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蘇花改耗時9年 誰是幕後無名英雄?

從開工到通車,經歷3228天,出工逾360萬人次
文 / 沈瑜    攝影 / 張智傑
2020-01-07
瀏覽數 22,750+
蘇花改耗時9年 誰是幕後無名英雄?
圖/蘇花改谷風隧道。張智傑攝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蘇花改經過9年施工,直至1月6日舉辦通車典禮。典禮當天的主角,不是行政院長蘇貞昌、交通部長林佳龍、宜蘭縣長林姿妙、花蓮縣長徐榛蔚等,而是一群無名英雄。為什麼?

花東人等待多年的「台9線蘇花公路改善工程處──蘇花改」,在施工9年後,終於在1月6日下午4點通車了。

這一天,驕陽當空,太平洋水藍一片,宜蘭、花蓮縣界的谷風隧道南口,告別過去多年塵土砂石飛揚、漏水宛若水濂洞的樣子。

這天,隧道特別清爽乾淨,裡裡外外人頭鑽動。過去進進出出的工人,這一天全都現身,參加他們貢獻青春的蘇花改通車典禮。

蘇花改。蘇花改提供圖/蘇花改。蘇花改提供

對花東居民來說,返鄉的路總是令人戒慎恐懼,搶不到火車票的話,只能揣著緊張,開上蘇花公路,儘管山光海色,景觀壯麗,路卻窄,彎道又多,逢雨必坍方。1994年到2010年的16年間,蘇花公路就中斷過84次,平均一年中斷超過5次。

蘇花更是「斷魂公路」,大小傷亡不斷。近10年最慘烈的一次是2010年2輛載著陸客的遊覽車,被落石擊中墜海,26人死亡或失蹤。這一次災難,促成了「台9線蘇花公路山區路段改善計畫」(簡稱:蘇花改)於隔年啟動,分三段施工,包括蘇澳到東澳段、南澳到和平、和中到大清水段。

其中,蘇澳到東澳段已在2018年通車,後二者又晚了兩年,直至今日終於大功告成。全線工程包括截彎取直、打通8個隧道,改善長度38.8公里,從此,蘇澳到花蓮崇德行車時間,從2.5小時縮短為1.5小時。

從開工到通車,經歷3228天,出工逾360萬人次,每天至少千人,協力、分包廠商不計其數,總計近百萬人次的付出。因此,通車典禮的主角,不是高官貴賓,而是一群無名英雄。

公路總局蘇花公路改善工程處邵厚潔處長。張智傑攝圖/公路總局蘇花公路改善工程處邵厚潔處長。張智傑攝

通車典禮也一反常態,不是由行政院長蘇貞昌優先致詞,而是邀請身穿蘇花改工程處藍襯衫制服的大叔上台。當他一上台,全場high到最高點,掌聲熱烈,歡呼此起彼落,看得出他的人氣多旺。

他就是公路總局蘇花公路改善工程處邵厚潔處長。11年前,他接下蘇花改規劃的重擔,「用我的長官很大膽,今天終於可以大聲說出:我做到了!」

蘇貞昌致詞時打趣說,上個月他主持南迴通車典禮,工地主任在工地住了6年,小孩都是在工地懷孕、生的,希望邵厚潔和夫人加加油,而民間流傳的打通隧道落下的神奇助孕石頭「貫通石」,「如果有效,自己也可以留一塊,我不會追究假公濟私,有些努力要靠大家,有些努力要自己做。」

行政院長蘇貞昌。張智傑攝圖/行政院長蘇貞昌。張智傑攝

從「人定勝天」到「人定順天」

專家形容,蘇花改工程十分艱難,必須克服險峻萬分的大自然。「以前西部開路時,總是驕傲自滿,想著人定勝天;直到來到蘇花改,被東部地形的鬼斧神工磨過,才知道什麼是人定順天,」在紀錄蘇花改的影片中,有工程師感慨說到。

選擇在谷風隧道舉辦通車典禮,不僅因為此乃宜花交界,還在於谷風隧道與觀音隧道相連後,總計12.6公里,長度僅次於雪隧12.9公里,建造過程中,艱困重重。

2017年10月施工團隊注意到谷風隧道有小落石,研判可能抽坍(隧道工程中突然坍方湧水,必須進行清除的狀況),趕緊撤離組員,果然真的發生大規模坍方,地下水與土石大量湧進,是蘇花改施工以來最大的抽坍事件,還掩埋了價值上千萬的鑽堡機及挖土機,施工團隊花了一整年才重新貫通。

施工單位中興工程張協理表示,觀音、谷風隧道空氣很差,噪音又大,開挖時,地質不佳,抽坍後施工人員拚命修復,不斷漏水下,工人穿著雨衣,一刻也不休息,千萬顆滴水都滲透到身體了,人在發抖,手卻沒停,都是用生命在打拚。

蘇花改工程背後的無名英雄們與行政院長蘇貞昌(中左)、交通部長林佳龍(中右)。張智傑攝圖/蘇花改工程背後的無名英雄們與行政院長蘇貞昌(中左)、交通部長林佳龍(中右)。張智傑攝

用生命打拚就為了蘇花改順利通車

不是男性用生命打拚,女性也不例外。蘇花公路改善工程處工程司蕭欣怡表示,工作環境雖嚴峻,她總跑在第一線,「爸媽也擔心啊,這麼遠,」她說,「所以他們就多幫我保幾份保險。」

多數工程人員放下家庭,離家千萬哩,假日才能回家團聚一趟。欣亞建設公司主任李家振提到,有一次假日帶小孩去露營,卻接到工程出問題的緊張電話,帳篷就收一收,載孩子回家,自己趕往現場。

更有人差點來不及與家人見最後一面。台灣世曦工程顧問股份有限公司資深經理王復漢,在谷風隧道焦頭爛額處理抽坍時,收到父親病危通知,趕忙回去探望,王復漢愧疚地說,這段時間我無法好好照顧他,隔天就去世了,爸爸雖然無法等到通車,「但我希望,爸爸以我為榮。」

蘇花改工程坑夫領班陳燕郎(右)在開挖隧道期間不慎中風,導致他行動不便,休養後還重回崗位指揮。張智傑攝圖/蘇花改工程坑夫領班陳燕郎(右)在開挖隧道期間不慎中風,導致他行動不便,休養後還重回崗位指揮。張智傑攝

儘管經歷千辛萬苦,通車這天,每個人都洋溢著滿足的笑容。蘇澳永樂段新建工程工地主人王志軒感性地說,很高興看到團隊在如此艱辛環境下達到通車,讓他感動到的想哭,昔日血淚辛酸均已拋諸腦後。

他負責的工程是先前已通車的蘇澳到東澳段,現在假日帶太太小孩來,經過他施建的那段路,都能很驕傲地跟孩子說,「這是爸爸建的。」

年僅23歲,掛名泉億工程總經理的許諺宸,從小跟著阿公進入工地,建中畢業後,放棄升學,跟著家人參與蘇花改,他說「只要想著花東地區居民能夠順利回家,就很有成就感。」

縱使通車後春運塞車、環保等議題仍存,許多工程人員仍以參與蘇花改為榮,「無比驕傲、畢生榮耀,」他們說,因為他們終於闢出一條讓花東人安心回家的路。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蘇花改交通台灣縣市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