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讓「夢想單飛」變成年輕人

尤虹文的燦爛天空
文 / 高希均 整理/王維玲    攝影 / 陳若軒、林育緯
2012-08-01
瀏覽數 1,350+
讓「夢想單飛」變成年輕人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高雄的新興國中與劍橋的哈佛,有太平洋的阻隔。尤虹文,15歲的國中女生,要以天賦、決心,「為夢想單飛」來跨越。10年後的她,進入了頂尖的哈佛與茱莉亞,已為自己大提琴的音樂世界,在西方與東方,開拓了一片燦爛的天空。

哈佛畢業頒獎典禮中的演出

2008年6月5日的晚上,哈佛校園裡的安納堡廳燈光輝煌,357屆畢業活動頒獎典禮中,校長、董事、各界名流,及10位榮譽博士得獎者,都匯聚在這裡。典禮中有一個重要的音樂演奏節目。

燈光漸暗,瞬間鴉雀無聲,一位修長優雅的東方女孩在眾目注視下,自信地展開了大提琴的演奏。

她就是尤虹文(Mimi Yu),哈佛經濟系的應屆優等畢業生,更是多次獲得國際大獎的大提琴音樂家。她來自台灣高雄,她的雙親第一次來到哈佛,正坐在包廂貴賓席上。他們難以置信地遠遠地看著這個8年前離家的女兒,此刻正在頂峰學府隆重典禮的殿堂中,做出色的演出。

對虹文講,一切的榮耀歸於父母,「我的家永遠在台灣」;對雙親講,一切的成就來自女兒從不放棄的努力。

這是一個來自南台灣中產家庭的燦爛故事,只有這種年輕奮發上進的故事,才能改變台灣年輕一代的沉悶與頹喪。

南台灣的傳奇

在全球經濟衰退中,世界各國年輕人(16歲至24歲)的失業率,通常是全國失業率的2倍以上。近月來年輕人失業率在台灣近12%,美國16%,英國21%,希臘與西班牙已高達51%,這樣可怕的高失業率,正反映出兩國總體經濟的崩潰。

當經濟成長恢復正常時,年輕人的失業就會更直接反映出的是個人條件不足,如自己的專長、學科成績、成就動機、個性和態度等。

台灣的年輕一代正陷入迷惘。在自由、民主、多元的大環境下,本可做海闊天空的選擇,攀登生命高峰;可惜多數年輕人選擇了一條少風險、少吃苦、少打拼的路。半世紀前台灣貧窮時代的留學潮與創業潮,已經嚴重地消失了。

就在這種生命力虛耗、豪氣萬丈欠缺的年代,南台灣出現了一個動人的傳奇。

讓我先簡述這位高雄出生的女孩尤虹文。她15 歲時赴美學琴與讀書,10 年奮鬥,已經譜出了生命中精彩的前奏曲。

她來自一個中等家庭,父親是公務員,母親是國中家政老師。當她就讀於高雄新興國中音樂班時,就連獲2 屆全國大提琴冠軍。2001 年國中畢業,得到了美國克里夫蘭音樂院提供的獎學金,同時也在另一所海瑟威布朗女中讀一般高中課程。3 年之中,這個小留學生每天往返於2 個學校,熬過重重考驗,展現了聰慧敏捷及堅強的意志。高3 上學期下定決心,申請哈佛。次年春天先後取到了哈佛的入學許可及獎學金,在哈佛以優異成績取得經濟學士,被《哈佛紅報》評選為「傑出15 大藝術家」。2 年後又在頂尖的茱莉亞音樂院修畢碩士,並且擔任了茱莉亞交響樂團大提琴首席,此刻她已是世界樂壇上一顆廣受讚賞的新星。

虹文變成了極少數受過嚴格經濟學訓練的音樂家,這種理性與感性、冷靜與熱情的結合,是否會激發出更多演奏的火花?

