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浪漫新社花海節

文 / 劉子寧    攝影 / 種苗改良繁殖場
2013-11-14
瀏覽數 500+
浪漫新社花海節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立冬,意味著冬季的到來,雖然古人說冬至才是真正變冷的時節,但立冬就彷彿是撒下沁涼的種子,蘊育冬天的氣息,帶來冷涼的東北季風。

立冬時節,多數的作物都已收割,這是一個豐收、犒賞自己的季節。台灣有「補冬」的習俗,認為冬季寒冷,需要補充營養,所以家家戶戶開始進補、燉麻油雞或四物雞來補充能量,也是犒賞全家一年來的辛苦,這也是諺語「立冬補冬,補嘴空」的由來。

在台中新社山區,立冬還有個不一樣的意義,那就是花海的季節到來。

當地的發展推手黃翠華分享,在新社地區還沒有真正發展起來之前,有人來到這裡觀賞美景後說了這麼一句話:「新社的天然環境很珍貴,就像一顆星星,但要真正發光發熱,還得找到太陽與月亮。」

後來的幾年間,新社的確找到了自己的太陽與月亮:太陽,就是種苗改良繁殖場,擁有大片苗圃種植花卉;而星星就是林立的特色花園及莊園城堡,獨特的景致與宜人的環境令人驚豔。

種苗改良繁殖場是日據時代遺留的古蹟,長年以來致力於作物種苗的培育與改良。經過了春季的播種、夏季的耕作及秋日的收割,到了立冬時節,作物休耕,苗圃也悄悄有了新的景象。

那是一整片的花海,薰衣草、鼠尾草、波斯菊、向日葵、一串紅、醉蝶花、四季秋海棠,放眼望去,與遠處的鳶嘴山相映成趣。當你身在其中,很難想像這裡距離台中都會區不過十多公里,卻像是世外桃源一樣令人洗盡紛擾煩憂。

普羅旺斯的美景、北海道式的花海,在冬至來臨時,全都收入了新社,浪漫的景致像是太陽一樣耀眼動人。

各式各樣花園城堡般的民宿,讓新社成為台灣緩慢生活方式的發源地,讓城市人遠離塵囂。新社莊園恍如歐洲的氛圍,古堡式的建築讓人驚豔;薰衣草森林慢活的步調,伴隨薰衣草的香氣撲鼻而來。

整個新社被這些精緻的莊園圍繞,像是柔和的月亮帶來光芒。於是星星、太陽與月亮的完美組合,造就了新社成為假日時出遊的首選之地。

而你可能不知道,新社,其實正是知名作家吳若權的故鄉,在這個被花海、香菇與葡萄包圍的土地中長大,他對於新社地區又會有什麼不同的感受呢?以下是他親自導覽的新社。

重回童年的故鄉,品味永遠的芬芳

新社,對我來說,是全世界的旅遊景點中,最近、也最遠的地方。

在這個7月平均溫度低於30度的鄉間,收藏著我5歲到12歲,童年最美好的時光。當我隨著成長的腳步,分不清自己究竟是在接近夢想、還是遠離初衷時,就會驅車前往。隨著高速公路與快速道路的興建與銜接,從台北市區出發後兩個小時的車程,即能抵達。

從豐原、東勢方向過來,沿途經過「石岡水壩」、「五福臨門」等熱門的旅遊景點,路邊都是種植香菇、葡萄的田園。如果從台中市區沿著大坑沿線上山,除了農園之外,還有四處林立的土雞城。其實,幾年前它們都還是茅草覆蓋的香菇寮、鐵絲網示意邊界圍籬的農莊,但現在許多地點已經轉型成為觀光休閒農園。

在地農民轉型做觀光生意,一直保有純樸憨直的本色

幾次回鄉探訪,發覺大部分的觀光農園,都還是原本的農家自己經營,配合政府的農業轉型策略,在農作的傳統產值中加上觀光休閒的附加價值。這些觀光農園的主人,依然保有農家純樸的特質,但卻不是很懂得如何在商業利益中營生。「觀光」、「休閒」、「服務」對他們來說,實在比「翻土」、「施肥」、「養雞」更要難上加難。

有一個雨天的黃昏,路經「玫瑰森林」,和老闆娘惠君聊天之後,發現她是我小學母校大南國小的學妹。她的母親是在地農民,原本種植香菇長達9年,之後轉型栽培玫瑰花,投入2年時間,正當全家人陶醉在眼前的美景時,921大地震粉碎了夢想。成了受災戶的他們,擠進簡陋的農舍度日,任玫瑰花園荒蕪,蟲害隨之而來。惠君望著凋萎的玫瑰花,看著整個村落因為經歷地震而起的重建聲浪,決定鼓勵全家人振作起來。她再次投入玫瑰的栽植,配合政府的轉型政策,以銷售門票抵用餐飲的收費方式,開放花卉田園給民眾參觀,還提供很多DIY的課程及產品。

幾次回到故鄉新社旅遊,路經數十家觀光農園,我的感觸很深。其中生意始終非常好的農園,大部分都是外地人來經營的,他們很懂得做生意,對「觀光」、「休閒」、「服務」很有概念,開門營生,總能賓主盡歡。然而,若是在地農民轉型做觀光生意的民宿或農場主人,總是難脫憨直純樸的本色,他們只知道務實地將本求利,卻不懂得如何討好、怎麼行銷,生意就像農作一樣是「靠天吃飯」,時好時壞。

那天,我去「玫瑰森林」時,是夏天週日的傍晚6點,卻已經是他們打烊時間。老闆娘採了幾朵玫瑰給我,看那玫瑰種植得比人還高,花苞卻不是很肥大,她歉然地說:「幾天前是情人節,好花都被客人摘採光了。」我看著手上瘦小的玫瑰,感受鄉下人的真情,對世間的美好,有了截然不同的體會。也許,這幾朵玫瑰不是他們最好的「代表作」,卻綻放著滿滿的真誠與樸實。

最迷人的是大雨落在土地的氣息,以及濃霧林間的漫步

童年的記憶,不斷隨著花瓣舒展盛開。小時候住的房屋,還在「種苗繁殖場」的職工宿舍中,鄰近的苗圃、花園、草地、神木……,都還像從前那樣鋪陳在寧靜美好的土地上。每一轉身,我都彷彿看見過世多年父親的背影,他習慣黎明即起蹲在地上除草。雨後的黃昏,他會牽著我的手,去撿蝸牛回來餵鴨。

這麼多年來,我經歷了許多事情。在變化無常的人生裡,最讓我百般珍惜的,就是農場圍籬裡的這塊土地,幾乎沒有任何改變。

連從農舍裡走出來的老鄰居,臉上都還保留著當年純真的笑容。

朋友常聽我提起新社的種種美好,跟著來玩過幾次之後,都很贊同新社是中台灣最美的花果農園。他們擁有玩家級的資訊,知道4月的螢火蟲、6月的香菇、7月的葡萄都是時令特產,懂得租用自行車,乘風而遊,在尚無便利商店駐進的純樸農莊裡。

他們當然也如數家珍般地能夠識別哪裡的咖啡很香、哪家的土雞肉最甜。但是,新社最吸引我的,其實是每天都有的新鮮空氣,不論晴雨都能自在呼吸。我特別喜歡嗅聞大雨落在土地的氣息,以及在被迷霧籠罩的清晨或深夜裡漫步林間,享受著有如雲深不知處的飄渺詩意。

新社,是我生命地圖中,距離最近、也最遠的旅遊景點。它就在我心中,閉上眼睛就能抵達;然而,我也花費了30幾年的時間,才逐漸觸及了它最美好的風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輕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