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諾貝爾獎得主尤納特:「做自己相信的事,就能成功!」

用好奇心和熱情堅持20年
文 / 劉致昕    攝影 / 尤納特
2013-11-01
瀏覽數 900+
諾貝爾獎得主尤納特:「做自己相信的事,就能成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沒沒有旁人的肯定, 2萬多次的失敗擺在眼前,耳邊是同儕們對已是教授的你不停嘲笑:「鄉下來的傻瓜!」如果這是你獨自努力10年換回的成果,下一步你怎麼做?

她,選擇了繼續孤獨10年。

伴著眾人的笑聲,放下所有人對她的不信任繼續向前,她就是2009年諾貝爾化學獎得主尤納特(Ada E. Yonath )。

「好奇心」領進迷霧,一困20年

尤納特有一頭招牌捲髮,眼神明亮慧黠,她以X光繞射解析出核糖體的三維立體結構,讓核糖體研究出現重大突破;同時她的研究有助於核糖體對於解決細菌抗藥性的應用,對世人貢獻極大,因此獲得崇高的諾貝爾獎。以色列有句非常傳神的話來形容她:「捲髮代表頭上布滿了核糖體」,知名的漫畫家基奇卡(Michel Kichka)甚至為她畫了一張充滿趣味的核糖體捲髮插畫。

尤納特1939年出生於耶路撒冷,在一個烽火戰亂的國度長大,家中極度貧窮,必須和另外2家人分租公寓,父親於她11歲時去世,她為了養家,從清晨5點到半夜,除了上學都在工作,當傭人、保母和家教。

但這樣的家境從沒有成為她的阻礙,她一樣好奇心旺盛,天生就是研究性格,總想把事情弄清楚。5歲時,為了測量天花板高度,她把椅子一張張疊起來,但不夠高,她爬上去想加上自己的身高,沒想到跌下來摔斷了手臂。

其實在2000 年成功取得高解析度的核糖體結構立體影像前,沒有人認為她能做到。「事實上,連我自己都一直懷疑,或者說我根本就認為自己無法成功! 但我知道如果我不去嘗試,永遠不會知道自己能不能成功,」尤納特在《30》的專訪中坦承。

這段長達20 年的迷霧,是什麼原因讓她走下去?

「好奇心,」她毫不猶豫地說。

她好奇的是生物合成蛋白質的過程。要解答,必須了解核糖體的三維結構,也就是要將其純化、結晶,再以X 光繞射,才能解析結構。但以當時的技術,3 道手續都會破壞實驗樣本。例如純化之後,至少一半的核糖體將失去活性;將「活著」的一半進行不同條件(溫度、濕度、濃度)的結晶過程時,又容易破壞核糖體;對輻射敏感的核糖體,在X 光繞射下,結構極可能散掉。

3 個關卡,不只是阻礙著尤納特,在她之前,早已嚇退了一個又一個頂尖科學家。要踏上前人不敢走的路, 尤納特知道,找到足以「撐過3 關」的細胞將是她的研究關鍵。

生命中充滿疑惑,也常充滿驚喜。1979 年,尤納特應邀到波蘭演講,騎腳踏車時不慎跌入大坑洞中,腦震盪住院。不得不休養的她,在病床榻上讀到一份關於北極熊細胞的報告,上面寫著北極熊的核糖體因為要適應冬眠時的嚴酷條件,所以可以長達數月不運作。四處尋找強韌細胞的她被點醒,如果北極熊的細胞能因應嚴寒,是否其他嚴酷的自然環境中也有答案?

北極熊給靈感,到死海、核廢料旁找答案

她決定從高鹽高溫的死海尋找,最後她找到了在死海熱泉和永射性核廢料附近生存的一種嗜極端環境細菌Bacillus stearothermophilus。為了突破前述3 個關卡, 尤納特足足嘗試了2 萬5000 種結晶條件。1980 年,她終於完成了人類史上首次成功的X 光繞射,核糖體的結構,終於呈現在世人眼前。

很難想像,超過2 萬次的失敗,尤納特心頭的感受。好奇心人人都有,但要撐過2 萬次的失敗,勢必還要多加上什麼。

「熱情、熱情,還要熱情,」尤納特說,找到真正有興趣的題目,然後用心學習,這樣才知道有沒有機會達到目標,一旦是興趣,「不管難或不難,我就有熱情就可以繼續。」在他人眼中2 萬次失敗的等待有如傻瓜,但在她心裡,每一天都看得到成功。

回憶當時的孤獨,尤納特用自我肯定陪伴自己,「這是很科學的,我一邊作實驗,一邊看到很多微小的證據,證明我的方向是對的。」尤納特解釋,雖然無法說服別人,但回到內心,「我自己把這每一小步,都當作一大成功,」尤納特沒讓外界的負面認知和嘲笑聲遮掩了細微的進展。

「 妳老死都做不出來!」她續鑽人們眼中的死路

為興趣研究是一輩子的事,尤納特再提了一個石破天驚的研究計畫:她要挑戰清晰照出核糖體結構,包括其中RNA、蛋白質的細部。

尤納特的重大突破,可以解決愈來愈複雜的細菌抗藥性問題。

這樣的研究目標引起嘩然。當時,全球學界對核糖體研究已投入30年,「我們能知道的都知道了!」、「那是一條死路!」,知名學者紛紛放話,「在妳老死前,都做不出來的!」

不管是職場還是人生選擇,要選擇一條逆向的路,就必須承擔風險,當時已經超過40歲的尤納特,為什麼能義無反顧?

「我跟別的科學家不一樣,」她安靜了幾秒,思索之後說,「這些困難比起我的童年,根本不算什麼。」當時她要上小學,必須搭2班有生命危險的巴士,只能仰賴幼稚園老師供她學習機會,但她學習到,不要把自己的困境跟人們比較,不去看困難的地方,完成該做的事,就這麼簡單。

設定問題,並嘗試著解決,光是過程就是一種幸福。不為了功成名就,不與其他同儕爭地位,純粹的追求解答,反讓她沒了負擔,並擁有最堅定的動力。「當然,有人支持我,事情會更美好一些,」她笑說。

就算知道自己離目標還很遠,就算有時候花了半年才換回一點進展,但就像走在新大陸一般,每一步都為這個領域開了新局。「所以你問我有沒有想過放棄,」她笑了一下,「放棄?你開玩笑?」正因為認定了每一步都是成功,她從來只想過換個方向走,或是先做做其他實驗,但思考裡,從來沒有放棄的念頭。

陌生,於是每一步都是突破

多年的孤獨總算開花結果,現在的尤納特,除了進行下一階段對核糖體的研究外,有了孫女的她,對下一代的教育也非常重視。 「我覺得我人生最大的成就,就是去孫女的幼稚園演講,」74歲的她語氣難得興奮,她甚至籌備著寫小說,與年輕一代分享更多見聞和人生體驗。

請她給《30》讀者一些建議,她說得簡單,配上她的人生卻極有說服力:「找到自己喜歡的事,做就對了。」

她認為,這一代的幸福,在於他們能夠得到無限量的知識,但也因為資訊爆炸、誘惑太多,還沒找到真正的心之所向,就被成名、富裕等目標吸引。

當時局愈來愈不穩定,年輕人若無法堅定意志,就無法生根只能飄盪,「本意錯了,就很難堅持。」尤納特語重心長地說,要找到真正的心境晴朗和禁得起考驗的生存之道,她說:「還是回到內心吧,做你自己相信的事,你就能成功、就能快樂。」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