彰化縣長王惠美直言敢做不畏罵名,蹲低只求三年翻身

文 / 王昱翔李建興      2019-07-23
彰化縣長王惠美直言敢做不畏罵名,蹲低只求三年翻身

彰化縣長王惠美。彰化縣政府提供



「沒關係啦,第一年總要蹲馬步、總會被誤解,只希望未來縣民能明瞭縣府的用心……」

去年11月,新科彰化縣長王惠美以53.17%的得票率、九萬多票差距,終結了前縣長魏明谷的連任之夢。但迫切渴望新局的彰化縣民,似乎沒留給她蜜月期。

上任半年多來,彰化藍綠各半的政治結構,儼然成了王惠美的緊箍咒,不少施政決策都激起了正反火花。在反對勢力的重砲批判下,她在《遠見雜誌》2019年縣市長施政滿意度調查中,排名末段班。

但王惠美作風內斂,在面對排山倒海的冷嘲熱諷時,多半選擇冷處理,更讓對手、政敵得以大作文章。

好比今年三月時,屏東縣長潘孟安因主辦「台灣燈會」,滿意度大增,打下漂亮一仗,孰料同時間,王惠美竟婉拒2020年的台灣燈會主辦權,惹得彰化縣議員怒斥為「鎖縣主義」。儘管王惠美以財政困難為由,尋求縣民諒解,但仍無法及時滅火。

再如前朝風風火火的離岸風電政策,王惠美也主張謹慎審核,不該冒然放行,此舉又招來「反商」「反綠」的罵名。

圖/彰化縣政府提供。

挨了半年悶棍,幕僚十足心急,頻頻建議王惠美主動面對群眾與媒體,直接論述決策的原由。

其實今年元月起,長期關懷台灣22縣市競爭力動態的《遠見》,就企畫一系列新科縣市長採訪,但王惠美一直婉拒受訪。直到七月初,她才打破沈默,把首次雜誌專訪給了《遠見》。

當記者走進縣長室,王惠美一開口就如同關不掉的水龍頭,侃侃論起彰化縣近況,從農、工等地方產業、備受討論的流浪狗,一路聊到財政問題。可見從1998年起歷任彰化縣議員、鹿港鎮長、彰化縣立委的她,對地方事務十分熟悉。

而此刻她最擔心的是財政。她直指嬴弱的財政最是當務之急,不諱言:「我覺得彰化再這樣下去,人口絕對會被台中磁吸去的!」

去年接任縣長時,王惠美便面臨高達257億元的龐大債務,她花了整整一個月盤點各項預算和花費,盡可能壓低不必要的開銷:「我今年都不控管節流,明年就爆了啦!」她說。

為避免步上苗栗縣舉債過高、最後遭致中央介入控管的後塵,她大刀闊斧地刪減各項花費,「我如果(財政)爆了,又像苗栗被中央接管的話,我幹嘛幹縣長?因此,我不管內部的反彈,也堅持要緊縮目前的縣政花費!」

述及敏感的民調數字,王惠美不改直性子,一語道破地說:「我問你啦,我如果以前怎麼做、現在繼續照做,我的『不滿意度』不會那麼高啦!」

王惠美接著細數:「我那時候為什麼民調那麼差,第一個369(敬老金)要砍嘛、第二個我燈會不做嘛、第三個我開始減少一些補助嘛……」儘管她深知改革勢必引來民怨,但她以過去擔任鹿港鎮長的歷練判斷,在數任前朝留下的數百億債務當前,這些是必要的犧牲。

熟諳王惠美個性的彰化縣新聞處科長賴如雅感嘆道:「我跟他講,上次民調成績出來,你下半年不衝,那整個聲勢拉下來就慘了。」但王惠美仍不改為所當為的堅持,淡然回應:「我先做,後面三年再來再宣傳,也沒關係啊。」

雖然民調沒給王惠美好臉色,但行動派的她,對民情的在乎,並不亞於幾位五星首長。據幕僚指出,她每天上午七點就開始跑行程,常近午夜時分才回家。

「有時候我們上面在聽東西,哇這個方案要四百萬、那個要幾百萬,會覺得說怎麼花這麼多錢,」但親身走訪民間,就會發現施政的盲點和漏洞,才了解什麼錢該花、什麼錢不該花?

提到為何拒絕舉辦2020年燈會,彰化縣新聞處長張志昇替王惠美委屈:「當年卓伯源任縣長,(鹿港)燈會那一年,也是她(王惠美)辦的啊!」他表示,2012年的「台灣燈會在鹿港」,正好是王惠美擔任鹿港鎮長時,所以論定王惠美不懂燈會,似乎過於武斷。

張志昇進一步解釋,正因為王惠美曾籌辦過燈會,比其他首長更明白燈會的利與弊;「他那時候跟卓伯源上臺北好幾次,要錢要了好多次啊。」王惠美便是深知燈會籌款的困難,且目前彰化縣又債台高築,才放棄主辦權。

不論是財政改革、下鄉查訪,這些王惠美數月來埋頭苦幹的功課,都鮮少於媒體曝光,從政已20年的她,對於改革的「陣痛期」早已坦然:「最壞的狀況也不過如此啦!我不忮不求啊!欸,我的青春都放在這欸!」

今後王惠美能否順利讓縣民理解她的政策?三年後縣民真的會懂嗎?還待考驗她的溝通與論述能力。

王惠美檔案: 出生:1968年 學歷:東海大學社科院政治組碩士 經歷:歷任彰化縣議員、立法委員、鹿港鎮長

關鍵字: 人物專訪政治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