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中國的14天行程自揭服務:「隱私」與「防疫」只能是單選題?

文 / 科技新報    
2020-02-22
瀏覽數 38,400+
中國的14天行程自揭服務:「隱私」與「防疫」只能是單選題?
圖/中國上海。shutterstock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中國武漢發源的新冠肺炎疫情越趨嚴重,不過中國大部分地區已經解除長期疫病假開工,雖然許多疫區進行封城或封閉式管理,許多人仍然趁封城或封閉管理之前離開原居地,導致中國許多小區(住宅區)與公司仍在嚴格過濾人員,甚至為了避免問題,極嚴格地限制人員進出,造成許多開工與居住問題。

中國管理個人資料的工信部門近日表示,為了幫助返崗復工、協助社區管理流動人員,即日起中國手機用戶皆可利用簡訊發送至服務門號,讓電信商發送用戶14天內的行程簡訊到手機內,讓用戶證明自己沒去過疫情嚴重的相關地點。

科技新報提供圖/科技新報提供

監控也無法控制的疫情

即使是監控人民技術最先進的中國,在這次肺炎也發現仍力有未逮。由於仍有許多缺乏防疫觀念的疫區民眾,可能是因為工作、食物、自私等因素,不斷嘗試逃出所在疫區,在缺乏人力的情況下,中國政府也難以遏制這場可能多達數億人等級的「逃難」。

而這類的逃難潮也開始引發各類連鎖效應──尤其是人民彼此不信任,有些人隔離檢疫的地點不斷被挖出、公布,導致這些隔離檢疫的人們遭其他人排擠或驅趕,中國許多地方鄉鎮更是以不同方式「孤立」自己:包括將馬路用土牆封死、用自製武器趕走所有外來者、想辦法挖出隔離者的訊息,並藉由排擠這些隔離者來「保護」自己。

從武漢返家隔離的人們,發現個資在網路擴散;包括上海、北京這類一線城市,需要提早用App或各類方式申請後,讓地方當局評估是否需要進一步篩檢;外來人員與車輛也需要登記備案,但這些舉措也難以挽救人民的信心。

中國政府焦頭爛額的情況越發明顯:一方面需要盡速解決疫情擴散問題,另一方面即使政府掌握大量疫情資訊,也難以好好處理這些資料與人流,即使在湖北隔離超過2000萬人,這場堪稱人類歷史隔離最多人的封城行動,也無法阻止肺炎持續蔓延,人民之間的隔閡也加劇。使用這類簡訊通知,將自己的行程隱私暴露在他人面前以爭取「信任」,可說是不得已的辦法。

中國對人流控管嚴格。取自@sunnyzhongmoto twitter圖/中國對人流控管嚴格。取自@sunnyzhongmoto twitter

科技面臨「防疫」看來很脆弱

目前中國各類監視系統與數據分析資源,幾乎全數投入肺炎防治,用來「追蹤」成千上萬的可能感染者,各地鄉鎮的公安則使用無人機追蹤居民,藉以了解居民是否有按照規定減少群聚與使用口罩。阿里巴巴、百度、360等企業以自身掌握的數據與資源,投入分析疫情走向的行列。

2003年SARS大流行期間,新加坡使用追蹤器與網路攝影機監視居家隔離的患者,最終結果是SARS感染238人、33人死亡,SARS流行期間新加坡用此辦法「隔離」了近8000人。新加坡目前累計超過80例肺炎患者,但尚未採取如SARS的嚴格措施。

行政特區的香港,則讓部分來自湖北的家庭成員居家隔離,並使用電子腕帶(想叫電子手銬也可以)為監控居家隔離的手段,即使香港政府官員表示這些人非犯罪者,但如果離開一定範圍、或任何設備損壞,都會通知香港衛生部門。

但要整個中國採取類似辦法不可能,由於城鄉差距過大加上人口眾多,如果要使用新加坡SARS時的隔離辦法,需要極龐大的資源,就算使用電子手銬,也不可能立即變出上億個電子手銬給居家隔離的人使用。

僅為情境配圖。pixabay圖/僅為情境配圖。pixabay

其他國家連科技也用不上

中國以外的國家,目前大都以減少航班甚至斷航因應,但包括警覺性不足的日本政府,即使再嚴格的相關規定與措施,都難以阻止比SARS還容易傳染的武漢新冠肺炎擴散。加上有極高比例的無症狀感染者,只能以發燒、感冒症狀、旅遊史做初步判斷的現在,更難以防堵肺炎氾濫。

根據台大公衛學者研究顯示,除了武漢封城前回到台灣的人可能有111個潛在感染者,其他亞洲一級至三級疫區來台旅遊人數,可能導致台灣有7000人感染肺炎──這數字是樂觀還悲觀,現在誰也無法有肯定答案。

柯文哲可能是因為「香港經驗」而提出使用電子手銬居家隔離,雖然衛福部長陳時中表示不考慮,輿論也不斷抨擊柯文哲,但的確越來越多居家隔離者違反規定──且都是離開家中數日後才被發現,這很明顯都是台灣防疫的缺口與漏洞,要求所有人都乖乖「居家隔離」難度極高,如果是與家人同住的隔離者,也更容易讓家人感染。

台灣在侵犯隱私前,還有更多措施可以做

雖然台灣疫情尚未達嚴重擴散程度,但不代表這些問題不需要解決。如果你有注意,表面上各市長都對柯文哲的電子手銬嗤之以鼻,但在擅自離開的隔離者越來越多後,過往不公布資訊的隔離者,現在都開始公布姓名與所在地區,要求其他民眾協尋。這代表疾病越來越有可能大量傳播的權衡下,隱私也越來越不重要。很明顯台灣沒有像中國那樣的監控機制,如果不是隔離者或感染者自曝路徑,台灣政府很難即時處理因應,這也是台灣的潛在風險,但也是重視隱私所需付出的代價。

即使台灣因對中國的敵意提早採取措施,因此阻止早期武漢肺炎大量擴散,但日本這類輕忽防疫的地方,即使出現找不到源頭的社區感染者,台灣仍將日本設為最低階的「一級旅遊警告」(編按:22日起已升級為「二級旅遊警告」)。台灣政府的防疫考量,似乎用在對台灣友善的鄰國就較規範不彰?

本文轉載自2020.2.19「科技新報」,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中國鑽石公主號日本武漢肺炎2019新型冠狀病毒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