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台東縣長黃健庭首度證實:「沒錯,郭董副手就是我」

黃健庭:「郭台銘會是很好的總統,卻是很不稱職的總統候選人」

文 / 李建興王昱翔   攝影 / 陳之俊、賴永祥、蘇義傑   2019-09-24
黃健庭:「郭台銘會是很好的總統,卻是很不稱職的總統候選人」

8月31日黃健庭答應擔任郭董副手的那個晚上,他送了一本聖經給郭董。(圖右為黃健庭夫人陳怜燕)黃健庭提供



原本蓄勢待發準備參選2020總統的鴻海集團創辦人郭台銘於9月16日深夜11點發布退選聲明。為何退選?各界有不少猜測,包括是否找不到副手?《遠見》獨家採訪前台東縣長黃健庭,他首度證實,他就是副手,並分享成為副手的過程,以及郭台銘宣布退選前最後七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讓郭台銘決定退選的關鍵是什麼?

原本各界以為即將擇期宣布參加2020總統大選的鴻海集團創辦人郭台銘,上週跌破眾人眼鏡。他先於9月12日宣布退出國民黨,大家預期他將在9月17日前到中選會領表登記參選,卻在9月16日深夜宣布退出總統大選,結束了自4月17日受頒國民黨榮譽黨員並宣布參與國民黨初選後,整整五個月的選戰之旅。

一開始各界猜測,郭董宣布退選是因為找不到副手人選。但17日晚上,郭董幕僚證實,「副手早在二個星期前確定」。直指人選是前台東縣長黃健庭。

第一時間,黃健庭成為全台媒體追問的對象。記者拚命連環CALL,黃健庭第一時間關機,還在Line上俏皮回應:「睡覺了,別問了!」當晚,這個截圖就在各大社群媒體瘋傳。

黃健庭首次證實:「沒錯,郭董的副手就是我」。

只是郭董為何找上黃健庭?兩人早有交情嗎?

到底郭董副手是否真的是黃健庭?黃健庭近日選擇接受《遠見雜誌》獨家專訪,親自揭開答案,「沒錯,郭董的副手就是我」。文膽甚至已將郭台銘和黃健庭參選宣言準備好了。那為何第一時間迴避記者追問,選擇沈默,不願證實?從政23年,擔任過三屆立委、二屆台東縣長的黃健庭,重視分際,他一開始覺得:「要說也是郭董自己來說,哪有副手自稱是副手的……?」不過,後來郭台銘看到新聞,就對黃說:「健庭,這本來就是事實啊,你就大大方方承認吧!」

首先《遠見》問,郭董為何找上他?是否兩人早有交情?答案令人意外。「你們很難相信,我和郭董在之前從未見過面,」黃健庭說。

郭台銘4月17日決定參與國民黨初選後,幕僚開始安排下鄉行程,從偏鄉先行。由於永齡慈善教育基金會執行長劉宥彤(Amanda)與黃健庭夫人陳怜燕(小燕),因尼伯特風災時,永齡協助台東,兩人結緣:「因此Amanda就找上小燕,希望安排兩天的下鄉行程。」

圖/郭台銘5月參加國民黨總統參選人初選時勤跑基層,下鄉和農民聊天。

有趣的是,當5月15號黃健庭夫婦前往台東機場接機時,郭台銘第一時間還認不出黃健庭,經幕僚引見,才恍然大悟:「哇,這麼年輕!」據了解,原本郭台銘想效法馬英九「long stay」,一開始還提出想住黃健庭家,但由於當時黃健庭才剛從縣長公館搬到自己住家,家中堆滿了卸任後的雜物,深怕委曲了「首富」,而改安排住台東原住民會館,也藉此讓郭台銘多體察原民文化。

「我這邊真需要人」 郭台銘邀請黃健庭協助 

黃健庭近身觀察:郭董可以是很好的總統 卻是非常不稱職的候選人

5月15日、16兩天行程後,黃健庭原以為兩人很難再見面,沒想到,郭台銘主動來電:「我這邊真的需要人,可不可以請你來幫忙?你能不能抽個時間來,我們邊吃飯邊聊。」

盛情難卻下,黃健庭赴約。沒想到,在首富家中吃的不是山珍海味,而是用餐盤盛裝的三菜一湯簡餐。幾次相處,黃健庭發覺,郭台銘侍母至孝:「常常時間一到,就說:『我得回家陪我媽媽吃飯了!』」

其實卸下縣長後,黃健庭本想過退休生活,四處演講、到教會分享,偶爾出國、在家裡多看點書。但黃健庭對郭台銘願意卸下跨國企業家身分,為台灣奉獻,心想「或許他能跳脫傳統的藍綠政治人物,為台灣找一條出路」,因此答應幫忙。 

