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報告總統,這是我們要的嗎?

一次看懂青年四大議題
文 / 成章瑜    攝影 / 關立衡
2014-04-29
瀏覽數 1,250+
報告總統,這是我們要的嗎?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如果追求經濟成長的結果是,16年倒退的低薪、13%的青年失業率、15年不吃不喝的高房價、8成婦女30歲還結不了婚、427萬的勞工薪水在3萬元以下,這是我們要的嗎?

由台灣80、90後領軍的318太陽花「反兩岸服務業貿易協定」學運,震撼台灣社會,24天後暫時落幕,眾聲喧譁後,隱藏的龐大青年結構性大崩壞,才剛揭開序幕。

現在的台灣,正進入「薛西弗斯」困境。貧窮的受薪階級、蝸居的青年螻蟻,努力工作卻換得低薪,居住要考慮有無立錐之地,肩上的巨大包袱,就像希臘神話中的薛西弗斯推巨石,再怎麼用力前進,進一步就退一步。

「報告馬總統,我今年36歲,平均月入8萬,我買不起房子!」這是1979年次的大直高中公民老師黃益中寫給總統的陳情書。

● 行政院長兒子也買不起房:4月16日內政部營建署首次以實價登錄計算人民購屋負擔,發現台北市平均房價每戶高達2144萬元,不但比10年前的690萬成長210%, 而且房價所得比居然高達15.01倍,超過香港成為世界第一,這代表必須15年不吃不喝才買得起台北房子。更令人咋舌是,房價所得比全球第3名居然是新北市,比溫哥華、舊金山、雪梨負擔還重,行政院長江宜樺說,連自己的兒子都買不起房。

● 黃金剩女率增一倍:買不起房,也間接影響不婚不生。主計總處調查,台灣婦女的總生育率只有1.07(千分比),是世界倒數一二,其中25-29歲未婚婦女高達8成,10人只有2人結婚,比20年前36%未婚多1倍。

● 我的未來在哪裡?80後進入職場時,失業率10.95%,90後進入職場時已飆升到13.17%,年輕人失業率是平均值的3倍。青年陷入「工作貧窮」,37%大學畢業生薪資在3萬元以下,台灣月薪2-3萬的勞工達357萬人,占42%;月薪2萬以下達70萬人,占8.1%,「低薪」、「窮忙」更讓青年無感無力。

我們正在失去的世界

買不起房、不婚不生、工作貧窮,當所有人汲汲營營在追一條經濟成長曲線的背後,有一個我們正在失去的世界。

那是一顆年輕的心,可以看見希望,看見無畏,看見真理,看見正義,看見未來渴望之心,但世代無法不擔心,為什麼「錢財在那兒高高堆起,人們卻衰敗凋零」?

一個意外的太陽花學運,看起來爭執點在「兩岸服務業貿易協定」,如果不加入,我們將自外於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與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但在TPP及RCEP經濟圈背後,有著更大的議題:金權政治、分配不均、產業空洞化、社會貧窮化,逼著我們思考文明必須付出的代價。

當20%的最富人口擁有社會1/2的財富,稅制出了什麼問題?我們看見的是,極端的自由主義無法許諾一個效率、公平、永續的文明社會。

資本主義明顯生產過剩,更讓人們毫不遮掩地消費—房屋、珠寶、汽車、衣服、3C科技。而全球化運動,更迫使國家解除管制、把經濟空間讓給原以為萬靈的「市場」,而在追求效率最大化、利益最大化的同時,資本更集中在擁有資源的財團手中,造成貧者愈貧,富者愈富。

不論是阿拉伯之春、茉莉花革命或是美國青年占領華爾街,亦或是太陽花學運,抗議財富與機會的不平等、階級與權貴的不正義、國內與國外的經濟剝削、民主政治的金錢腐敗與特權,他們都在問:「社會整體財富龐大,但大多數人都喊窮,錢到哪裡去了?」

《文明的代價》告訴我們:

● 沒有白吃的午餐;沒有免費的文明。

● 要享受文明,就要繳付稅金;

● 要守護文明,需要有心有感的公民。

~傑佛瑞薩克斯(Jeffrey D. Sachs)

尋找公平正義的價值生態

當公共政策執迷於經濟計算及效率化的市場假說裡,一切為了成長而成長,該有的稅賦正義被背棄,讓社會在富裕與貧窮兩端擺盪,一隻看不見的手正在拆解台灣社會「信任」的價值體系。

我們只有一個島! 不只太陽花反服貿、反核四反核能、反失業反低薪、反財團炒作,社會不可承受之輕,該做什麼呢?

