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台灣要的不是迪士尼樂園!魏德聖將用「豐盛之城」打造台灣人的共同記憶

用最深的電影夢紀念台灣這塊土地
文 / 魯皓平    攝影 / 魯皓平
2019-11-01
瀏覽數 25,800+
台灣要的不是迪士尼樂園!魏德聖將用「豐盛之城」打造台灣人的共同記憶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2008年,魏德聖以《海角七號》一片締造至今無人能敵的5.3億國片票房冠軍;2011年再分別以《賽德克巴萊(上):太陽旗》、《賽德克巴萊(下):彩虹橋》合計創下8.1億的輝煌紀錄,他善於利用對台灣土地的熱忱和情懷,勾勒一齣齣扣人心弦的經典和震撼。

從《海角七號》、《賽德克巴萊》、《KANO》到《52 Hz I Love You》,魏德聖總是嘗試在不同的題材中,運用多元的片型交織溫暖的力量。雖然是半路出家,學生時期所學又與電影毫無相關,但靠著自我學習和多年沉潛的底蘊和歷練,他所創造的電影夢,正寫下台灣影史上非常重要的里程碑。

然而,魏德聖的夢還不僅止於此,有鑑於電影的壽命往往只存在上映的當下,檔期的時機也牽涉各種機運的碰撞,為了讓作品的影響力能夠長久、帶動整體產業發產,他決定開啟「豐盛之城」歷史文化體驗園區計畫,用最宏觀的概念,在台灣開墾歷史邁入400年的2025年,創造無限感動。

多元的文化園區 讓電影不是曇花一現

台灣要的不是迪士尼樂園!魏德聖將用「豐盛之城」打造台灣人的共同記憶

魏德聖和他的「豐盛之城」概念模型

所謂的「豐盛之城」,主要是依照魏德聖所創作之《台灣三部曲》為藍本,運用電影元素與拍攝場景,打造出一座結合歷史、文化、藝術、教育、觀光、娛樂、遊戲、電影、科技、建築等十大領域元素,成為一座複合式的娛樂場域;並結合影城、飯店、劇場、餐廳、街廓等娛樂式體驗,透過時代的映照,營造出台灣大航海時代的輝煌樣貌。

魏德聖有感而發地說,多年拍電影下來,他覺得電影工作者就像是個毛毛蟲,辛辛苦苦地吃著樹葉、好不容易長大,再花了好多時間把自己變成繭,蟄伏已久才幻化為蝴蝶,結果卻只活了一星期……

「我不希望電影的壽命只是在最光鮮亮麗的時候綻放,像是《賽德克巴萊》的霧社街景搭好了,最後還是必須被迫拆除,因此,如何能延續電影的壽命非常重要。」

他表示,電影不應該只是在票房上對賭,而是應該想像讓電影成為百老匯的音樂劇,可以歷經時間的洗禮,長久慢慢地發酵,同時帶動周邊的環境、場景,創造跟電影互動的環境,達到整個產業最大的效益。

回歸土地 拍出台灣人祖先的記憶

台灣要的不是迪士尼樂園!魏德聖將用「豐盛之城」打造台灣人的共同記憶

「豐盛之城」以《台灣三部曲》為藍本,喚醒這塊土地最深層的記憶

台灣要的不是迪士尼樂園!魏德聖將用「豐盛之城」打造台灣人的共同記憶

台灣要的不是迪士尼樂園!魏德聖將用「豐盛之城」打造台灣人的共同記憶

整個園區完工後,會讓遊客彷彿身在17世紀的台灣

「我都已經50歲了,我希望能終結過去每三年交一次作品的輪迴;身為台灣人,我能為這塊土地留下什麼?我覺得這是我此生最重要的願景,一個能讓所有人都產生共鳴的記憶。」

魏德聖說,拍《賽德克巴萊》的時候,看到了熟悉又陌生的台灣,拍完的第一個感受是,終於可以對事件的人物有所交代,「但反過來想,那我的祖先呢?我完成別人祖先的故事,那我的祖先呢?」

