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新致是誰?連創投專家蘇拾忠都找他培訓當網紅

台灣第一家網紅培訓班上路,靠什麼讓政府投資280萬?

文 / 黃漢華   攝影 / 蘇義傑   2019-04-26
台灣第一家網紅培訓班上路,靠什麼讓政府投資280萬?

從前公司創辦人胡新致(左)和Miss布(右)。



自媒體時代來臨,有調查顯示,四成四的上班族希望透過上課培訓方式,變成網紅。去年,台灣則出現了第一家網紅培訓班,甚至受到政府重視,還獲得280萬元補助。

成立才一年的從前公司,就是唯一拿到國發基金補助的網紅培訓班。30歲的創辦人胡新致不僅開班授課,幫助有心人一圓網紅夢,也發揮共享經濟的精神,開放攝影器材和攝影棚,與網紅共同使用。

胡新致本身不是網紅,卻因工作關係,帶著伊梓帆、泱泱等藝人到電視台上通告,意外發現網紅培訓商機。

2017年,他初試啼聲,和當時就讀育達高職高三的林建銘、林俊銘雙胞胎兄弟組成團隊,以校園生活為題材,幫他們拍攝喜劇《銘銘就》,吸引18~24歲的學生,最高創下75萬人次觀賞,讓銘銘兄弟走在路上,都有人要求合照。

雖然大學念的是休閒觀光,胡新致卻更熱愛表演,16歲開始跳霹靂舞,參加過捷運盃,還在台灣街舞比賽晉級前四名。21歲開始當導遊,他把賺來的錢都花在上戲劇表演與口語表達課。連當兵也在藝工隊,奠定他往表演行業發展的基礎。

23歲那年,胡新致到公關公司當活動企劃,利用假日跳街舞、當導遊,成為一名斜槓青年。後來,他轉到經紀部門當執行經理,進出電視台,看到節目製作、唱片界都緊縮預算,經紀公司很難賺到錢,更不願意投資藝人。

由於通告減少,藝人發展受限,又受限於經紀合約,不能離開,分潤糾紛、互告事件層出不窮。不過,胡新致卻發現,自媒體興起後,網紅不必靠經紀公司,也能建立知名度。直覺這將是藝人的新機會。

「傳統藝人需要依賴經紀公司栽培,網紅可以創作影片、上架頻道、經營粉絲團,不需要受傳統經紀約束縛,」他說出兩者的差異,甚至只要有手機,人人都可以當網紅,組織團隊進而創業,開啟自己的影音事業。

網紅加速器不簽經紀約

他想把自己的經紀工作轉型為網紅培訓,幫助人們發現自我特色當網紅。就在2017年,胡新致還自學編劇、攝影、剪輯等影音技術。由別於傳統的經紀人,他不簽經紀約,定位為加速器,輔導網紅創業。

「網紅都要會說故事,而故事開頭總是『從前從前……,』就當成公司的名字吧!」胡新致說出取名「從前」的緣由。

去年,他在育達高職表演藝術科任教,發現高中生林建銘、林俊銘兄弟有表演天分,經常主持節目,還幫學校招生,就想打造他們成為網紅。於是準備了10萬元創業金,再向親友借貸40萬元和一部相機,開始編寫劇本,幫兄弟倆拍起校園喜劇。

銘銘兄弟在「現在學生系列」表演戀愛劇,走進校園採訪學生,搞笑的劇情和表演在校園裡產生不小共鳴,他們還參加「超級新人王+」比賽,接受製作人沈玉琳指導,拿到亞軍,讓胡新致的事業有好的開始。

「我學會拍片、剪片,才知道自己有其他技能,可以當網紅,」粉絲團有56萬人的Miss布丁說。她原本在唱跳女子團體,苦於沒有演出機會,寧可賠錢,解除經紀約。接受胡新致培訓不到一年,接到手遊廣告代言,還要發行單曲。

不只如此,布丁還打造個人品牌,生產飲用水、布娃娃等周邊商品。她慶幸著作權都歸自己,不會有傳統娛樂圈,著作權在經紀公司,藝人解約後,不得使用的問題。

目前在醒吾科大念書的銘銘兄弟,也立下創業目標,打算畢業後,成立「銘銘就工作室」,專注演藝工作。

胡新致不諱言,培訓開課的利潤不多,幫網紅找到廠商代言,才是獲利來源。他這樣的經營模式讓台灣投資天使協會秘書長蘇拾忠都感到心動,「我也想接受培訓,從素人變網紅!」他笑著說。

在台灣創投界多年,看過無數新創事業的蘇拾忠表示,他想將自己的投資經驗拍成影片,成為知識型網紅。他認為,胡新致的網紅培訓班,如同新媒體製造工廠,市場上還沒有類似輔導網紅創業的加速器,難怪能獲得政府補助。

創業才短短一年,胡新致就拿到國發基金150萬元補助,台北市政府和經濟部也補助130萬元,積極輔導美妝、甜點烹飪、服裝穿搭、潛水衝浪等不同類型的網紅,連第二屆《超級星光大道》的冠軍賴銘偉也與他合作,拍攝《搖滾宮主出任務》。

創業起頭難,所幸都能按時發放薪水,除幫網紅拍片外,甚至還有想跨足網紅的企業家委託他,協助經營個人頻道。他相信自己已找到創新的表演天地,只要堅持腳步,向前邁進,就能幫助更多人挖掘個人特質,走進網路世界。

關鍵字: 創業人物專訪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