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真能依賴AI判讀情緒?工程師打臉:若「誤解」恐怕更危險

文 / 李國盛    
2020-02-26
瀏覽數 14,700+
真能依賴AI判讀情緒?工程師打臉:若「誤解」恐怕更危險
圖/解讀情緒時,不只觀察表情,還得加入情境判讀。pexels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近幾年來,臉部辨識技術愈來愈普及。中國用大量的監視器搜尋人臉,亞馬遜的新系統也將臉部辨識引入執法系統。但你以為身份辨識就是終點嗎?在軟體辨識「身份」之後,科技公司正打算讓軟體也能讀出「情緒」!

在未來,這類的科技將大行其道,包括工作面試很可能都會透過面部辨識技術來進行。

當然,這又會帶來新的危險。2000多年前,亞里斯多德就說,臉是心靈的窗戶。直到今天,人類不分年紀、性別和文化背景,臉部表情仍然是我們了解其他人感受最直接的方式:眉頭輕輕揚起代表困惑,笑臉代表幸福,眉頭深鎖代表難過。

真的是這樣嗎?其實,人心幽微,察言觀色並不一定可靠,要不然,為什麼我們生活中會充滿了各種「誤解」?

最近,一群心理學家分析了幾百份關於面部表情和情緒的關係的研究,分析的結果讓人大出意外:如果你還認為人的情緒和他們的表情之間有科學連結的話,那你可就錯了。換句話說,看到一個人在笑,千萬別就此認定:這個人一定很快樂。

麗莎.費爾德曼.巴雷特(Lisa Feldman Barrett)是波士頓東北大學(Northeastern University)一位傑出的心理學教授,主要研究情感科學,擔任該校跨學科情感科學實驗室的主任,也是人類情緒與表情關聯性研究的共同主持人。

這位TED常客最近在西雅圖向美國科學促進會的成員承認:「分析得出這樣的結論,我們自己也嚇了一跳。」

波士頓東北大學心理學教授麗莎.費爾德曼.巴雷特(Lisa Feldman Barrett)。取自twitter圖/波士頓東北大學心理學教授麗莎.費爾德曼.巴雷特(Lisa Feldman Barrett)。取自twitter

巴雷特和一起研究的同事發現,以「生氣」為例,在都會長大的成人不爽的時候,有三成的比例會皺眉。

換句話說,在另外七成的不爽時刻,他們並不會用皺眉表現情緒,而是用其他的臉部表情。巴雷特說,「皺眉並不一定是生氣,人們專注的時候會皺眉,聽到爛笑話的時候會皺眉,放屁的時候會皺眉,很多時候都會皺眉。」

皺眉是表達「不爽」的表情之一,但絕對不是不爽的唯一表達方式。臉部表情並不總是表裡合一,這種現象並不止於不爽(生氣)的時候,研究人員發現在六種基本情緒中──生氣、厭惡、恐懼、快樂、悲傷和驚訝都是這樣。

問題來了,如果人們的表情難以解讀,科技公司開發人工智慧演算法,想要解讀人的表情和背後情緒,可能嗎?

例如微軟之前就曾說,該公司開發的情緒API可以透過檢視影像,偵測一個人的情緒狀態。但微軟的說法,有不少科學家表示懷疑,俄亥俄州大學的電腦工程師馬丁尼斯(Aleix Martinez)就批評,想要從臉部影像中讀出情緒的科技公司,往往忽略了「情境」的重要性。

韓國有部分公司已經導入AI面試法。達志影像圖/韓國有部分公司已經導入AI面試法。達志影像

首先,臉部表情只是非語言表達的一種,其他方式還包括身體姿勢,都是人經常使用來彼此溝通的方法。機械辨識情緒的時候也必須考慮到這些非語言的訊息。馬丁尼斯以一個實驗當例子。在這個實驗中,研究人員放一張臉部表情的近距離相片給測試者觀看,相片中的男子整張臉漲紅,嘴巴因為尖叫張得大大的。

光看這個表情,參與試驗的人都會說這個男人非常生氣,但當鏡頭慢慢拉遠,他們就會看到這個人其實是美式足球員,他正興奮的張著手,慶祝自己的球隊進球:看似生氣的表情其實正是開心的表情。

馬丁尼斯博士認為,如果人在大部分的時候都無法偵知其他人的情緒狀態,電腦更沒有辦法。「有些公司說他們可以(捕捉人的情緒),並把這些技術用在我覺得很危險的場合,像是用來面試的時候。」

「現在已經有公司要面試者繳交『面試影片』,然後用機器學習系統來分析面試者的情緒和個性,最後根據機械分析表情的結果決定是否聘僱。這實在很危險,」他結論。

當「人工智慧」大行其道,這種機器「誤解」將會愈來愈普遍,在身份辨識之外,帶來新威脅。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AI心理學面試TED美國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