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尋找快與慢之間的人生風景

從300km/hr的飛速到2km/hr的漫步》
文 / 李清志    
2014-04-01
瀏覽數 1,100+
尋找快與慢之間的人生風景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試著用不同的速度去旅行,你將發現人生中許多被忽略的風景!

時速250公里的高鐵、150公里的火車、100公里的自小客車、50公里的電車、3公里的步行,不同的速度帶來的,可能是欲望的熱血狂奔,渴望在極短的時間內完成夢想,也可能是感受昔日溫馨幸福感,享受一段單純安靜的時光。

建築人文學者兼旅遊作家李清志耗費兩年時光,做了一趟「速度旅行計畫」,由快到慢的速度旅行,到以這個速度所能抵達的地點,看建築、看文化、看風景、說故事。「我是對於旅行速度十分敏感的人,不同的速度反映出我內心深處的生命狀態,」他認為,旅行的移動牽動著我們內心的嚮往,好像移動會帶我們到更好更美的地方;或許我們的旅行也是一種對於更美好世界的嚮往,我們在旅程中,不斷地編織我們對於異鄉的想望,同時也不斷地對於我們內心的世界發出提醒與修正;旅行改變了我們,也塑造了我們。

由快到慢,讓我們一同體會不同速度所帶來的沿途風光,以及隨之而來生命體驗的感動。

● 都市天傘,召喚最初的單純與喜悅

在西班牙遼闊的國土上,搭乘AVE高鐵列車,可說是巡視西班牙國土的最佳方式,唐吉訶德先生地下有知,應該會很羨慕現代人的旅行方式!

這幾年西班牙國鐵發展出幾款新型列車,造型各異,有的像是尖嘴的鴨嘴獸,有的則是呈現透明的未來感。而所有的車站幾乎都呈現出簡潔結構的建築美學,不會刻意以花稍的造型取勝,不過當新穎的列車開入簡潔的車站時,讓人感受到西班牙實用的美學觀。

列車很快地穿越西班牙南部乾燥的大地,進入具有阿拉伯風格的安達魯西亞國度。在塞維亞街頭漫步,除了街道上方的遮陽帆布之外,還可以發現有一座具大的雲狀物飄浮在都市廣場上方,這座奇怪的物件有如不明飛行物,或是電影《ID4星際終結者》中的巨大外星人太空母船,形成了一種十分奇特的都市景觀。這座巨大的雲狀物,果然像是一支陽傘般,成為對抗豔陽的絕妙法寶,也形成了一個城市中陰涼的開放空間,被稱作是「都市天傘」(Metropol Parasol)。人們可以在天傘上眺望,甚至可以回望塞維亞大教堂的尖塔,天傘上方迴旋步道讓人有如騰雲駕霧,在上上下下的步行過程中,看遍整座城市的天際線。

● 草間彌生+奈良美智,冬雪中的奇幻歷險

在函館車站搭乘超級白鳥號列車,來到東北的十和田市,這幾年東北地區多了幾座大師級的美術館,其中由建築師西沢立衛所設計的十和田美術館,可說是最令人矚目的建築。

特別是十和田美術館的庭園,這些年增加了許多公共藝術品,其中草間彌生的新作品特別令人喜愛。冬天的十和田美術館前,雪白的大地上,亮眼的黑點黃底大南瓜,顯得十分耀眼!漂亮紅底白點洋裝的小女孩,由粉紅、紫色、藍色的小狗陪同,遠遠遙望著十和田美術館,他們有如站立在白色柔軟的棉花上,充滿著超現實的美感!那株紫色的蘑菇,正是進入仙境的關鍵,讓我也想吃一口,嘗試像愛麗絲一樣,進入變大變小的奇幻世界。

很多人是衝著奈良美智才來東北的,東北青森縣正好是奈良美智的故鄉,因此青森縣立美術館基本上就是主打奈良美智的作品。最令奈良美智粉絲瘋狂的是,那隻位於戶外土溝內的巨大夢遊小狗雕像。有趣的是,冬天青森的大雪,會在這隻夢遊小狗頭上堆積成一坨雪堆,有如為牠編織成的白色毛線帽,這是青森縣立美術館冬天最令人期待的景象。

