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人生處處是笑哏

幽默作家馮光遠X暢銷作家侯文詠
文 / 徐仁全    攝影 / 關立衡
2012-08-28
瀏覽數 800+
人生處處是笑哏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幽默作家 馮光遠

有誰能大方地說自己是白目?當今台灣,只有2位:一是前衛生署署長楊志良,他當官時自稱是白目,但也當得轟轟烈烈,下台後還贏得人民的掌聲。

另一位就屬政治嘲諷人士馮光遠了,他可是比楊志良還早就搶得「白目」頭香,還自封「國寶級」的白目。

還好,台灣社會還容得下這些白目又可愛的人。早在1993年時,馮光遠在〈給我報報〉就寫文章力挺當時宜蘭縣長候選人張軍堂的文憑是真的,甚至找到論文《犀牛皮移植到我臉上法律效力之研究》。後來這文章還被當作文宣,演變成有名的「犀牛皮事件」,你看,台灣社會包容力有多大。

〈給我報報〉帶著嘲諷的筆調,讓多少讀者捧腹大笑,甚至笑到不支倒地。這種用另類方式嘲諷政治社會怪象的手法,一直是大眾慰藉心靈的良藥,也造就了「馮氏搞笑」的風格。

擅長嘻笑怒罵的他,其實一點也不白目。他只是先把自己搞得白目,先自嘲一番,再嘲弄別人。 「這是最高招的搞笑,」馮光遠自己也這麼說。如果一個人連自己都開得起玩笑,那別人要罵就罵不出口了。這種人一定會用更寬廣視野、更公平標準,去衡量別人、去嘲諷別人。

馮光遠的白目,連官司都搞不贏他。近年因不斷嘲諷政治人物,讓他官司纏身,他一點都不受此困擾,還透露上法庭時,因為把「踰越」聽成了「愉悅」,忍不住又在法庭上笑了。

其實,馮光遠的搞笑與白目已是渾然天成,早已是他生活的精神食糧。他說,只要自己的人生自己定義,不需要跟著別人的軌跡走,如此就會找到樂趣、找到笑哏。

暢銷作家 侯文詠

醫師不幹,跑去當作家。很多人一定認為這樣的人頭腦有問題,但聰明的侯文詠卻幹出這種事來。

對抗權威、衝撞主流,其實是侯文詠心底一直在想的事。放著醫師這種主流認定下頂級的職業不做,卻跑去當作家,有些難以想像。但只要從侯文詠的思維中,就知道答案了。「我們常活在大歷史、大使命的枷鎖下,但其實會讓人覺得有趣、好笑的,是那些小歷史、小東西」。

大歷史告訴我們:「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但人往往致力於眾人之樂後,自己反而不快樂。社會主流告訴我們要成功、要求名求利,但這過程中,求名求利就是件不快樂的事。第1,求不到名利的人一點也不快樂;第2,求到了名與利之後更不快樂,因為不滿足。人生不是單一方向發展的,可以有很多選擇,單一方向發展的結果就是忽略身邊的小東西、小樂趣,那些才是讓人快樂的元素。

「要顛覆、要打破,否則人永遠不會快樂,」他說。

侯文詠的顛覆在於,當父母在他40歲時告訴他:「兒子,你已達成我們對你的期望了,從今以後,我們不再對你有任何期望。」對兒子沒有期望?感覺怪怪的。但這卻是一種重生,讓侯文詠在心理及情感上獲得自由、釋放,不用再有為別人活的壓力,也沒有主流威權的束縛。他勇敢擁抱幸福、追求自由,為自己及家人、甚至這個社會,帶來更多的快樂。

「其實,快樂是對主流威權帶來壓抑的釋放,」侯文詠說。如果你仍被威權壓得喘不過氣,你是不可能笑得出來的。唯有你夠聰明、夠樂觀、夠勇敢,挑戰那個威權、戳破那個主流,你才能跨越限制與枷鎖,你才笑得出來。

