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吃藥,不信快樂喚不回

文 / 孫秀惠    
1998-09-05
瀏覽數 13,500+
吃藥,不信快樂喚不回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九四三年,二次大戰打到最高潮,英國科學家在同盟國政府的全力支持下,終於成功地在一間老舊的起司工廠大量生產盤尼西林。這一顆定心丸讓美國確定了「攻擊發起日」(D. Day)可以無後顧之憂。而盟軍陣營的士兵也興奮地盛傳「仙丹」的故事:「無論你傷得多重,這東西都能救活你。」

直到本世紀的前五十年,「救活你」一直是人類醫藥史上最重要的三個字。

但仙丹的故事到了最近十年,卻出現大不同於以往的版本。簡單地說,世紀末最熱門的藥物,不是救命丸,而是所謂「改善」生活的快樂藥。

轟動全球的藍色小丸子、即將在台灣正式上市的威而鋼(Viagra),可以說是快樂藥的極致代表。

種種威而鋼效應,隨著新藥上市如水波連漪在世界各地湧現:藍色小丸子成了台灣省府一名官員退休的同仁臨別禮物,也是台灣黑道兄弟在黑槍之外的生財新道;美國一名八十五歲的老翁到門診要求醫生開給他一千顆威而鋼,好讓他迅速補足老年性功能衰弱所失去的快樂人生;沙烏地阿拉伯有人一個晚上服用了三顆,引起心臟病發作而身亡。無論是樂而忘憂或樂極生悲,故事五花八門,卻多半無關治病。

根據美國席司科市調公司的調查,對威而鋼躍躍欲試的人士當中,超過一半是性功能正常的人士。台灣五月份的一份民意調查也發現,三十幾歲正當壯年的男性,卻是對威而鋼最感興趣的一群人。

環顧當今藥品市場可以發現,快樂藥的影響力真是既深且廣,除了威而鋼,還有許多藥品也大出鋒頭。

提高生活品質,非藥不可

近年來,美國許多醫生鼓吹病人注射「人類成長激素」(HCH),宣稱可以強化肌肉、增強心智敏銳度、促進新陳代謝,甚至創造好心情、加強性慾等等不足而一,彷彿讓人快樂似神仙的青春不老泉。

許多人每週花費兩百到四百美元,進行這類成長荷爾蒙的治療。這波流行風也早就傳入台灣,據瞭解,每次的門診費用高達兩萬元新台幣左右(包括藥物、營養品與門診費),但是多金又愛美的人士仍然趨之若鶯。一家診所負責人接受採訪時指出:求診的人士從三十歲到八十幾歲都有。

今天我們身邊可能就有許多親朋好友都加入快樂藥愛用者的行列呢。

美國有一半使用褪黑激素(Melatonin)的人,並非為了治療失眠,而是希望欺騙生理時鐘,減緩老化的速度。台灣政壇人士服用褪黑激素也是兩年前的熱門話題。

更為普遍的百憂解(Prozac),在一九九六年單是美國一地的銷售金額就高達十九億美元,醫界人士形容:「現在不管是頭痛、感冒、偶爾心情不佳、失業或家庭失和,患者一來就要求開幾顆百憂解。」甚至一年有二十幾萬個小孩也吃這種抗憂鬱的藥物。

任何一種減肥新藥上市,市場同樣是一片熱絡。去年被發現對心臟瓣膜會造成損害的芬芬(芬他命,Fenphen),雖然從上市到被禁前後只有兩年的時間,全球卻有超過兩千萬人服用過。當初這種藥是為過度超重者所設計,但後來真正使用的人,卻有八成以上只是為了減三、五公斤的體重,讓自己更好看。

治禿頭、消除皺紋、壯陽、增加活力、減輕體重、抗衰老……,諸多非關生死的藥品,現在有了新的稱呼,叫做「提高生活品質的藥」。

不要小看這個領域,無論美國或者日本的大藥廠,都視之為賺錢的金母雞,重要性逐漸凌駕傳統的救命藥。

威而鋼當初是研發做為心臟藥,一九九二年在偶然的情況下被發現具有刺激陰莖勃起的作用,輝瑞藥廠馬上投入更多經費開發做為治療性功能的藥物。輝瑞的總裁史地爾(W. Steere)說得好:「威而鋼當初的新發現讓我眼睛一亮,我馬上想到這是可以改善許多人「生活品質」的藥物,一定會紅。」

事實果如所料。威而鋼推出三個月,就為該公司賺進四億一千多萬美元;新藥上市才三個禮拜,美國醫生已經開出了十二萬張處方。據聞,有幾家泌尿科診所的總機還因為詢問的電話太多而當機。連遠在亞洲的吉隆坡,代理威而鋼的一金錢飼料」公司股票,都在亞洲經濟風暴當中連番逆勢上漲。

利之所趨,也連帶使得更多藥廠的經費分配產生變化。《美國藥學期刊》估計,現今各大藥廠用於生活品質藥物的開發,大約占了研究預算的三分之一以上。

老化是一種疾病?