● 公路自由之旅,冒險與探索的自我實現

在美國公路上開車才真正能體會「自由」的意義,車對美國人而言,就像西部時代牛仔的馬,可以帶他到處探索與冒險。多年來在美國的駕駛經驗,我發現,一定要開車上公路,一個城市、一個小鎮地去探索,才能看到真正的美國,而不是電影裡那種美國。

過去公路盛行的年代,加州公路上出現了許多實體物件放大的商店建築,目的是為了吸引駕駛人的目光。這種做法也影響了解構主義建築大師法蘭克‧蓋瑞(Frank Gehry)的設計趨向,他開始使用「現成物」(ready-made)直接放在建築物上,加州航太博物館(California Museum of Science and Industry)就是典型的作品。他把一台舊有的f -104星式戰鬥機裝在建築物立面上,讓人們一眼就知道這棟建築是航空博物館。

不過最有趣的是位於洛杉磯威尼斯的一座辦公建築Venice Beach House,辦公室正立面是一座巨大的黑色望遠鏡,如果直接解釋,一定會說這是一間賣望遠鏡的商店,事實上,這座建築是一家廣告公司,對於這座雙筒望遠鏡,蓋瑞解釋說,這是一家「有遠見」的廣告公司。

● 屋頂上的柯比意,一生一定要朝聖一次

馬賽被選為「歐洲文化之都」不是偶然的,幾年前馬賽市政府著手建造的路面電車系統,現已成為歐洲城市復甦的重要象徵之一。

搭乘路面電車穿梭城區,觀看到整個馬賽市區的更新面貌,以及包括草間彌生等多位藝術家所設計的公共藝術作品。靠沿海地區的J1展館,竟然是由以前的飛機庫所改造而成,寬闊原味的空間,讓藝術活動更具互動性與自由度。

路面電車最後來到日本建築師隈研吾設計的當代藝術基金會,它的外牆由數千塊角度不同的玻璃方塊所組成,看起來像是輕巧的紙片,甚至覺得這些碎片會隨海風吹拂而擺動,正如隈研吾所說:「這是個沒有展館的展館,作品永遠處於流動狀態,與公眾交流。」

馬賽這座城市最有名的建築,當然是建築大師柯比意設計的集合住宅—馬賽公寓,幾乎是所有學建築的人,一生一定要去朝聖一次。屋頂上倒置船型的健身房空間,被改造成當代藝術中心「MAMO」,首檔展覽的藝術家在屋頂上設置了一座巨型的柯比意半身雕像。站在雕像旁,有如看見《進擊的巨人》裡的巨人,我似乎可以感受到柯比意畫馬賽公寓設計圖時的專注!

● 漫步巷弄,神奇詭異的超現實城市景觀

沿著JR中央線行走,經過高圓寺站附近,會發現一棟黝黑的建築矗立在紛雜的街區中,迥異於一般建築的方塊造型,屋頂有著弧形的線條,像是一座沙漠中的黑色帳篷,呈現出一種詭異又奇特的城市景觀。

這座「座‧高圓寺」劇場,是由建築師伊東豊雄所設計,他希望營造出一個可以鑽進去的帳篷,而不是開放的戶外劇場,讓人們對於這座建築懷抱著好奇與夢想。

走進劇場內部,猶如置身在舞台上,奇幻圓點光圈打在地板上,讓人有種不真實的感覺,牆壁上則是一個個光點圓圈,陽光透過圓點射入室內,令人眼花撩亂!這種炫目迷離的感覺一直延伸到弧形樓梯,再進入咖啡座,好像整座建築都感染了某種長滿紅點的傳染病。

新銳建築師藤本壯介在附近巷弄內,也設計建造了一座奇特建築House nA。它反映出藤本壯介的基本設計概念「many many」:一個建築內可以有很多層次(高低差),人們可以在高低不同的層次間生活,創造出更多自由自在的生活方式。這座住宅最令人驚奇的是,整棟建築根本是一座玻璃屋,住在裡面就有如住在水族箱內一般,讓外面的人看光光,終日上演著實境秀!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輕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