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讓張國煒、誠品都折服的花蓮富里女孩──天才氣味設計師潘雨晴

先有故事再有味道 日媒口中的嗅覺天才
文 / 蕭玉品    攝影 / 池孟諭
2019-12-04
瀏覽數 95,150+
讓張國煒、誠品都折服的花蓮富里女孩──天才氣味設計師潘雨晴
圖/P.Seven創辦人暨社長潘雨晴。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被日本媒體譽為「天才氣味設計師」的P.Seven創辦人暨社長潘雨晴,今年不僅幫星宇航空、王品「THE WANG」操刀專屬香氛,九月底還進軍誠品生活日本橋。來自花蓮鄉下的她,到底有什麼能耐,能讓大品牌紛紛看上?

有種新興行業,叫「氣味設計師」,聽過嗎?

就像名廚、麵包師傅紛紛登上國際舞台一樣,現在台灣也有一位「氣味設計師」,登上世界。

2019年10月,星宇航空制服發表會上,除了首次亮相的超時髦制服,同時也宣布台灣航空首見的專屬香氛「空中的家」(Home in the Air)。

這款「星宇香」,以家的清新,結合宇宙間的寧靜感為發想,選用皮革、針葉、檀香和紫羅蘭等各種元素,聞來既有身處高山間的清新感,也有回到家的恬靜感。

星宇航空公關長聶國維便說,星宇香香氣宜人,不是太濃郁,要慢慢體會,才感覺得到,「我們每天有不同員工去試三種香味,最後投票選出現在這個氣味。董事長(張國煒)和我都非常喜歡。」

操刀星宇香的,是P.Seven創辦人暨社長潘雨晴。

初見張國煒 對方拍照讓出C位

發表會當天,張國煒僅是與她初次見面,便熱切拉著她拍照。全場大合照時,張國煒更主動讓出「C位」,讓潘雨晴站在正中央。

圖/P.Seven創辦人暨社長潘雨晴(前排右三)、星宇航空董事長張國煒(前排右二)。星宇航空提供圖/P.Seven創辦人暨社長潘雨晴(前排右三)、星宇航空董事長張國煒(前排右二)。星宇航空提供

享有特別禮遇的潘雨晴,其實差點來不了發表會。

原因是九月底,P.Seven跟著誠品生活,店面開到了東京日本橋。首度赴日設櫃,開賣一週,所有香水包括經典產品──以台灣金萱茶製成的「茗香水」,統統被搶購一空,讓她多花了一些時間在日本忙著調度商品。日本電視台因此特別報導她,盛讚她是「天才氣味設計師」。

同一時期,王品旗下的新品牌、高端餐廳「THE WANG」開幕了。空間中的專屬香氛「The Wang signature perfume」,同樣由潘雨晴設計。

另外包括去年坎城影展《台灣之夜》外賓禮,以及今年紐約時裝週秀場指定貴賓禮,也都採用P.Seven的香水。

圖/2018年坎城影展《台灣之夜》外賓禮為P.Seven香水。取自國家電影中心 Taiwan Film Institute臉書圖/2018年坎城影展《台灣之夜》外賓禮為P.Seven香水。取自國家電影中心 Taiwan Film Institute臉書

2012年創業,至今七年,39歲的潘雨晴每回現身,仍是一貫的脂粉未施,永遠穿著那101件襯衫和背心,腳踩球鞋,說話時還帶有些微台灣腔。她和大眾想像身穿時尚套裝、腳蹬高跟鞋的精品從業人士,完全不同。

一身淡素的潘雨晴,究竟有什麼魔力,讓各大品牌趨之若鶩?

來自花蓮富里的她,從小對世界就有敏銳的觀察力,她常跑去看海,看累了就睡在海邊,隔天清晨起來,直接欣賞日出;她也會花一個下午,觀察螞蟻,思考螞蟻在幹嘛、要去哪裡。

國中時,阿姨送了她人生第一罐綠茶香水,那是她第一次接觸的香氣。她興奮得每天上學前,都不忘噴上,久而久之,味道成了她的標記,也讓她對氣味產生興趣。

北台科學技術學院(現為台北城市科技大學)應用外語系畢業後,潘雨晴輾轉在翻譯社、旅行社工作過,27歲時,她進入圓山大飯店的千江月茶行,展開五年茶道師生涯。

讓張國煒、誠品都折服的花蓮富里女孩──天才氣味設計師潘雨晴圖/潘雨晴因為茶道師的經歷,意外開啟對嗅覺的新想像。

學習茶道,領她進入嗅覺新世界,她發現,茶的層次多元,從嗅聞、停留在舌尖和喉頭,以及留在杯底時的味道,統統不一樣。

同時,在飯店工作,讓她時常碰到極具影響力的達官顯要,想和這些顯赫人物一樣,運用自身能力幫助他人的理想,就此萌芽。

為了延續品茗帶來的感動,並試著對社會產生小小影響力,潘雨晴興起創業念頭。最終,她選擇和茶道一樣,需要嗅覺的「氣味設計」做創業主題,並以世界知名的台灣茶製香。

P.Seven的取名相當有意思。「7」在《聖經》裡有新生、開始之意,佛教的解讀則是圓滿,「我想有一個圓滿的開始,P代表我的姓『潘』,則是想讓人知道我從哪裡來,」這和潘雨晴想向世界傳遞「台灣文化」、發揮影響力的理念不謀而合。

