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最大的實驗場

文 / 陳玉梅    
1998-07-05
瀏覽數 12,950+
最大的實驗場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九六0年代,毛澤東提出「古為今用,洋為中用,中西醫結合」後,號召一群西醫有系統地學習中醫,並與中醫師合作,以中醫藥學與現代醫藥學的方法研究、檢視傳統醫學,試圖在中國傳統醫學與西洋醫學中,建立超越兩者的「第三醫學」。

專長血液、腫瘤及出血性疾病的山東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教授焦中華,從北京協和醫學院畢業後就回家鄉濟南,在山東中醫學院(山東中醫藥大學的前身)參加了第三期「西學中班」。他回憶當時學習中醫的過程,「剛開始我也覺得陰陽氣虛很抽象,不可捉摸,後來我在實踐中摸索,完全擺脫西醫體系,按照中醫方式去辯證、對治,就能接受。」焦中華表示,中醫的辨證理論和整體觀有長處,但是對病的認識不足,而他西醫的背景正可彌補。

結合西醫的「辨病」與中醫的「辨證」

辯證論治是傳統中醫理論的特色之一,它的基本法則認為,人在生病時,機體內在的臟肺氣血、陰陽變化可以透過經絡反映到體表,或是以各種不同的臨床證候表現出來。於是「同病異治」,雖然疾病相同,但是由於發病時間、地區及機體的反應不同,或發展階段不同,表現的證不同,就應異治;「異病同治」則是只要證候相同,就能同治。至於西醫的辨病則是觀察疾病所產生的一系列病理變化。

結合西醫的擅長「辨病」與中醫的特長「辨證」,是大陸發展最早、也最普遍的中西醫結合方式。所謂病、證、藥結合,就是以西醫的診斷標準確定疾病(像感冒)後,再確立中醫的相應證候(當表現為風熱感冒與風寒感冒兩種證)、而結合辨病與辨證後,再以中醫藥的理論為指導,提出可能的有效藥物(或是西藥)。

他們認為結合辨病、辨證的優點,可以提高治療效果,避免彼此的缺失。在臨床觀察中也發現,單講辨病而不講辨證、什麼病用什麼藥,很難達到治療的效果,例如,含有砒的丸藥在治療哮喘時,對有些病人有效,有些則否,結果發現效果差的病人多屬「熱喘」,砒性屬熱,因而加劇了哮喘。

只講辨證而不講辨病,則可能忽略了真正的病因。例如,咳嗽、咳血、潮熱及盜汗是肺結核的症狀,經過中醫的辨證治療,前兩者皆能改善,但對病灶的幫助不大。若是因為症狀改善就停止治療,極可能復發,甚至延誤病情。

除了雙重診斷、廣泛蒐集病情外,中西醫結合也彌補了彼此在治療上的限制。西醫治療骨折是採取牢固而廣泛的固定方法,對於複雜的骨折則採取手術切開復位及內固定的方法。這樣雖可治癒一些以中醫手法和外固定難以治療的病例,但是廣泛固定容易造成肌肉僵硬和萎縮,而手術切開復位則加重局部組織的破壞以及增加骨折不癒合的機率。至於傳統中醫主要是靠手法整復與內外藥物治療,有的則是進行小夾板固定,並輔以適當的功能鍛鍊;雖有療效,卻很難處理複雜的案例。若中西醫結合,則治療模式為,西醫逐步接受中醫治療骨傷的概念,改變廣泛固定以及完全休息的治療模式;中醫則利用西醫的方法與器械,處理難以復位或小夾板難以固定的骨折,不僅加快骨折的癒合功能,也減少了併發症。

合併用藥與開發「中成藥」

大陸幾十年中西醫結合的發展,針對各科各種疾病研究,累積了一些診治模式,包括腫瘤、心腦血管病、腎臟病,以及婦科、內科、眼科與皮膚科等,甚至一般視為一定要找西醫處置的多臟器衰竭、骨折以及燒傷等。

中西醫結合發展的結果就是合併運用中西藥以及開發中成藥。在大陸,中西醫基本上是一元化,中醫可以開西藥,西醫可以開中藥。至於中成藥的開發,則是一些中西醫多年臨床累積所研發配成的新劑,包括針劑、膠囊、片劑、湯劑、合劑等,非常多樣,主要提供醫院使用。

