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從救災到查案,鄉民正義熱血白衫軍的微型觀察

新世代公民力量的崛起
文 / 李釧如    
2013-07-01
瀏覽數 1,000+
從救災到查案,鄉民正義熱血白衫軍的微型觀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完美風暴的完美要件:網路工具催情,讓人引發情緒

《創意黏力學》一書有個有意思的研究,當募款文宣寫成「這是衣索比亞天天挨餓的6歲女童莎拉(附上照片),請您援助,讓她每天都有午餐吃」時,人們捐款意願遠高於寫成「請您援助衣索比亞的難民兒童午餐專案」。人們本較容易回應一個需求迫切的個人,較易對「人」產生感覺,產生親近感與情緒,而非抽象敘述或整體概念(一整片貧窮地區或某某專案)。因此,提供個體細節的「搜尋」及媒介人情的「社群」,就成了能觸動人們的情緒,並快速催化的關鍵網路功能,接軌所有「人有感覺」的事件,無論是流浪貓、辛苦賣花的老婆婆,還是役男關禁閉而死,有圖有文有途徑,當聞聲救苦,直接觸動,人人都是活觀音。

台灣本是一個民間感情豐富的社會(君不見台灣最美的風景就是有人情味),此時空背景下,透過各種螢幕看到的是,悲傷含冤的家屬對照階級森嚴的軍方,下士禁閉操練對照長官臉書打卡吃喝玩樂月曆,名嘴深喉嚨爆料及鄉民肉搜,對照應偵查不公開卻上節目而回應刻意理性保留的軍檢,觸動了所有兒子要當兵的父母、當兵曾被欺負的退役男性,以及一整片柯南鄉民,形成了一個完美風暴,情緒的熱血推展了行動,公民力量對上絕對權威,於是鄉民們離開鍵盤穿上白衫萬人上街頭,期待真相大白。

人不獨子其子,公民意識早已進化

為了對抗不景氣高物價,民眾早進化為精明消費,但在價值觀趨勢上,「只要做好自己的事就好,不用多為社會付出什麼」的獨善其身態度持續降低,顯示公民關懷,竟沒因日頭赤炎炎而隨人顧性命,反而因社群緊密互動,從個人利害、親友優先的同心圓人際,擴大投射到社會關注,不只關注,還抽絲剝繭,賦予詮釋,甚至落實行動。過去鄉民常嘴砲者多,每到行動就所剩無幾,但從3年前阿宅救災到近1、2年具體行動參與度有愈來愈密的徵兆,無論是救助弱勢或說錯話請雞排,役男案更爆出萬人上街。原因其一可能是人們的同理心透過網路工具可以興觀群怨並觸發催化;二來,生活中的挫折讓人難以伸展,需要抒發出口,透過盡一己之力幫助別人得以代償修復;三則此時落實行動,除可揪團相伴,亦能獲得肯定關注,更能證明自己獨特存在,增加自我認同。

新時代公民行動啟示錄

這樣看來,台灣社會與新世代並不如想像中的無感無為,行動落實的跡象愈來愈明顯,漸露出未來社會運動或消費主義獨有的新氣質,以平等的姿態、言行均可集結,on to off虛實串聯,除了媒體與鄉民相唱和現象持續發酵,還浮現有趣新特徵與進化,若恰好站在鄉民的對立面時可思考。

● 臉書結合實名使得日常隱私暴露,於是鄉民偵探查案能力更進化了。爆料也在進化,用LINE 匿名帳號來爆料,業餘柯南們熱血辦案,雖總是訛誤混亂,卻又快速壓縮時程,並且事件呈多面向滾雪球,而活躍於媒體的各專業領域專家(如法醫高大成或台大醫師柯文哲)也都貢獻所學紛紛「踹共」,在剝洋蔥過程中,各單位也都不得不一再「踹共」。在此意涵有三:1.事實勝於雄辯:部分的不實,選擇性有漏洞偏狹的發言,都要小心被穿透;2.專業直白才是真權威:形式化掉書袋的權威如今常令人生厭,專業判讀又淺顯易懂地說出道理,才具說服感,成為可共同信賴的資訊之一;3.虛心取代全能:再無全知全能,也難主導輿論方向,無法停住別人的回嘴,過程中極可能犯錯,保持警戒與虛心會使你應對得更穩健與被信任。

● 役男案與之前廣大興案都出現了不亢不卑、高EQ、辯才無礙的洪大姊,她們既非典型菁英,也未曾應對媒體,這樣不平凡的一般大眾,公民素質使人驚豔,而現在這樣的一人背後還擁有眾人支撐,使得那一人力量也無比強大,all for one, one for all的新型態,足以抗衡任何組織力量。意涵有二:1.同理再談理性:故作客觀理性的發言,易流露菁英或支配者的優越,會被視作麻木沒有同理心;2.首重實質回饋:禮數周全而內容虛應打高空的官腔,是在挑戰民眾耐性會犯眾怒,人們已「受不了禮貌的失敗主義者」,只想要有意義、有建設性的回饋。

鄉民正義不見得是民粹,可以是反脆弱機會

鄉民正義,過去常與民粹畫上等號,部分原因是上個世紀以前資訊、資源、媒體常多掌握在少數人手上,而此時卻是人人都是發射台(註~請參考微的興觀群怨),手握發語權,壞處是片段訛誤又不夠縝密的思考,易妖魔化,殃及無辜,也易旁生枝節或畫錯重點,所幸,太過時往往也有相應聲浪反制。

但好處是,短期看似資訊混亂,若處於資訊透明度高與穿透性強的社會,長期以往,訊息不對稱是會逐漸降低,而現實人生裡本也少有第一時間就水落石出,只能說社會上的聲音因人人爭鳴而過度吵雜了,載舟覆舟,也正考驗思辨力。若先放下犬儒的傲慢,對受過教育的普羅公民有信心,過程中姑且容錯,在一次次事件磨練覺醒,可視為公民進步的重要機會,亦是一種反脆弱鍛鍊。

另外,當事態光速推進,會加速社會對議題的集體反省,對個人與機構而言,快速而平和應對亦變成一種新社會適應能力。

可確認到這樣新世紀公民運作至此,實已全然崛起並重現新貌,卻不知將去向何處?請許我一個更文明的美好可能。

相關文章請見微的興觀群怨,本專欄同步露出於《30》雜誌,本文轉載自《30》雜誌www.30.com.tw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