先有故事再有味道 走一條不同的路

非正統調香出身的背景,確實讓她走出一條與眾不同的路。

「一般品牌調製香水,會專注配方,強調原料取得的困難,但我都是先有故事,再有味道,」潘雨晴指出,P.Seven花費一年半才完成的經典「台灣茗香水」,是她用香水說的第一個關於台灣的故事。

茗香水的前調,有台灣檜木、杉木等元素,讓人一聞到,腦中就浮現台灣的高山、森林;中調則用了能代表台灣文化的金萱茶,底調加入柑松、麝香等元素,以「墨」的意象作結,象徵台灣濃沉的人情味。

圖/潘雨晴以台灣各種代表性元素,調配出專屬台灣的香味。取自P.Seven臉書圖/潘雨晴以台灣各種代表性元素,調配出專屬台灣的香味。取自P.Seven臉書

有趣的是,調製香水有固定的前中後味組合,木質調香味通常放在後味,偏偏潘雨晴堅持將木質調擺在最前面,完全不符合調香邏輯,「所以我和調香師一開始都在吵架,但後來調出茗香水,大家都非常滿意,」她哈哈大笑。

另外像代表原住民文化的「獵」「泛靈」、客家文化的「細妹安醬」等香水,潘雨晴會加入馬告、檳榔花、檳榔葉、菸草等其他品牌根本不會使用的原料。

「她沒受過正統氣味訓練,就沒有框架,反而帶來意想不到的驚喜,」P.Seven執行總監張容榕觀察。

在視覺聽覺外 推氣味企業識別

潘雨晴也是亞洲少見提出「氣味企業識別」(Scents of Corporate Identity System)的氣味設計師。她解釋,亞洲品牌較注重視覺、聽覺企業識別,例如Logo、音樂,往往忽略嗅覺,但國外包括W Hotel、香格里拉飯店等,早就以專屬香氛,做為企業識別的元素之一。

隨著時代演進,世界愈來愈多彩多姿,當用視覺記憶品牌有難度時,「如果品牌有獨特味道,走進去一聞,立刻知道這是星宇航空、那是THE WANG,就是氣味設計的價值,」潘雨晴說。

THE WANG經理高長宏也認為,嗅覺透過大腦掌握情感與記憶,會影響顧客對產品及品牌價值的認識。

圖/P.Seven香水位於台北松江路巷內的四坪起家厝。取自p.seveninstagram圖/P.Seven香水位於台北松江路巷內的四坪起家厝。取自p.seven  instagram

用香水傳遞台灣文化,打破西方寡占的香水市場,是潘雨晴的初衷。2013年,參加台北魅力展後,P.Seven尤其受到香港人與日本人喜愛,隱身在台北松江路巷內的四坪起家厝,每天有幾十個人上門買香水,大多是日本與香港的觀光客。

張容榕分析,西方的精品大牌,香味通常較張揚、濃厚,常常人走了,香味仍在。相較之下,亞洲人性格低調、內斂,P.Seven的沉穩調性,只有周遭親密的人才聞得到,因此廣受亞洲人喜愛,就有日本人特別感謝P.Seven出了他們能用的香水,「不少日本人說,P.Seven是初戀,是生命中的第一支香水,」張容榕說。

雖然受到香港、日、韓客歡迎,生性謹慎的潘雨晴坦承,這次跟著誠品去日本橋設櫃,她其實考慮很久。

創業路上,她始終有多少錢做多少事,剛開始,為了維持公司營運,她甚至得經營副業,在臉書上賣大閘蟹、拉拉山水蜜桃,假日就去帶旅遊團;員工都先從身邊的人找,不是親朋好友,就是故鄉鄰里,一直穩扎穩打,雖然會有日本人專程來台灣買香水,但無法確認去日本設櫃,人家會不會埋單?「這次去,真的是賭一把,」潘雨晴說。

圖/潘雨晴在誠品生活日本橋裡的櫃位大受日本客的歡迎。取自p.seven instagram圖/潘雨晴在誠品生活日本橋裡的櫃位大受日本客的歡迎。取自p.seven  instagram

目前看來,潘雨晴賭對了。儘管P.Seven在日本訂價超越西方經典品牌,一瓶含稅、22毫升的茗香水要價14000日圓(約台幣3940元),仍大受歡迎。

在誠品生活日本橋裡,六坪大小的櫃位,生意好到要潘雨晴親自站櫃,引來粉絲爭相合照;那些擠不進去的顧客,只能去P.Seven的IG聲聲呼喚:「什麼時候才能買到產品呀?」

「沒想到日本客人居然都願意先付錢,等貨到再取貨。我們店員現在等於在賣空氣耶!」張容榕開玩笑稱。

潘雨晴這個來自花蓮鄉下的女孩,用一貫的內斂、低調,在向來由西方說話的氣味領域,搶下一片天。

潘雨晴 出生:1980年 學歷:北台科學技術學院(現為台北城市科技大學)應用外語系 經歷:圓山大飯店千江月茶行茶道師 現職:P.Seven創辦人暨社長 成就:2018年坎城影展《台灣之夜》外賓禮;2019年紐約時裝週秀場指定貴賓禮;為星宇航空、THE WANG等品牌操刀氣味設計;2019年9月進軍日本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新創企業軟實力張國煒日本誠品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