「真正讓我覺得非完全投入不可,無論如何我也都要去做的,就是《台灣三部曲》。」

魏德聖正計畫要拍攝的這三部曲,分別是《火焚之軀SIRAYA》、《鯨骨之海TEYOUAN》、《應許之地FORMOSA》,講述的主軸為西拉雅獵鹿勇士呢喃、漢人海盜郭懷一、荷蘭傳教士楊恩──這是橫跨半世紀,超越族群的大航海時代,綜合了三個族群、三種不同的觀點。

透過「豐盛之城」讓大家回到17世紀的台灣

台灣要的不是迪士尼樂園!魏德聖將用「豐盛之城」打造台灣人的共同記憶

他分享,這兩年來一直在寫計畫、探討整個概念的可行性,也尋覓了全台好多地點,最終決定在台南後壁紮根,「我想蓋一個可以永久保存的園區,周邊景點豐富、交通方便,它可以是個影城、是遊樂場,更是一個度假村。」

「整個計畫可以說是一片海洋、二座城堡、三種文化、四個村落、五部電影(包含紀錄片和動畫片)。」魏德聖說。

在「豐盛之城」園區中,魏德聖將打造出規模巨大的台江內海,再將挖出的土地造山,把17世紀的台灣、荷蘭東印度公司所營造的歷史,還原至現今的舞台上。

因此,遊客將能重新漫步在海灘邊,欣賞熱蘭遮城、普羅民遮城、大灣市鎮、赤崁聚落、海盜村和西拉雅部落,並讓此地成為永久放映《台灣三部曲》的據點,進而延伸出特色主題區、體驗、表演與節慶活動。

而這整個BOT案為期50年,總預算會高達135億,但他也感歎地自嘲說,「我《賽德克巴萊》扛個7億就扛的要死了,我口袋空空,這100多億要怎麼扛?」

「但是,我想要讓電影產業變活水,不想要再被人秤斤論兩。」魏德聖希望創造一個機會給自己,讓電影永遠被放映著,再加上全球的旅遊人潮,達到觀光旅遊上的最大效益。「讓大家一起重回台灣的黃金年代。」

台灣要的不是迪士尼樂園 而是代表土地的回憶

台灣要的不是迪士尼樂園!魏德聖將用「豐盛之城」打造台灣人的共同記憶

他舉例,當年的《海角七號》,讓「阿嘉的家」遊客紀錄最高一個月達到52萬人次,讓恆春的產值一年達到40億元,當時還有各種電影套裝行程;而《賽德克巴萊》的霧社街,當年在拆除之前開放了半年,就吸引了38萬人次,光門票收入就高達7500萬元──因此「豐盛之城」的效益,勢必能有非常可觀的成績。

而在整個亞洲,光迪士尼樂園就遍佈於東京、香港、上海,環球影城也在大阪、新加坡有據點,這密度讓台灣已經不需要再有相同的遊樂園。

他說,談到台灣,你會帶外國朋友去什麼樣最具代表性的景點?魏德聖企盼「豐盛之城」的宏觀理念,能夠締造文化上的最大意義,「我就是不要摩天輪、不要雲霄飛車,我想用更有文化的東西創造歷史,台灣要的不是迪士尼樂園,而是最能代表這塊土地的回憶。」

你能想像,自己能親自走進一個台灣的時代裡,「如果能創造這樣的空間,讓住在裡面的遊客每天在17世紀裡面的台灣醒過來,這才是一個真正能紀念這片土地的一個園區。」

最後,魏德聖被詢問到,若最後這整個計畫虧損、做不起來該怎麼辦?

「都已經決定要做了,怎麼可以想著自己辦不到?這是一個毫無退路且一定要成功的計畫。」魏德聖充滿自信地說。

台灣要的不是迪士尼樂園!魏德聖將用「豐盛之城」打造台灣人的共同記憶

當年《海角七號》所締造的國片票房,至今還是無人能敵的成績

台灣要的不是迪士尼樂園!魏德聖將用「豐盛之城」打造台灣人的共同記憶

《賽德克巴萊》的成功,更突顯他對這塊土地的深情和熱愛

台灣要的不是迪士尼樂園!魏德聖將用「豐盛之城」打造台灣人的共同記憶

為了這整個計畫,《台灣三部曲》的劇本和分鏡圖,魏德聖都已完成

(圖片提供:果子電影)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電影人物專訪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