虹文已經多次和小提琴天王伯爾曼及大提琴家馬友友合作演出,她演出的場所包括了卡內基廳、紐約911 雙子星遺址、紐約林肯中心等。《紐約時報》讚譽她「飛揚的大提琴家」,《波士頓環球報》評為「最完美的大提琴演出」,另有評論以「女版馬友友」稱讚她。

單飛追夢想

近年來我提倡「閱讀救自己」,在我所認識而又尊敬的朋友中如于宗先、孫震、郭為藩、曾志朗,都是最好的典範。尤虹文寫的第一本書名使我產生了另一個聯想:「單飛追夢想」。Flying Solo 是她取的英文書名,生動貼切。

在萬里無雲的天空中遨遊,在雪雨交加的風暴中飛行,想一想「單飛」的浪漫與冒險,「單飛」的自由與掙扎、「單飛」的成就與代價!這本書記錄了一位15 歲的南部姑娘,10 年單飛的奮鬥故事。

這是虹文用中文寫的第一本書,國中畢業的她,展現了她的中文根底及雙親對使用中文的培育;她再以所受過的西方人文思維,寫出了一本充滿感染力的「一個台灣女生上哈佛的成長故事」。

在天下文化6 月出版的書中,她描述那段小留學生離家奮鬥的心情:「每逢感恩節、耶誕節,每個同學、朋友,都有自己的家,⋯⋯就會特別想台灣,想爸爸、媽媽、弟弟、奶奶。」「安靜的深夜裡,有風聲、雪聲,伴隨著我的讀書聲。」(P.59)。

在P.144-P.145,虹文更有刻骨銘心的坦述:「在音樂領域裡跌得鼻青臉腫,讓我不知所措;入學預備考試PSAT 看不懂,讓我不知所措;沒有父母參加的家長會,讓我不知所措。⋯⋯沒有人能送我一本《從零開始的人生手冊》,來引導我每一個步驟。⋯⋯只能拚命努力!」在這不知所措的時刻,她最記得的是遠在高雄母親的勉勵:「化思念為力量。」正就是這股力量一直推著她前進。天下沒有垂手可得的成功,成功的背後一定有代價。

虹文是一位早熟的女孩,比同年齡的想得多、看得遠、做得好。

虹文是一位成熟的女孩,有計畫、有方法、有決心。

虹文是一位智慧的女孩,一步步地在實現她的夢想與理想。

沒有「代溝」的思維

200 頁的書中,她的很多思維與我十分接近,相差半個世紀的年歲,竟然跨越了「代溝」。讓我摘錄虹文的一些看法:

●多讀經典,只讀經典。要學,就要學最好。

●看不懂的好文章照看,再看,不輕言放棄。

● 我擦乾眼淚,再一次把琴拿起來,如烏龜賽跑,一步步向前爬。

●嚴師才能出高徒,沒有老師當年的嚴厲,就沒有今天的我。

●哈佛每年提供獎學金,本國和外國學生一視同仁。

● 哈佛總圖書館側門頂端:「進門吧,你的智慧即將增長」。

●「 英文,讓我與世界接軌。」

●「 別忘了你的根、你的文化。」( 母親的話)

●我該怎麼做?一切靠自己。

如果虹文做到,你也可以

經由嚴長壽先生的公益平台安排,她去了台東書屋,遇到一個小女孩偷偷地說:好想好想當音樂老師。「我希望可以輕輕地告訴她:我也好想好想幫助她,陪她走這麼一段人生追夢的路途。」

去過了台東、苗栗、和屏東的山地鄉,她發現自己愛台灣這片土地的心,從未改變。虹文在「後記」中寫著:「我的故事,有沒有一點點可能帶給當地台灣的孩子啟發和鼓勵?」

我要說:虹文「為夢想單飛」的故事,一定會、也一定能,使台灣年輕一代受到感動,受到激勵。

當前年輕人最缺的不是訓他們的教條,而是範例(role model)。虹文正是一個活生生的故事,她所經歷的各種遭遇貫穿全書:跌倒時沒有人扶持;流淚時沒有人幫你擦乾;孤獨奮鬥時不知所措;受到委屈時無人安慰;懷疑自己時,也動搖過。當很多人可能早已放棄時,虹文克服了所有這些學習中的低潮。她相信:自助人助,往高處努力(aiming high),思索前進,持續前進。

虹文的母親有段重要的話勉勵年輕人:「即使前面有再高的山擋路,如果虹文做到了,那麼你也可以的。」

讓「你也可以」,「為夢想單飛」變成年輕一代的新關鍵詞。

尤虹文的單飛路

飛機起飛的這一頭,有親愛的家人、朋友,以及可預期的平坦人生;飛機降落的另一端,你一無所有,一切從零開始。如果是你,你會如何選擇?