笑是要有本錢的。能會心一笑,甚至哈哈大笑,真的是一種幸福與自由的象徵。

「我要感謝大笑,除了當我笑到牛奶從鼻孔溢出(I am thankful for laughter, except when milk comes out of my nose.)」當代喜劇大師伍迪‧艾倫這麼說。

沒錯,笑,對人生太重要了。試想,在迪士尼樂園中,小孩子跑跳不小心跌倒了,他們不會哭,為什麼?因為他們知道身處於迪士尼,有太多的遊樂設施等著他們,玩都來不及了,哪有時間哭。

人生何嘗不是如此!歲月裡,有太多精彩的事物值得你去品味體會,你怎麼能不快樂地去過每一天,而要選擇愁眉苦臉的過一輩子呢?

自稱國寶級白目的馮光遠,一生自認沒有低潮過,活得快樂的不得了。他說:只要有個空間可以看書或發想,我就能在閱讀或發想中找到快樂。甚至連走路,踢到一顆石頭,也能讓我快樂一下下。

醫師作家侯文詠,從小就發現會說笑話的人很聰明,因他能很快看透事情的本質。很快的,他也能說笑話了。他說:主流是讓人不快樂的,唯有回過頭來找被壓抑的那些小東西,你就能隨手發現周遭被遺忘的幸福與自由,也才能忍不住的笑了。

人人處處是笑哏,只要打破主流、戳破壓抑,活出自己定義的人生,保證你也能忍不住的笑了。

笑從哪裡來?笑哏是從四面八方而來,只要你稍微留意,就會在生活中找到笑哏。

馮光遠(以下簡稱「馮」):笑很簡單找,不論是官場、商場,地位愈高的人, 笑話愈多。因為他們位高權重,離地面較遠,吸到的空氣稀薄,腦袋就不太靈光,常有失態的事情發生,就容易製造出笑話,鬧出匪夷所思的事情來。

在威權時代,在我初、高中時期,「呼口號」這件事很好笑。通常台上司儀很正經八百、精神抖擻的發號司令,但台下的我們都無精打采、有氣無力的回應。這不就是一齣喜劇嗎?看到這畫面多有趣。那更有踫到

領袖逝世,大家要搞得全民同悲的樣子,就更有趣了。很多人也不是真心在哭,感覺就更好笑。

侯文詠(以下簡稱「侯」):我寫東西,一直想人為何會笑。笑有沒有公式,我從醫學上還找不到答案。但我覺得笑跟性高潮很類似,一樣是忍不住就去了。性是一種感官的刺激,最後忍不住就爆發出來,過程很過癮。原來之前有一段忍的過程,或說是壓抑的過程,最後爆發出來。

開始對笑有感覺,是發現某個人可以很銳利講出一個笑話,從小就覺得那人很聰明。因他能比別人更快看到事情背後,那種被壓抑的東西,一針見血地戳破。

笑有境界,要心裡去體會到自由,開始就可以好笑。如果你無法體會自由, 認為理所當然,是不會笑的。會愛笑,其實是對主流有意見,特別是對主流的競爭邏輯有意見。為何人要跟著主流競爭的邏輯,都要成功、出名、賺大錢,那樣的人生一點也不有趣,且造

成壓抑。我主張人要活得自由、追求快樂,我每次都在戳破那個東西,就會覺得快樂。

笑是在理解領悟後獲得最大的快樂與自由,而不是得權勢。一旦戳破就有快樂,又做了一次成功的安打。

笑有不同層次:嘲諷的笑、會心一笑、苦笑、還有裝笑假笑。但這些都不重要,唯有從心裡產生出一股溫馨感動的湧水,那笑就有意義了。

侯:有人是假笑,有些明星是裝笑,就算是哈哈大笑,也不一定是真的出自內心。人生有各種的笑,但我看來,笑是傳遞美好的東西,笑是能讓人感染到美好的事物,不是用裝或做假可以達到效果的。