幾個月近身觀察,黃健庭深深覺得:「他可以是很好的總統,卻是個非常不稱職的候選人,尤其是在台灣當今這樣不理性的選舉文化和政治環境下。」  

黃健庭觀察,一心想做事的郭台銘,常常找各種學者、找智庫來討論國政,一直想複製企業模組。但選戰幕僚都很急,一直要他下鄉,去走夜市啊……「雖然我也不是老政治人物,但我起碼當過六次候選人,知道候選人要做什麼才有選票,」黃健庭說。

黃健庭說,郭台銘為了國政很用功,只要善於用人、有大方向,一定會是很好的總統。但當時還在初選,「我嘗試跟他講,治國的人才跟打選戰的人才不一樣,那些以後可以幫你治國的人,不見得適合來打選戰,也不見得一開始願意來打選戰。」

另外,黃健庭透露,信仰SOP的郭台銘,一有民調公布,就想花精力分析,找出問題,而黃健庭總會勸郭:「民調是反映這幾天的,不是三個月以後的。你現在要趕快做改變三個月後的……」

黃健庭對郭董的第一印象:親切首富,世界級格局

卻是政治素人到離譜的程度

郭台銘在台東、花蓮考察兩天,黃健庭全程作陪,發現了不一樣的郭台銘:「一個世界級的跨國企業家,竟如此親民,而論政治,他簡直『政治素人』到一個離譜的程度!」

當時,黃健庭幫郭台銘安排跟中小企業主座談,面對滿滿的企業家和媒體,郭台銘竟直言不諱:「經營企業和經營城市一樣,不能一直講發大財啊!」當下,揑了一把冷汗的黃健庭心想:「這多敏感啊~」孰料,郭台銘接著說:「高雄哦,如果黃健庭來做,一定比韓國瑜好!」

圖/黃健庭貼身觀察郭台銘,覺得他會是很好的總統,卻不會是很稱職的總統候選人。

更訝然的是,郭台銘又當著台東人面說:「如果我當總統,台東不會是我的priority(優先)!」黃健庭當時愣了一下,心想:「你是來競選拉票的!一般政治人物不會這麼說話的!」

果然這些話後來被大作文章。深闇郭台銘原意的黃健庭,在國民黨初選時還寫了一波文宣幫郭解釋,他說,郭台銘想表達的是,國政的優先順序,必需儘快和美、中、日等國取得關稅互惠協議,打贏區域貿易,他還希望儘速調整台灣產業結構,為未來20年的發展定調,至於地方建設就授權給地方作。

自那次領教郭台銘的心直口快後,黃健庭之後總會提醒:「郭董,待會有媒體哦,講話要留心哦。」但似乎無濟於事:「他真的是很不政治,覺得政治就是要來服務經濟的,他覺得台灣唯有把經濟搞好才能成功。」

8月26日,郭董正式邀請黃健庭任副手;8月31日黃健庭正式答應

但答應前,為何黃健庭幾天幾夜無法入眠?

雖然郭董初選輸給了韓國瑜,但更多的聲音卻鼓勵再戰下去,因為支持者認為,初選機制對郭不盡公平,郭辦原先提出8點建議,完全沒被黨中央接納,例如納入手機民調,使得初選淪為接電話比賽,加上民進黨下令,只要接到電話,都灌給韓國瑜的傳聞不斷。

初選後,郭台銘馬上出國散心,原以為事已落幕的黃健庭,自然回台東了。直到8月14日受侯友宜之邀,赴新北市幫300多個主管演講,郭台銘得知後,打電話給黃健庭:「你看你做這麼好,不是只有我看中你,連侯友宜也請你去演講。」接著又說:「既然你在台北,我們吃個飯好不好?」那次在郭家的聚會,郭台銘當著許多人的面,冷不防說:「誰說我沒在找副手,那個健庭也在我名單裡面啊。」

當下黃健庭以為只是開玩笑的話,完全沒在意,孰料居然在8月26日,郭台銘正式邀請他擔任副手。但郭隔天就去中東,要黃別急著說NO,「拜託我認真思考一下,回來再給他答案。」

這起邀請,讓黃健庭幾天幾夜都無法入眠。原本卸任公職後,以為從此要自在過日子,這一答應,很可能得脫黨參選,「但最重要的是,我能為郭董加分嗎?」

但後來黃健庭明瞭,郭台銘考慮是二人的互補性與契合性。郭是政治素人,黃有政治的歷練又當過首長,另外從地域性、省籍和年齡都能互補,而黃曾待過企業,也能與郭語言相通。篤信基督教的黃健庭,經過多日思考,與牧師們禱告,終於在8月31,郭台銘回國日,答應出任:「他(郭)非常開心,只是我要求得保密。」

