功,但是已經每天被對方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笑牽動著情緒,想快點解脫,所以衝一發All in,結果一樣輸到剩內褲。

告白就是要在一起,如果沒有絕對的把握在一起,那根本不該告白。

聰明的你會反駁:「放屁!如果有絕對的把握在一起,那我還告白幹嘛?」

沒錯你抓到重點了,會在一起的人,告白就只是確認關係的一個儀式罷了。

如果你覺得心頭小鹿常常莫名其妙亂撞,拜託開始找些事情分散注意力,或是多和其他異性友人聊聊天,有助於你去發現和對方的互動不如自己想得那麼親熱,就可以轉移注意力,稍稍冷卻。

釐清了這點,我們就要進一步討論,到底怎樣才有絕對的把握在一起?參考輯一〈脫單練習曲〉收錄的回文你會發現,每個個案不見得相同,具體的作法也會因人而異,但心態上都要有一個共通點:「兩個人要像打乒乓球那樣一來一往,接得愈長愈有樂趣,才能接出默契、打出感情。」

所以在這個篇章裡關於搞曖昧和追求的內容,大多是歡樂、有趣的口吻,搭配能讓人會心一笑、引發好奇的方式,因為這就是曖昧啊!戀愛這麼樣幸福的事,當然要有快樂的序曲。

第二件事,曖昧就像乒乓球。

僅為情境配圖,取自pexels。圖/僅為情境配圖,取自pexels。

有一個男生告訴我,他在回家後跟第一次約會的女生用簡訊告白—發球就掛網。

正常人看都覺得很智障,但這不是個案,很多女生遇過這樣的人,也很多男生這麼做失敗了卻不知道原因。

有個女孩跟我說,她跟一個玩線上遊戲認識的男孩見了三次面以後,發現男孩退遊了,態度也愈來愈冷淡,於是衝一發告白,被發朋友卡—殺球出界。

為什麼人生只有直球跟殺球?因為她想著要得分,她以為告白就是得分,在一起就是贏得這場球,卻忘了輸贏根本不重要。

可以互相傳接球的人,一定是程度相當的人;愛情裡可以互相接到球,才能確定彼此頻率相近、有點好感,不是嗎?

沒有了解對方、沒有試探感覺、沒有引人上鉤的誘餌,就一股腦地想要得分,根本就搞錯了方向。重要的是那個人留在場上和你一起打球,一直一直打下去,成為最有默契的對手,最了解你的人。

等到對彼此的球路都了然於胸,你差不多有八成的把握,確定對方肚子餓了,你把那顆調皮的小球收回手心,真誠地看著她的眼睛説:「餓了嗎?我下麵給你吃。」這變招,猝不及防。不是抱緊處理,就是報警處理。

沒事的,高風險高報酬。

第三件,也是最重要的一件事,屬於你的,兜兜轉轉後終究會回到身邊。

故事裡的琪琪畢業後上了台中的學校,小林則在台北,相隔十年完全沒有聯絡,直到開始工作以後,才在一個聚會上重新遇見,然後就結婚了。

所以被困在當下的得失之中,不妨想想現在得不到的,只能說明是當下不適合的,命運肯定會把對的人帶來面前,不妨輕鬆一點看待吧!

感情是生活的調味料,不是必需品,不要為了喜歡吃辣椒醬而壞了牛肉湯的風味啊。

《對愛入座:網友推爆!情場魯蛇的愛情解惑指南》一書,小生著,三采出版。圖/《對愛入座:網友推爆!情場魯蛇的愛情解惑指南》一書,小生著,三采出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感情閱讀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