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環境變臉,生活變天

文 / 孫秀惠    
1997-11-05
瀏覽數 10,750+
環境變臉,生活變天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臺灣,你快樂嗎?生存空間是個有機體,如同人一樣有其個性與特性;相由心生,若把客觀的環境品質指標做表情,今日台灣的環境「市容」與「縣容」,有多少張快樂的臉孔?

從一九七三年美國學者柴諾富(Chernoff),以臉部表情法來描述美國科羅拉多州的地質特性開始,將複雜的地區資訊轉化成大家一眼能迅速理解的人臉,在國外學術界已行之有年。一九八一年,台灣清華大學社會人類研究所教授王俊秀,也做出了台灣五大都市的環境品質臉譜。

臉譜指標

《遠見》雜誌的台灣二十三縣市環境臉譜,則以八項指標來描述:

臉型代表環保預算占總預算比率

在提升環境品質的過程中,環保預算猶如能源的補充品。一個人若只是消耗熱量,卻沒有進食,必然日漸消瘦。所以,以臉型的豐潤與否,來表達環保預算支出的高低。

眼睛代表落塵量

小小的台灣,有多少超大工地?挖地、造屋,重大建設連連不斷,一方面固然代表了地方的繁榮,但另一方面,灰塵滿天、交通受阻,帶來了極大的環境壓力。某位住台北的媒體工作者,有天到花東地區出差,驚嘆道:「在這裡我不用點眼藥水!」從落塵量來畫眼睛,台灣幾個地方得要點眼藥水呢?

鼻子代表空氣污染指數

人對於空氣污染最直接的感受,就在於人的鼻子與呼吸道。根據醫界的研究,台灣近年來氣喘病例,尤其是兒童氣喘病例的增加,與空氣品質惡劣有關。

嘴巴代表自來水品質

人可以不吃飯卻不能不喝水,不過台灣人對於飲用水品質的信任度,卻可從各家自裝濾水器的密度窺視一斑。將自來水檢測的不合格率與嘴型的意象聯結,就可以看出,面對每天要入口的水,台灣有些地區真是笑不出來。

眉毛代表公害陳情案件

居民對於環境品質的感受,可以從一個地區的公害陳情統計看出來。感覺愈不好,火氣愈大,就不免橫眉豎眼,或者一付喪氣的八字眉。

耳朵代表噪音

台灣地區不僅都市化程度高,而且大部分人口都居住在住商混合的區域。《遠見》選擇第三類管制區(住商混合區)的噪音程度來做為衡量的指標。一個縣市的噪音(超過六十五分貝)程度,可以從耳朵需不需要戴耳塞來表示。

頭髮代表公園綠地比率

公園綠地不僅是一個都市的綠肺,也是居住環境的遮蓋與緩和壓力的界面。一個地區缺乏了公園綠地,就猶如一個人頭髮稀疏,又要直接暴曬於驕陽之下,不舒適的感覺可想而知。

鬍子代表平均每人每日垃圾量

台灣地區人民製造垃圾的能力,與日俱增。從十年前的○.七七公斤,到去年的一.一三公斤。焚化爐、垃圾場興建的速度,似乎永遠追不上垃圾之島的垃圾成長。而那些堆在外頭無法收拾的垃圾,豈不正像刮不完的鬍子?

作臉的方法

我們根據每個縣市在上述八項指標的成績,來做出各個縣市於八十三年和八十五年的環境表情。

每一項指標,均以該年二十三縣市數值總和之平均值為分組標準,得出好(前二五%),普通(中間五○%),差(後二五%)三組,同時據此做出每項指標的三種表情元素(例如,自來水檢測合格率佳者為微笑的嘴,普通者為沒有表情的嘴,差者為下垂的嘴)。經過表情元素的組合,便得出二十三縣市民國八十三年與八十五年的環境臉譜。

台灣環境變臉

台灣今年又逢縣市長選舉,若從環境臉譜來檢視過去一任地方首長執政之下的環境品質,可以看到各地均有些特殊的表情值得注意。

從都市地區來看,台北、高雄與五個省轄市中,可說是「面色不善」的,多於表情輕鬆者。

表情最不快樂的可能是台南市;無論落塵量、自來水不合格率、噪音、公害陳情等指標,在二十三縣市中,均落於較差的一組,以致於眉毛、嘴角都是下垂的,甚至從官方統計來看,公園綠地比率在這三年內大量減少,所以頭也禿了。

台北市表現出來的是眼睛不舒服、塞個大耳塞,面無表情的臉相,進步的地方是鬍子減少了。高雄市則是明顯的紅鼻子,表情嚴肅、頂上無毛。比較進步的地方是公害陳情減少,所以眉毛不再下垂。台中市也是眼睛發炎,缺乏微笑。不過鬍子倒是刮乾淨了。

二十三縣市中,表情明顯變得較快樂、乾淨的是新竹市。八項指標中有六項落在「好」的一組。不過,新竹的落塵量過去三年有惡化的趨勢,卻是值得注意的地方。桃園縣則因為水質改善,環保預算比率較過去提高,公害陳情減少,原來很不快樂的臉已有較好的表情。

有些地區的臉孔相當值得玩味。例如,台北縣雖然有笑容,公害陳情案件卻超級多,有個十分懊喪的眉毛,看起來表情很怪異。台東縣原應是個清淨的地方,可是每人每日垃圾量卻比台北還多,臉上出現了大鬍子。

整體而言,台灣二十三縣市的環境臉譜,距離理想的環境臉(見上圖)都還有一段差距。台灣想展現美麗之島的風情,是否能依靠建設來塗妝抹粉?還是應該從基礎的環境指標來改善台灣的面相?

本文出自 1997 / 11 月號

第137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