以中藥、中成藥補西藥的不足,提供了基層民眾醫療的需要。

除了醫學院時念過一些中醫課程,蘇州中醫院主任醫師余丞惠真正學中醫及針灸是在文化大革命的時候。當時他下放到農村,由於農村缺醫少藥,共產黨號召用「一根針、一把草」替人治病。他用新鮮的藥草治病,發覺效果不錯。文革末期,他回到江蘇最好的西醫醫院江蘇省醫院,但旋即要求到蘇州中醫院工作,投入腎臟病的中西醫結合研究。剛開始他只是中藥加西藥做簡單組合,進一步就考慮到中藥、西藥的作用與副作用,像是用激素治療腎臟病時,可能會引起感染,就用中藥防止副作用的發生。現在他以疾病的病理為基礎,利用中藥來消炎抗菌、提高或抑制免疫,甚至用能提高激素的中藥來取代激素。

大陸中成藥的開發還不成熟,但的確減輕民眾的經濟負擔、彌補過於昂貴而無法取得的西藥,以及和緩因西藥副作用所帶來的痛苦。

各醫院某個專病治療的研究、發展以及中成藥的開發,也容易建立自己的特色。某些醫院以中西醫結合骨科及眼科見長,或是院內某種製劑有效,往往會吸引很多人前往就診,這也可以幫助醫院增加收入。

中成藥的開發也解決或預防了在大陸各地經常發生的疾病。南京西京醫院消化內科吳開春舉證,北方人嗜辛辣的飲食習慣,造成胃炎罹患率偏高,反覆發生胃炎的結果可能導致胃癌。西藥在這方面並沒有合適的藥物可以防治,但借助他們開發出來的中成藥益味沖劑,對於胃炎及功能性消化不良的病人很有幫助。

結合中藥的治療,也減輕了因西醫治療方式及藥物所產生的副作用。例如西醫治療腫瘤的方法可能會產生嗜睡、白血球降低、虛弱、無法進食及口腔炎等副作用,用中藥配合可以改善這些症狀。根據山東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副院長高海青的觀察,病人服用中藥後,睡眠轉好、情緒穩定及食慾增加,也「相對增強病人的抗病能力和信心,以對抗下一個療程。」北京中日友好醫院中醫腫瘤科醫師李佩文在《癌症的中西醫最新策略》一書提出,中藥可以增加細胞免疫以及體液免疫的作用,與西醫的免疫療法相似,尤其腫瘤末期全身狀況不佳,中藥可以提高病人的生存質量。

政策的支持以及廣大民眾的需求,為大陸中醫藥與中西醫結合研究提供了最大的實驗室。

以科學角度尋找契合點

大陸四十多年來運用現代醫學及其他科學技術,開拓了研究中醫基礎理論的思路與方法,透過對經典的現代解釋與實驗證明,試圖尋找中西醫的契合點。

這些研究都是以中醫學理論為指導,進行一系列客觀、科學的研究,以尋找溝通中西醫理論實質的客觀指標。

以經絡研究為例,一九五八年有人應用經絡測定儀對經絡的皮膚電阻進行檢測,並觀察了它與生理、病理的關係。六0年代則有學者觀察到,分布在經絡循行線路上的大多數穴位,都與神經幹及分支有關。到了八0年代,則不斷地深入研究經絡循行的客觀檢測。目前這項研究在中國大陸被列入重大的基礎理論研究項目。

至於中醫行之多年的治療法,像是活血化淤、扶正固本、清熱解毒及通裡攻下,大陸也從不同的學科及角度進行探討。研究者以生理學、、病理學、免疫學、血液流變學、微循環、分

子生物學及藥理學等客觀指標,揭示活血化淤的作用原理,並以此研究心腦血管病,發現能改善血液循環、防治血栓和抗炎鎮痛。目前大陸甲活血化淤治療冠心病、心肌梗塞、腦血管病、腎炎、肺炎、急慢性肝炎及骨傷等。

(陳玉梅)

中醫終要殊途同歸楊金坤上海醫科大學附屬龍華醫院腫瘤科主任

如何發展中醫,在大陸還是有爭議,大家都在走自己的路。第一種人是走純中醫路線,發掘古代中醫理論和治療方法。目前大陸二十幾所中醫藥大學比較堅持做純理論(中醫傳統理論)的研究。

另一部分則主張中西醫結合,主張利用現代醫學來總結、提高及發揚中醫。大陸經過幾十年的討論和爭議,還是認為科學的東西較有統一的可能;雖然中醫有不同的理論體系、不同的說法,但隨著科學的發展,終要殊途同歸。一個學科若總是停在某一個原點,肯定要衰敗。

現在年輕一代從事中醫的,特別是受過現代醫學教育的人,可能跟西醫總結中醫會略有不同,大陸有很多原先是西醫、現在做中醫研究,這是西學中。西學中有兩部份,一是純粹以西醫觀點來使用藥和技術、但這還是西醫。例如,治癌的紫杉醇雖是植物藥,但若以西醫的藥理來分析它的成分,做的就是西藥。有一些則從中醫的理論角度出發,用現代醫學來認可它,這難度比較高。以脾虛為例,從中醫的理論來看,它可能跟體內代謝或腸內功能混亂有關,但是,你如何以現代醫學的角度去證明它是什麼原因造成的?