圖/前台東縣長黃健庭(右)接受《遠見雜誌》獨家專訪時首度對外證實:「沒錯,郭董副手就是我。」

黃健庭:郭台銘退選關鍵有三個

還原9月10日到17日發生了什麼事?讓郭台銘決定退選

一開始,在郭台銘的參選計畫中,「不主動退黨」是內部共識。當初郭陣營想的是,將發動連署,達到100萬人就參選,沒有,就不參選,「這代表至少已有100萬人具名希望郭台銘選,這就是正當性,不是黨提名,而是人民徵召提名,」黃健庭說。

但隨著到中選會登記參選的最終截止日(9月17日)逼近,黑郭勢力愈演愈烈,也讓郭董情緒波動愈來愈大,對於參選與否陷入天人交戰。

9月10日,郭還召集所有幕僚,要每個人一一表態,到底要不要選下去?

9月11日,郭台銘邀請前總統馬英九到郭家一聚。當天,只有郭台銘、黃健庭、與馬英九三人。郭台銘主要向馬請益:「你當總統當了八年,很多理想都推動不了,到底是為什麼?我選總統,是真的想做事、想做改變,你告訴我政策沒辦法落實的原因是什麼?」

但馬英九卻一直力勸郭台銘退選,呼龥郭要團結,並指出:「分裂的國民黨一定輸,到最後敗選的責任全部你要扛,而且你也沒有把握可以選得贏啊……」即使如此,黃健庭表示,郭台銘當天仍未做成選或不選的決定。

9月12日,包含連戰、馬英九、吳敦義等31位國民黨大老連署勸郭退選,讓郭台銘非常生氣。因為這31人中,有幾個前一刻還擔心韓國瑜勝算不大,要他參選到底,買雙保險。怎知,一面諄諄勸進,卻又公開義正辭嚴勸退,叫郭台銘情何以堪?他氣的當天就宣布退出國民黨。

圖/黃健庭首次透露郭台銘退選的內幕。

「你知道郭那個性……一氣之下就認為不跟你(國民黨)玩了,不要在那邊糾纏不清了啦……」黃健庭說。

不過,外界很好奇,退黨不就等於要參選了?為何又峰迴路轉,不選了?

黃健庭觀察,讓郭台銘下定決心退選的關鍵有三。「在中秋節連假,孝順的郭台銘陪媽媽在家裡打麻將,郭媽媽前陣子住院住了兩個月,但他覺得自己應該更多的時間陪媽媽、陪家人、抱孩子……」

「第二,郭台銘覺得香港抗爭已無可收拾,事情持續或更惡化,他無法掌控,卻可預見將保送小英。第三,他發現台灣的選舉文化無法好好討論政策,政策無人關注,每天都要應付無聊的口水抹黑,也讓他灰心失望。」

黃健庭娓娓道盡:「事後看來,我覺得郭台銘很勇敢,你看他弓已經拉這麼滿了,能收回來,其實要有勇氣、智慧!」

據黃健庭觀察,郭台銘忽然退選,對原先的合作夥伴柯文哲很抱歉:「他認為他沒有留足夠的時間讓對方(柯文哲)應變!」

9月15號晚上,郭台銘已經決定退選。16日上午11點,他第一個對柯P講,下午再約黃健庭,晚上和郝龍斌及趙少康見面。

原定9月17日才對外宣布退選,但因消息已走漏,只好16日晚上11點網路發佈正式宣布退選。

圖/郭台銘退出總統大選後,仍將持續關心台灣的未來。

雖退出總統大選 仍擘劃台灣未來

成立郭台銘學院 繼續貢獻台灣

回顧與郭台銘從素未謀面到併肩作戰的四個月「政治奇幻之旅」,黃健庭說:「可以在郭董身邊説真話、做義工、當朋友很開心。初選時自掏腰包幫郭在台東打了一波文宣,只因為我們理念相符!」

「我相信對郭董、對我來講,沒有白走這一趟啦!」因為儘管9月16日退選了,但郭陣營並未退散,所有當初提出的政見,如「0~6歲國家養」「100億身障保險基金」「解決勞保年金破產」「新十大建設」……等政策都將持續研究,提供未來政府參考。因此,團隊正打算成立TGI(Terry Guo Institute,暫名郭台銘學院)持續擬定好政策、監督政府。