人生最難的地方,在於沒有標準答案,向左走、向右走,似乎都有美麗風景,你可以向尤虹文學習,面對難解的生命的選擇題時,她如何思考,做出關鍵決定。

Q1 人生,向左?向右?如何抉擇?

A 我渴望未知數,渴望新奇,渴望精彩冒險的旅程,想在原本不屬於我的國度建立起「希望之城」。我曾經非常害怕做決定,不論是15歲要不要出國從零開始、要不要上哈佛、決定畢業後工作方向,總是焦慮地一直尋求親友的建議,但後來發現,唯有自己,可以為自己的生命負責。所以做決定時,最重要的不是親友師長的期待,最重要是要靜下心來,排除所有雜音,認真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因為人生就像一場有趣的實驗,不自我設限,勇敢去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才是幸福。

●我們不為學校學習,我們為生命而學習。

Q2 挫敗該如何站起來?

A 到美國,一切從零開始,很挫折,現在回首,最大的收穫就是讓我學會怎麼去存活、怎麼去開啟「從零開始」的人生。

人生有一定的步伐、一定的曲線、一定的方向。我們常常想緊握、想捉住自以為擁有的一切人事物。其實一切從零開始,是危機,也是轉機,因為一下子什麼都沒了,只能拚命努力;因為一下子什麼都沒了,擁有的東西才會感恩珍惜;因為一下子什麼都沒了,才懂「什麼都沒有」是這般滋味。

●原來什麼都沒有,也許是一種祝福、一種解脫;什麼都沒有,才有真正的自由。

Q3 如何相信自己?

A 第一天到音樂院上課,才剛拉完一首慷慨激昂的「普羅高非夫大提琴協奏曲」,老師什麼都不說,卻問我:「你長大想做什麼?」我說:「我最崇拜馬友友與帕爾曼。」老師卻嚴厲地說:「什麼?最大咖的音樂家?連我都不認識他們!你抬頭看看,世界上有幾個女性亞裔大提琴家?沒有!全世界女性大提琴家如鳳毛麟角。」

其實我從來不想扮演馬友友或帕爾曼,我只想扮演自己。承受成長隱隱陣痛時,最信任可靠的人是自己。假如我對自己不信任,還有誰能相信我?即使全世界音樂節、大比賽都拒絕我,沒有人相信我能做到時,我也不能放棄自己。

●虹文高中校長說:「求知的動力如同一把沒有盡頭的梯子,唯有不斷激勵自己往上爬,才能滿足每個人與生俱來的內在渴望及熱誠。」

Q4 人生可以慢半拍嗎?

A 好不容易拿到哈佛大學的錄取通知及獎學金,愛質問的我,當然不會放棄任何機會詢問自己:成為人人稱羨的哈佛畢業生,於我人生中有這麼重要嗎?我的內心開始抗拒、開始恐慌。

如果在確定答案之前就簽字入學,那是父母及哈佛大學幫我做的決定,所以我選擇按下暫停鍵,靜下心來思考,才領悟自己渴望走出專職演奏的象牙塔,與世界菁英們並肩追求真理。

大家都習慣人生有一定的方向,即使心中有所質疑,也不敢停下來,怕自己想太多,也怕被競爭者遠遠拋在

後面。

● 人生最可怕的,不是慢半拍,而是盲目衝刺,到了終點,卻發現這不是自己想要的未來。

Q5 如何勇敢表達自己的意見?

A 和台灣不同,美國文化非常重視每個人的發言權,台灣學生很容易受限於英文表達能力,或因為害羞而不敢表達自己的意見。其實不用害怕,因為世界上沒有一個問題是愚蠢的,提問,正是訓練自己獨立思考的第一步。勇敢陳述自我意見和想法,這是個人的權利,也是義務。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如果你連表達自己的勇氣都沒有,將來若是遇到種種不公不義的情況,你怎麼可能挺身而出,大聲爭取自己的權利?

●世界上沒有一個問題是愚蠢的。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