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堅持原創劇本 塑造傳統歌仔戲曲新靈魂

榮登國家戲劇院的劇作家 施如芳
文 / 瞿欣怡    攝影 / 蔡仁譯
2008-06-01
瀏覽數 850+
堅持原創劇本 塑造傳統歌仔戲曲新靈魂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原本,施如芳只是在戲棚下的戲迷,常幻想如果台上可以演一齣自己寫的戲,該有多好?

為了跟戲曲更接近,台大中文系畢業後,她繼續念台北國立藝術大學傳統藝術研究所,還到戲團工作,滿心熱情免費幫忙做節目單。

沒想到十年後,她的劇作不但在國家戲劇院演出,還被邀請為國光劇團編劇,由台灣名角唐文華、魏海敏主演。堅持只寫新編劇的她,努力十年,終於成為台灣歌仔戲界的重要劇作家。

一齣戲,一個孩子

施如芳第一齣歌仔戲《榮華富貴》的創作過程,也跟戲劇一樣高潮迭起。那原是為了河洛劇團所寫的劇本,卻因故擱置,施如芳懷疑自己到底適不適合歌仔戲圈。

因緣際會下,她到唐美雲劇團擔任企畫, 協助唐美雲創團。沒想到兩、三年後,唐美雲突然想起這齣戲,不停地「盧」施如芳再改編一次,當時懷孕的施如芳怎麼也寫不出來,眼看戲就要上演了,劇本還在修改。幸好,她的孩子比預產期還晚來,讓她順利把劇本給生出來。

「第一次在排練場聽演員唸我寫的台詞, 全身冒雞皮疙瘩,好像被電!」施如芳笑著說。哪怕是到現在,她只要在劇院裡看到自己的戲上演,總是會一陣感動。

《大漠胭脂》這齣戲讓施如芳開竅了!最早,她只是想寫一個「當小生跟小旦被迫獨處的故事」,後來發展成以北周末年為背景,長孫晟護送公主前往突厥和親,北周亡,公主被突厥可汗賜死的故事,歷史記載沒有說明賜死的原委,施如芳就編出將軍護送公主到大漠和親,兩人卻相戀的悲劇。

前考試院長姚嘉文看了《大漠胭脂》後,捧著自己在獄中寫成的《黃虎印》來找施如芳,希望她能將自己畢生心血改編為歌仔戲;名旦許秀年則感謝施如芳寫出一個有個性的公主。

「我知道,如果不是我,《大漠胭脂》不會是這個樣子。」施如芳終於感受到劇中人物的召喚,那召喚祕而不可解,不是從腦袋倉庫裡隨便拿取便有,而在創作過程,突然有了感應,劇中人物開始對話,長出新的生命。

說故事,也說人生

施如芳與傳統歌仔戲編劇最大的不同,在於她熱愛原創,只寫新編劇,她是為了說故事而進入劇場。她創作每齣戲的起頭都不一樣,但都有很濃的情感、緊湊的情節。

《無情遊》是為台灣第一苦旦廖瓊枝量身打造,一開始她只是跟唐美雲閒聊:「兒子中狀元回鄉,家裡卻有了變故...」這類歌仔戲中常見的情節。但施如芳卻想起《麥迪遜之橋》,在傳統的中國,母親的祕密戀情該怎麼被看待?

施如芳說劇本給廖瓊枝聽時,也忍不住紅了眼眶,因為這活脫脫是廖瓊枝經歷過的愛情。廖瓊枝在演出時,所有眼淚都是真的,心痛更是真的,台下的觀眾也跟著哭。

改編自《歌劇魅影》的《梨園天神桂郎君》,施如芳除了加入中國《九歌》裡的悽涼鬼魅之氣外,也寫出一個大將軍生下醜惡的音樂天神,卻不得不將之遺棄的心痛。

這增加的橋段,靈感來自舒伯特的作品《魔王》,描述一個父親帶著重病的孩子,穿越深夜森林的徬徨痛苦。

2007年,國光劇團與國家交響樂團合作,推出新戲,邀請施如芳擔任編劇。她從王羲之的《快雪時晴帖》找到靈感,寫出跨越三個時代的故事《快雪時晴》,用溫柔的筆,寫流離時代裡小人物的悲涼。現代部分的主軸是被國民黨「抓兵」來到台灣的老兵故事,台下外省老人看了戲,在劇院嚎啕大哭。

她則感性地說:「好的戲劇無關國籍、地緣,若寫得出人性、人之常情,就有亙久不變的價值,可勾勒出台灣心靈飽滿的精神面貌。」

2008年6月,讓姚嘉文苦等多年的《黃虎印》,終於要在國家戲劇院演出,故事講述台灣割讓給日本之初,台灣人成立了台灣國,還用黃金打造國印「黃虎印」,沒料到唐景崧棄印逃亡,台灣國的國印也失落了。施如芳深怕這部重要作品毀在她手裡,但姚嘉文的誠意讓她感動,她只好「撩落去」!除了花半年的時間研究台灣史,還寫了四個版本。

姚嘉文原著30萬字,龐雜的人物、情節,施如芳大幅刪減為4萬字的劇本,姚嘉文氣度很大,都予以尊重,只是有次半開玩笑地說:「如果張愛玲在世,看到她的作品被改編......」

不屈就,編劇靈魂

歌仔戲劇作家也是委屈的, 花一兩年完成一個劇本, 好不容易得到機會上演,通常酬勞只有2、3萬元,甚至有老師級的劇作家也拿不到酬勞。對此,施如芳有她的堅持:「如果演員可以排在導演、演員之後,甚至與樂師妥協,這樣的環境曾經讓施如芳很受傷,與劇團漸行漸遠。

畢竟是跟著唐美雲創團,施如芳最終還是回到劇團,十年的患難真情,不是說斷就斷,施如芳創造的人物,唯有唐美雲能演;唐美雲也在施如芳筆下,發光發熱。

編劇的作品,一旦出手,就變成別人家的小孩,隨她去養,但畢竟是嘔心瀝血生出來的,每當樂師、演員來討價還價,施如芳感嘆:「我對自己的創作,是不將就的,為什麼其他表演者要將就?」她難搞,是因為她真的在乎。

她鼓勵年輕編劇家一定要有熱情,與想說故事的欲望。無論如何,都不要「屈就」,要建立自己的專業高度,不要為了配合環境而改變。她說:「如果你加入後被劇種改變,你的加入就失去意義;只有你改變了劇種,這一切才有意義。」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輕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