太陽花學運後,1500 人又包圍了中山警分局,就在隔天,有1400 個青年聚集在新北市政府演講廳,他們很清楚,如果要重建經濟正義、再造效率公平、繁榮永續的明天,他們必須向厄運告別,勇敢找出自己要走的路。

他們認真思考,當傳統企業追求利益最大化時,有沒有可能創造一種「用創新的商業力量,同時可以改變社會問題」的模式?

1400 個青年聚集,帶頭的是1986 年次的社企流創辦人林以涵,以及1983 年次的以立國際創辦人陳聖凱,他們想像,「有沒有一種商業模式,可以向我們證明:做好事,也能變成好生意!?」

如果有一種社會企業(Social Enterprise),不論是獨居老人即時雲端服務「香港平安鐘」、向自己課1%地球稅的綠色品牌Patagonia,或國際志工參與的「以立國際」,為什麼不能用「愛」創造企業,翻轉世界又能獲利?

傳統企業的角色,在每月財報中追求利益最大化,卻忽略善盡社會責任的情況,讓很多年輕人反感。

生態綠是台灣第一家上創櫃板的社會企業,1979年次的董事長王韋中,父親是第一代創投家、華陽創投董事長王中和,他自華頓商學院畢業後,待過中華開發、台新創投。王韋中的角色很有趣,從父親傳統VC資本角色中接棒,他信仰的價值是:「公平、兼顧利益、兼顧友誼、一切真實。」

王韋中正在成立一個社會企業基金,他看見台灣有一個弔詭是:對的事情,為什麼沒有人要做?

在利益極大化下,企業在追求獲利時,製造了很多外部成本,讓整個社會生態系統(ecosystem)失衡,像節制利益的稅制不公引發的房價高漲、社會正義等問題。也正因整個社會的生態圈缺乏建設,例如環保的水資源保護、綠建材、長期照護、醫療等,反而正是社會企業未來可發揮之處。「如果企業都能開始思考,台灣一定找得到出路,」他說。

第3種選擇

人類最危險的關係,就是躲在狹小範圍裡猜想和預測。

追求高經濟成長,是台灣唯一的出路嗎?

當問題在街頭愈演愈烈,不是外在條件的阻攔讓改變不存在,而是想像的貧乏讓實踐的選項不存在。而世代價值觀的衝突,也讓社會陷入不想聽也聽不見。

很奇妙的是,在所有反動中,你會發現人們心中有兩種聲音:一是恐懼,一是愛。

318太陽花學運激烈抗爭的同時,兩位世界級導師帶來了另一種希望的思考。

不丹第一任民選總理吉美.廷禮(Jigmi Y. inley)3月25日來台,正逢激烈抗爭時。他說,之前不丹國王旺楚克,曾經花了兩年半時間奔走全國,重新尋找國家未來的願景,他下鄉訪視、交談,問大家想要的是什麼?最後發現人們要的都是「快樂」。

吉美.廷禮說,如果一個國家發展只看GDP(國內生產毛額),很容易淪為滿足個人欲望,不斷消耗資源,不但自然環境無法負荷,更會慢慢忽視人性價值,每天超時工作,想買比別人更多、更好的東西。

他說,只追求經濟成長,人會變得像經濟猛獸,如果社會的價值只剩下購買力,人類被視為經濟個體,「人性可以達到什麼?」只會更空虛,失去比得到更多。

不丹決定發展GNH(國民幸福指數)取代GDP(國內生產毛額)。GNH重視整體發展,不是單一追求成長。GNH有4大支柱:均衡分配且能永續發展的經濟、傳統文化的保存、自然環境的保育,以及良好的政府治理。

3月24日,國際知名社會環境運動先驅薩提斯.庫瑪(Satish Kumar)也剛好來台,對於世界的紛亂失序,以及各種反核、反失業的反對運動興起,是誰創造了核武、戰爭、毀滅性武器?是誰在砍伐森林、製造石化燃料,造成全球暖化氣候變遷?他說,答案是「高知識分子和高薪分子」。

他呼籲高知識分子和高薪分子應該想,「人們是否應該遠離以經濟成長主宰世界的想法,回歸人性來規範這個世界,以生態、和諧、人類與萬物之間的關係、人與自然界的關係來協調帶領一切。」

薩提斯.庫瑪說,台灣是一個小而美的國家,「你們可以帶領這個世界往不同的方向發展。你們可以讓世界變得更永續、更愉悅,社會更安寧、更有創造力及想像力、更有冒險性,而不只是找一份工作、買車、找個伴侶、買房置產、然後老死的無聊人生。」

「每一件事都存在著第3選擇,每一個人都有第3選擇的力量,」管理大師史蒂芬.柯維(Stephen R. Covey)說。買不起房、不婚不生、工作貧窮及核能問題,究竟有沒有第3種選擇,以下是我們的分析報導。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新趨勢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