怕老,是生活品質藥推陳出新的主要動力;在這類藥物中,無論是褪黑激素、威而鋼、生長激素,甚至減肥藥,都加入了防老的訴求。

美國目前每天有五千個人邁入五十歲大關;日本十個人中有兩個老人,還有三個是即將變老的中年人;台灣已正式步入高齡化社會,而目前三、四十歲的中生代,面對老人愈來愈多、年輕一代愈來愈少的人口結構,也不免有「老之堪慮」的夾心餅心情。

可以說、當今世界從三十歲到六十歲的人都充滿了「慮老」的壓力。

在這種心情之下,台灣已經出現幾家抗老診所,美國更有數個抗老協會。對於許多一心求取青春之泉的人士,美國維吉尼亞醫學院教授瑞格生(W. Regelson)的話或許是他們最想聽到的:「老化不是正常現象,是一種疾病。」 既是疾病,就可以順理成章用藥物打擊病魔。

而任何藥物或療法只要標榜能使人慢點變老,即便療效未經證實,也不愁無法在市場上占一席之地。

就像引起許多爭議、目前仍屬禁藥的胎盤素、由於盛傳可以讓女性養顏美容、使男士壯陽生風,台灣便出現「日本打針團」「瑞士打針團」等集體到國外注射胎盤素的現象。歐洲和美國也出現許多另類醫療團,跨國到墨西哥、中南美洲、中國大陸接受各種回春藥物的治療。這些天涯尋求妙方的故事,不啻秦始皇派遣徐福到海外求取長生仙丹的二十世紀版本。

除了怕老,醫藥生物科技的發展,也直接帶動了從救命藥到生活快樂藥的轉變。

人類重大的致命疾病,特別是一些傳染病,到了本世紀中葉以前差不多都有解方,世紀末的黑死病只剩癌症與愛滋病兩大宗。對於當今的嬰兒潮世代或更年輕的世代,生存生長於一個不太需要為保命憂慮的世紀,對醫藥的期待就轉移到了如何把自己弄得更舒服、更容光煥發。

而科學界現在致力研究各種生物密碼的破解,也不斷地挑戰人類生理的插圖廚惠芳 極限,直接成為各類生活品質藥物發展的基礎,例如以藥物刺激生長基因、消除鬆弛的皮膚和肌肉,或是防止骨頭的老化。

不僅如此,隨著各種身、心關連的秘密被解開,過去各自分離的議題,如壓力、老化、睡眠、頭痛、遺傳等,現在逐漸連結起來,跨越領域成為生活醫學。甚至許多舊藥被拿來研究新的用法。

已經問世了近二一十年、用來治療兒童過動症的Ritalin,現在就有醫藥界將之用來幫助成年人增強記憶力與集中注意力。

藥不藥,快樂最重要

科技日新月異,藥品推陳出新的速度也愈來愈快。現今,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每年核准兩百多種新藥上市。而改善生活品質之類的藥物,幾乎都是一經核准,就開始在世界各地被藥商炒熱市場。

由於生活快樂藥的市場存在於許多人每天的生活中,而不是病了才服用,藥與非藥的界限也愈來愈難區分。

在美國的藥局架上,消費者可以輕易買到褪黑激素與男性激素DHEA(dehydroepiandrosterone,脫氫異雄酮),就像購買維他命一般。

同時各大藥廠也愈來愈常跳過醫生或藥師這一關,直接、間接向民眾打廣告,賣藥如同賣牙膏、洗潔精。

去年,生產百憂解的愛利力公司(E. Lily & Co.)花了數千萬美元,透過明信片、廣播、電視和書籍,邀請百憂解使用者分。子使用心得,提供百憂解妙用百寶囊供未使用過的人索取。

這只是一例;全球各大藥廠花在廣告行銷上的費用,如今估計一年高達四億美元以上。

藥廠認為,這是個病患自主的時代,他們只是提供過去被禁鋼於醫療專業圈子的訊息。但不少人也發現,對於過去不一定被視為疾病的問題,例如情緒低落,一般民眾經過廣告媒體的洗腦,常會以吃藥做為快速解決的方式。這也是間接促使生活快樂藥市場不斷擴大的因素之一。

然而沒有經過長期的療效觀察,各種藥物卻可能潛藏不為人知的副作用。減肥藥芬芬是一例;有研究指出,生長荷爾蒙會造成生物怠惰作用,一停止服用會加速老化。而服用百憂解,也被發現會使體內過度分泌coetisol,可能導致肝腎功能受損。

即便如此,趨勢卻似乎無可阻擋,除了被禁的芬芬,其他藥品的銷售都還是以每年五0%左右的速度在成長,百憂解每天就為愛利力公司賺進六百萬美元。

儘管透過日常生活多運動、補充養分、足夠的休息或只是多找朋友聊聊天、放鬆心情,也可以達到快樂、養生的目的,但仙丹的迷信自古就有,尤其在這個凡事講求速度的世紀末,許多人大概還是相信掏腰包、吞一顆神奇藥丸子,更能保證他們迅速快樂回春。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