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我們與台灣的距離!各種人來了又走,留在這個島上的就是台灣人

鐵路之旅:窺探多種語言共存的海島面紗
文 / 一流人    
2020-02-07
瀏覽數 22,250+
我們與台灣的距離!各種人來了又走,留在這個島上的就是台灣人
清水斷崖,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源:pixabay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在台北一搭上地鐵就會聽到用四種語言播放的站名,分別是國語、台語、客語和英語。最後一個是為了來自外國的旅客。前三個則是為當地的台灣人而設。

台灣的官方語言是國語。成立於二戰之後,已經有超過70年的歷史,算是大部分的人都會說的語言了。

其次的台語是台灣最大族群福佬人(來自中國福建省南部的人們)使用的語言。以前稱為閩南語。

最後的客家語是比福佬人晚到,來自廣東省東北部的客家人說的語言。

福佬人和客家人合稱為台灣本省人。

中國話的方言差異,簡單來說就像歐洲各種語言的分歧,例如英語、德語、法語、西班牙語等。

如果你問我:「在日本會是什麼樣的狀況呢?」

我的回答是:「在日本就像是日語和韓語那樣吧。」

「那豈不是彼此無法溝通嗎?」

的確就是那樣。人們各自說著南轅北轍的語言,共同生活在略小於九州的土地上。那就是台灣社會。

打開台灣的電視,除了說國語和台語的頻道外,還有客語頻道和原住民語頻道。雖然是民主化臻於成熟的1990年代以後才有的,但對台灣人民而言早已是理所當然的現象。在學校除了教官方語言的國語外,也實施母語教學教授其他語言。

收看電視的綜藝節目時,主持人先是講國語又臨時改成台語,聽到的來賓也不以為意,習以為常地用國語回答。台灣電影中出現國台語夾雜的台詞對白也是屢見不鮮。電視廣告上會出現父執輩說台語,子姪輩則用國語回答的畫面。甚至有年輕女子用日語跟高齡祖父母說話的場面。看來是一種對老人家的的體貼表現,因為他們受過日語教育。

日語是經常存在於台灣社會的外來語言。就學習經驗而言,固然在學校必修的英語比較普及;但深入日常生活的程度,或許日語更具有存在感。舉目一看台灣街頭,源自日本的壽司店、拉麵店、牛丼店、定食店等招牌遠比來自美國的速食店醒目,電視也經常播放日本的新聞和動畫。台灣人可和日本人同步表達對西城秀樹和櫻桃子(《櫻桃小丸子》作者)死訊的哀悼之意。

那麼日語在台灣到底通不通呢?70年前或許可以,但現在可就難說了。在車站售票口和飯店櫃台用國際語言的英語溝通會比較順利。

進入台灣島的語言

搭乘環繞台灣島的鐵路到東海岸旅行時,車內廣播變成了國語、台語、客語和阿美族語。阿美族語是台灣原住民族中人口最多(約15萬人)的阿美族所使用的語言。

台語、客語和國語同屬於漢藏語系,原住民族語則是和菲律賓、印尼、馬來西亞等地語言同屬於南島語系。那是遍布在南太平洋地區,西從非洲海域的馬達加斯加島、東至智利近海的復活節島、北從夏威夷島南到紐西蘭的語言群組。說話者的外貌和生活方式也都給人彼此類似的印象。

福佬人、客家人等不同時期來自中國大陸、講著不同方言的集團相繼渡海移民到台灣原住民生活的小島上。大航海時代以後遠從歐洲來的荷蘭、西班牙,還有日本、美國等野心勃勃的國家來過又走。而史上最大的移民集團則是二次戰後五年間跨海而來的150萬外省人集團。

以研究台語聞名的王育德博士(1924-1985),在他的著作中寫道:「各種人來了又走一再重複後,留在這個島上的人就是台灣人。」近年來因為少子化造成勞動力不足,於是積極從東南亞引進勞工和配偶。結果街頭上賣越南料理、泰國菜的店家增多了,小學家長會上看到外國出身的媽媽也不足為奇,甚至有很多人認為這樣很好。看來台灣還真是名副其實的移民社會。

本文節錄自:《我們與台灣的距離:寫給美麗之島的七封情書》一書,新井一二三著,大田出版。圖/本文節錄自:《我們與台灣的距離:寫給美麗之島的七封情書》一書,新井一二三著,大田出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二戰歷史台灣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