有一位讀者最近寫了一封信給我,大意是她國中因扛家計而輟學,後來父親拿了一本我的書給她讀,她愛上我的文章,從此讓她人生改變,回到學校,認真讀書取得學歷,現有一份好工作,結了婚,也即將為人母親。我看完她寫的信,我很感動,也忍不住笑了。這是幸福,感人的,它傳達了美好的事物,我就笑了。

有時笑很假,哭很真,就看你想傳遞的東西是什麼。

身為一位作家,當我看到你因我的文章而笑了,或哭了,那說明我推動你了、撼動你了,我就欣慰了。

馮:嘲諷其實只是我的工作,或可說是我對民主的一點點努力。嘲諷的笑要兩個巴掌才響得起來,愈懂政治的人才笑得出來,不懂的就完全不知在笑什麼。

回到基本,我認為最好笑的是感動,生活中那些讓你有所感動的事,不一定哈哈大笑,但可以會心一笑。

喜劇是讓人淺淺一笑,體會一些事情。就如你的情人與小孩間,常有一些這樣的感覺。我跟我女兒,常常互相搞笑。我用「羞辱」來形容我們的搞笑功力,常會你來我往,鬥智想辦法贏過對方,這種搞笑是因為愛,完全沒有惡意,反能提升生活品質。

搞笑有沒有公式?試試看,拉大落差,或說出沒有預期的實話。

馮:搞笑的確有文法,但方法因人而異,對我來說就是用落差法吧。你寫一個東西時要先抽離出來,跟一般人想像的不一樣,如此發展就會不落俗套,有落差,就有趣。有一次我從美國回來,朋友接我回台北,經過一個地下道,他問我知不知道這地下道通往那裡?我想了一下,說出「布魯克林」,結果車上人都哈哈大笑。我當時的心境是仍在美國紐約,想的就是布魯克林。

侯:我認為也是說出沒有預期的實話。以發生在我身上的例子來說,外婆過世出殯時,親人都很難過,忽然有一群人哭得很大聲,回過頭去看,也不太認識是哪裡來的親友。結果我表哥去問他們,他們反問,這裡不是什麼路169號嗎?我表哥說,不是,這裡是196號。結果帶隊的大哥說:靠腰,哭錯了。隨即掉頭走人。這畫面很意外,我竟當場忍不住的笑了。

心情不好的時候如何找笑點?其實是你看待事物的方式。很多時候人活在別人定義的世界裡,那就不會快樂。定義自己的人生,就會有趣。

馮:我的人生好像沒有什麼低潮。(在場者聞言皆哈哈大笑)

 侯:人生快不快樂,90%來自對客觀事實的詮釋,只有7%是情緒。我之前到廣州,要趕一個簽書會。結果所有倒楣的事都遇上了,塞車、遊行示威,狼狽不堪地拖著行李趕車,幸好在幾分鐘前趕到簽書會場,可說驚險萬分。

 晚上回到飯店,打開行李箱,看到那雙出門帶的球鞋,我忍不住笑了。本來以為沒時間運動跑步,結果意外的跑了一大圈。

馮:不順就睡個覺,起床就沒事了。人生是很多經驗的構成。近年官司纏身,但我一點也不煩。因為以前別人在為民主付出時,我在國外吃喝玩樂。如果現在因此而入監,就算付出一些學費好了,這樣想就很舒服。

我女兒曾問我,老爸,如果你進去了,去探監要不要帶紅酒?其實我還想辦個入監惜別演唱會,伍佰還答應要來唱一下。用另一種心情去看事情,不要鑽牛角尖。太多事情其實沒有被定義好,人生常是走別人的定義及軌跡,那不是我要的事,人生我自己定義。如果因為言論自由而去坐牢,我覺得很有趣。

 侯:換個想法就沒事,人生沒什麼大不了的。有些人把人生看成是財產、名氣、或房子車子的累積,但這些可能一把火燒了就什麼都沒有。

我看待人生是時間,它是每一個剎那的累積。如果人生每個時刻都是好的,累積起來就會有趣。如果都是一帆風順、車行快速,那肯定無聊到爆。何況人生不會是風和日麗的。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