用中醫指導中西醫結合

我們用現代的醫學手段去研究中醫治腫瘤發現,這種有效的現象是很多因素造成的。中醫認為抗腫瘤、提高免疫的功能可以是一體,但西醫認為抗腫瘤與提高免疫功能根本是兩回事。

中醫一開始就認為腫瘤是全身性的疾病,強調先天體質因素。西醫後來也認為腫瘤是基因性而非局部的毛病。中醫理論很概括、不具體,有時候摸不透,但它總體的概念還是很有用;

我專治腫瘤,西醫用化療藥物要求足量,療程一定要完全,但我按照中醫的方法,如果病人很虛弱,用量少一點,甚至不增,病人徑過中醫調整後,正氣很強,血液很實,就可以用化療來調整。我是用中醫來指導中西醫結合。

中醫的缺點是,你要把腫瘤縮小,可能力量不強,西醫有辦法縮小腫瘤,病人壽命卻不長。若是兩者互補,可能比單用一種方法好些。

中醫中藥在腫瘤的領域,可能的適應症及療效是延長生存期、提高生存質量。但是要控制腫塊,單用中藥很難,可能是帶瘤生存、腫塊長得比較慢,極少數腫塊會縮小。

資金不足的困境

大陸目前做中醫藥研究的最大困難是資金不足。我曾到日本大阪三個月,在他們的研究室當研究員;在大陸要做一個月的實驗,在大阪一天就可以完成。

目前研究中醫藥比較傑出的還是西學中的,因為大陸中醫院的實驗室條件比較差。我們只要借助技術,可能發展很快。

目前很多中成藥或藥方成份不公開,原因之一是還不成熟,沒有經過現代大樣本的考驗。中成藥的開發有階段性,需要成熟的過程。其次是研發資金的限制,需要企業家的投資才可以加快藥物的開發。另外,大陸目前還是以西醫的方法來驗證中藥,限制了一些中藥的上市。

(陳玉梅整理)

整合不易,結合尚可行崔玖第一屆陽明傳統醫學研究所所長國際醫學科學研究基金會執行長

大陸中西醫結合是環境造成的,當他們被世界封閉、西藥很難進去時,西醫的設備只限於幾個大醫院、醫學院,其他的小醫院,尤其是鄉村,很少有設備,所以政府很早就鼓勵中醫科學化、現代化。

另一方面,由於中醫在臨床經驗上有可取之處,所以他們就讓西醫去學中醫,從一年到三年

不等。這群人為中醫奠定了很深的科學基礎,除了研究中醫的做法,還研究成因。

隨著改革開放,西方援助增多,特別是美國,這些支援絕大部分是醫療器材,以及最新的西醫理論及做法。這從現代化的立場來講是很好,但對中西醫結合而言,還是慢了一步。當初用一股很大的力量來促使西學中,後來因為學制現代化,新的中醫學校基礎課程都和西醫一樣,也很努力讓他們加入西醫課程。

經過長期階段的臨床、管理、教學及研究各方面的挑戰後,他們發現這兩種體制各有特色;中醫有非常特別的理論與傳統的做法,是很難改變的,勉強加入西醫整合不易,結合尚可行。但在整合中西醫、形成一個新的治療方法上,卻做得很少,也不太敢做,因為需要深厚的學理以及資深的醫師和科學家合作,結合基礎理論與臨床醫學才能做出。

在大陸,中醫院相當普遍,省、縣、市及中央都有。目前中學西部分並沒有減少,西學中還是只限於針灸;中醫師儘管有消毒、急救的觀念,但主要還是用純中醫的方式:西醫頂多也是不反對吃中藥、懂一點針灸而已。

部分有些驚人成果的,像以針灸麻醉、治腎衰竭等;急性疾病過去都不敢用中藥,現在則有以靜脈注射治療中風、心臟病。在國際上比較受重視的還是西學中的人,那才是真正整合後的結果。

(陳玉梅整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