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十年後我會在哪裡?

生化博士轉行賣酒
文 / 張卉穎    攝影 / 李芸霈
2006-09-01
瀏覽數 750+
十年後我會在哪裡?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兩年前,正在生技公司工作的張永昇和朋友約在台北東區吃飯。看看手錶,離約定的時間還早,張永昇和太太於是在附近逛逛,卻在密密麻麻的住宅區裡赫然發現一家掛著各國旗幟、看起來像餐廳、又像酒吧的小店。兩人走近一瞧,才發現這是間可以依客人口味量身訂做的釀酒廠。

在英國取得生化博士學位的張永昇,留學期間就對品酒很有興趣,進去試喝之後馬上成為主顧,幾乎天天來報到,每次非帶個一兩瓶酒回家不可。喝到最後,張永昇乾脆自己「撩」下去,放棄生技公司的高薪,薪水減半從酒廠業務開始做起。一直到現在,32歲的張永昇回想起那個改變生命的午後,還是記憶猶新,「我始終覺得非常慶幸,自己在當時做了正確的決定。」

看不出十年後在哪裡?

張永昇國一的時候就因為爸爸做生意的關係,全家移民到印度洋上的小島模里西斯。由於模里西斯隸屬大英國協,張永昇高中畢業後就申請了英國的大學,並取得遺傳和微生物的雙學士,後來也不加思索地跳級,一路往上攻讀生化博士。

原本看似順遂的路,卻在半路殺出了程咬金。張永昇之所以願意放棄所學,一是認同酒廠老闆的商業模式,二是看到生技產業在台灣尚處於不成熟的狀態。

從前,在台灣能買到的酒都是原裝進口的,太酸?太澀?對不起,下次換別的牌子就是了,消費者常常得嘗試多次錯誤之後才能買到自己真正喜歡的口感。但這家酒廠和別的進口商不同,可以為客戶訂做獨一無二的口味。不只是酸甜度,連包裝上的標籤都是客製化、依客戶的要求設計的。

再者,生技產業也不像他想像中的那麼有前景。「我看不出自己十年後會在哪裡?」張永昇說,研發是很花錢、花時間的事,但台灣的投資人似乎沒有辦法等待十年後再回本;而許多宣稱自己是生技公司的健康食品業者,也只是用很低階的技術在做。種種亂象,讓他對這個所謂的新興產業感到困惑。

再加上,生物研究就是把研究員的一生投進去,成不成功都靠它,「賭注實在太大。」張永昇分析,除非自己對研究真的很有興趣,能夠發展出別人沒發現過的東西,否則一輩子就耗在上面,一事無成。

再不開始就來不及了!

因此, 張永昇在30歲人生最關鍵的年齡轉換跑道,他認為, 如果要闖出一番事業的話,30歲再不開始就沒有機會了。因為一個人在公司安安穩穩待到了40歲、存到了足夠的錢再開始實現夢想,已經變得沒有衝勁了。再加上小孩的學費、退休金等等顧慮,原本的雄心壯志也得臣服於現實的考量。

當然,轉行剛開始的不如意也是無法避免的。張永昇剛轉到這行時,就曾經遇過一群來踢館的客人,讓他倍感挫折。那是一群以品酒為嗜好的行家,每個月都會各自出300-500元,一起買一瓶昂貴的酒來品嚐。這些行家以超高標準來評比這裡的酒,卻忽略了這是以客製化及大眾口味為主,並不是走高價的精品路線。偏偏當時張永昇是剛入門的菜鳥,對酒的知識只停留在自己喜歡的種類,根本無法和行家相比,更別說是順暢地應答了。「就好像做酒的人怎麼不懂酒一樣,」這次吃癟的經驗讓他發誓,「人家愈踢館我就愈要做好。」於是他開始努力地學習相關知識、上課、自己研發,盡全力做到最好。再加上太太和家人在背後的支持,就這樣業績從第一年的一倍成長,增加到去年的兩倍成長。

張永昇在轉換跑道的過程中學到的是:「做自己喜歡的工作,要比賺很多錢的工作好多了!」比起在生技產業的鬱鬱寡歡,現在的他總算是找到了可以將興趣和工作結合的好差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輕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