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在最無趣的地方找樂子

文 / 邱一新    
2005-11-01
瀏覽數 700+
在最無趣的地方找樂子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旅途中,最無趣的地方,可能是機場了。哪怕只多「呆」一個鐘頭,「情緒」就來了。更別說有時delay的時間,還比實際飛行時間久,令人抓狂(即便你待的地方是VIP LOUNGE)。

我想大多數人都有困在機場的痛苦經驗,吃也不是,睡也不是,逛也不是,坐立難安,不知如何是好。如果說主動的等待,是一種幸福;那麼,被動的等待,就是一種虐待了。而滯留在機場的人,就是一群被虐待的人。在我看來,過境大廳根本就是一座「計時監獄」。

所以,出國前,建議上網研究一下過境機場的服務設施,規畫怎麼「玩」機場。現在新建的機場愈來愈LANDMARK化,造型奇特(例如關西機場就像「大波浪」、畢爾包機場像「大鳥展翼」);空間也愈來愈MALL化,具有豐富的生活機能;而且愈來愈MUSEUM化,到處可見裝置藝術和前衛展品,實在值得花些時間去觀摩。

可惜有人只願泡在網路區,面對螢幕,前往虛擬世界。但我鮮少這樣做,出國不就是為了多看多接觸嗎?幹嘛像得了「自閉症」自我封鎖呢!

那就SHOPPING吧——偵察名牌的流行趨勢,與它們在台北的旗艦店、專櫃互相比較一下價錢和款式吧。

但我個人偏愛走逛雜貨食品店——想探訪有否地方風味的食材,因為這是他們想推薦給外人吃的,最能反映出一個地方的特色——能即食試試口味最好,要不然就買回家。早年旅行,我曾在德黑蘭機場買頂級魚子醬,一個人躲在角落處用手指挖來吃,至今記憶猶新。後來,在各個機場連急凍鮑魚、西班牙火腿、山豬醃肉、醃漬鮭魚等等,我都曾「夾帶」回國。

像東京成田機場,我也很喜歡逛,它的伴手禮五花八門,既精緻又好吃,簡直是對我意志力的考驗,每次皆情不自禁下手採購。不過,我仍對威士忌情有獨鍾。村上春樹在《如果我們的語言是威士忌》書中推崇的多款艾雷島威士忌(單一麥芽),有幾支我早已嚐過,都是我在歐洲各機場蒐集來的。那是因為更早前,我曾拜讀過彼得梅爾的《有關品味》,書中極力盛讚艾雷島威士忌。

當然,吃喝也是機場的娛樂項目( 不論走到那兒, 最後總離不了吃)。但長途飛行,腳不著地,時差困擾,屢屢讓人食不知味,胃口盡失(這也是為什麼機上食物口味較重的原因)。所以,落地後,我會想找些開胃的東西嚐嚐。像曼谷機場過境餐廳的冬蔭功湯,我每過境必嚐,酸辣一入口,旅途疲憊便去了大半。或者,你也可學我朋友,帶幾包瓜子。她每次都靠嗑瓜子打發時間。對她而言,瓜子就是計時單位。可惜我學不來,每每咬牙切齒嗑成碎片。啊,有沒有人告訴各位,Kill Time也是需要高超技藝的。

但對我而言,最愜意的莫過於去馬一節,沖下澡。按摩(SPA)和澡堂,現在已經成了機場「現代化」的評比指標。機場的現代化如果只講究硬體、品味、美感,不見得能消除肉體疲勞,還不如到澡堂沖個澡來得實際——請試試我的方法,轉機時先去沖個澡,保證你旅途會有個美夢。

以上就是我在機場航站的玩樂方式——我可是很努力地在研究喔——誰知道呢?也許哪天,我真的就遭遇《航站情緣》(The Terminal)男主角湯姆漢克的窘境——護照失效,無法入境,也無法返國,落得無家可歸,只好藏匿在過境大廳的某處,成為沒有國籍的機場流浪漢。──本文作者是機場Kill Time消費高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輕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