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政治」應該重新定義

文 / 姚仁祿    
2006-11-01
瀏覽數 500+
「政治」應該重新定義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西藏生死書》這本討論死亡的書籍在台灣出版以前,很多人不敢談死亡,認為那是一個忌諱。但是這本書出版以後,它教導大家去認識死亡,從正面的角度提出面對死亡的道路,從過程到結束,包括面對死亡的訓練,清楚詳細,讓大家讀完這本書之後覺得,提早認識死亡是對的,愈早做好死亡的準備愈不害怕,因為人免不了一死。

現在台灣人對政治的心態,就像當年對死亡的心態一樣,愈接近愈害怕,愈碰觸愈沒有信心,深怕一開口談政治就被貼上有顏色的標籤,政治像瘟疫,大家盡量保持距離。其實政治與死亡是一樣的道理,沒有人不會死亡,也沒有人可以不與政治沾上邊,因為一群人生活在一起,相處就是政治。

拉高層次 正向論述

想要跟政治絕緣是不可能的事,這就好像一個跟你相關的人走在你身旁,而你卻說沒看見,是一種欺騙自己的心態。很多宗教機構都不希望跟政治掛勾,過去也有很多戰爭都因宗教的介入,而變得一發不可收拾,但是這並不代表所有的人都應該遠離政治,認識政治跟認識死亡一樣重要。

特別是,當政治被一群不理解政治的人在玩的時候,它更需要重新被定義。政治不就是應該讓每個人生活更好,為什麼弄了半天大家都怕?當年大家對死亡懼怕不了解時,電視上討論死亡的節目幾乎都是通靈的節目,讓人愈看愈害怕,愈看愈恐怖,也愈看愈不懂。我們現在的政治談話節目也是這樣,沒有人在講正確的政治知識,每個人都在說我看見了什麼,或是我聽到了什麼,這跟通靈節目有什麼兩樣?

以死亡來說,多虧許多宗教家開始勸人積極去面對死亡,把死亡定義在一個美的地方,讓大家有想像空間,例如往生,或是蒙主寵召等,把它放在美的層次上來討論,讓人充滿了想像而不會害怕。現在台灣的政治問題就是沒有人願意拉到這個美的層次去討論,大家都在做通靈的節目,政治上也還沒有出現一本類似《西藏生死書》這種用正向的方式來討論政治的書籍,我想這需要一些時間來醞釀。

台灣政治需要復健

台灣的政治對於政治理論一直都沒有一個論述,宗教上則因為比較沒有被限制其言論,即使在過去言論被箝制的年代,宗教至少都還可以繼續談論勸人向善的論述,所以一直沒有熄火,一直在面對生命問題的解答,但政治上無論東西方都沒有一個可以千年傳承下來的論述。

其實孔子就是一個非常政治的人物,他到處周遊列國一直想要解決別人國家的問題,他所提出的論述都跟政治相關,只是聽的人都覺得他的理念太學術而沒有採用。既然在現實環境無法實踐他的理論,孔子只好不停地講給學生聽,他的學生也通通都記錄下來,讓他的理念得以流傳千年。

從某一個角度來看,孔子的學生就是在傳承他的政治思想,只是歷代許多皇帝把孔子的思想拿去餵給老百姓,要老百姓遵從,自己卻不必。唐朝「貞觀之治」,之所以成為盛世,就在於皇帝也遵從孔子的思想,所以變成一個偉大的時代。可惜的是,孔子學說只處理善的部分,沒有處理惡的部分,所以他的學說碰上英明的領袖就可以發揚光大,如果碰上不好的領袖,就一點辦法都沒有了。

今年,兩份研究全球競爭力的報告──「世界經濟論壇」與「瑞士洛桑學院的世界競爭力報告」指出,台灣的世界競爭力分別下降了五名與七名,但是仔細去探究原因,可以發現台灣整個民間力量其實是非常澎湃的,只是公部門失靈,如果民間是左手,公部門是右手的話,表示右手已經中風了,如果再不處理作復健的話,恐怕就會全部失靈,這就是我想要談的政治,而不是現在電視節目談政治的方式。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