據了解,未來TGI將可能有三個部門,一是智庫,一些之前就加入的學者專家將持續奉獻,推動議題;另外,將有一個人才養成的機構,培養台灣的年輕人,第三,創辦自媒體,藉此管道將理念發佈出來。

最後,黃健庭有感而發:「郭董絶對是個勇士,但選舉對他是個錯誤的戰場,他也是個巨人,決定不選以後,很平安、很平靜,立刻專心投入接下來要做什麼事情……」。

問黃健庭,郭台銘會不會參選2024總統大選?黃健庭十足有深意地說:「明天的事,只有上帝知道。」

黃健庭擔任郭台銘副手的競選宣言曝光了 

8月31日黃健庭正式答應郭台銘擔任副手,經過幾天幾夜失眠的考慮後,他做好背水一戰的準備,甚至已擬好競選宣言。這段沒有機會曝光的宣言內容是怎麼寫的?《遠見雜誌》獨家取得競選宣言如下:

23年前,我做了一個非常冒險的決定,放棄了在金融界舒適安穩的工作回鄉參選,從國大代表、三屆立法委員,再到二任縣長,我把最菁華的歲月都奉獻給我的家鄉。感謝主,我真的翻轉了台東,她不再是又老又窮的城市,而是全台失業率最低,國際能見度非常高的幸福城市。我慶幸當年沒有選擇小確幸,能夠成就台東的改變,使我心滿意足。 原以為可以從此過著愜意的日子,當郭台銘先生邀請我出任他的副手時,我非常意外,思考多日,禱告再禱告,最後,我決定和他一起踏上四個月冒險之旅,而這次是為了更大的使命,為了中華民國的未來、為了2300萬台灣人的幸福赴湯蹈火。 其實我和郭董今年5月15日他來台東時才相識,雖然時間很短,卻極為投緣,可能因為我有企業的背景、海外工作經驗,頻道相通。數次和他一起用餐,你難以想像首富家吃的清淡又簡單,而晚上他總是先陪媽媽吃飯再和我們開會,四代同堂的畫面使我羨慕不已。這些日子我看見巨人溫柔的一面,在他的心中家庭價值無比重要。 郭董選擇我作為副手,當然是看重我有國會歷練和地方治理經驗可與他互補。此外我們對台灣需迫切改變因應的政策理念相同,在初選階段都整理成國政報告。打從心裡知道他會是一個格局不同的領袖,一位可以創造經濟、確保和平的總統,是我支持郭董最大的理由。 今天的國會生態,少數民意可以綁架政府,公投結果不用執行;從中央到地方放任財政惡化,人人比賽做散財童子,沒有人告訴台灣的年輕人,他們40歳時還有沒有勞保可以領?有沒有健保可以用?為什麼上千億軍購的預算一定要過?2050年的台灣會是什麼景況?什麼才是我們的優先順序?誰可以打破舊勢力、創造新時代?郭台銘可以。 我相信無私、無政治包袱的郭台銘可以改變公務文化,以企業家的遠見擘畫經濟藍圖、以老練的國際折衝能力,使台灣在各樣經貿、內政、外交危機中化險危夷、轉敗為勝。我很佩服這位跨國企業家,寧可放下首富的日子,來應徵全國最辛苦的公僕,我覺得台灣人應該有選擇他作為總統的選項,我願意成就這件事。 他是政治素人,而我是縣府同仁口中「最不政治的政治人物」,算是另類的速配。從政23年來,我不競爭國民黨中常委、不上政論節目、不花心力經營網路聲量,只專心讓台東變得更好。我的服務、施政和用人向來不分藍綠,我甚至邀請曾經二度和我競選立委的對手許瑞貴擔任我的政務官──建設處長和農業處長。家和萬事興,黃健庭執政的9年,台東人敢做夢、公務員敢做事、地方上一片和諧,而這也是我和郭董共同的信念。中道的力量是台灣的盼望,國家利益應在政黨之上,更在個人之上,政黨存在的價值,應該是為國舉才、為民興利;政治人物最重要的工作是謀求國家社會人民的福址,不是嗎? 儘管脫離國民黨和郭董搭檔參選會受到責難,但我仍選擇加入郭陣營,在郭董身邊說真話、做義工,企盼凝聚超越藍綠的力量改變台灣。 健庭非常感恩中國國民黨過去六次提名我,而我不只以努力勝選來回報,更以好成績-入選商周好立委榜、遠見五度五星縣長等榮譽來增添黨的光彩。 最後,真心祈求上帝賜我們勇氣和智慧改變台灣,祝福中華民國世世代代平安豐盛。

關鍵字: 人物專訪政治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