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策展人 專賣展覽

以「展覽」為作品的藝術家
文 / 許綠芸    攝影 / 蔡仁譯
2011-04-25
瀏覽數 1,600+
策展人 專賣展覽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2008 年仲夏正午,熙攘車流、響徹雲霄的汽車喇叭聲與髒污瀰漫一如往常,但是行走於台北東區的感覺有點不一樣,路旁及建築物上偶然出現的逗人「裝飾」,妝點街景,行人的腳步跟隨一件件裝置藝術品位移,台北在每雙眼睛裡映照出不同的光景。

這是一項名為「粉樂町II」的藝術展覽,國內外藝術家傑作盡出,唯一不同的是,展覽地點並不美術館,而是在台北市忠孝東路與敦化南路的精華路段,帶領團隊完成這項艱難任務的,是台灣知名獨立策展人胡朝聖。

什麼是「策展」?

顧名思義,「策展人」(curator)指「展覽策劃人」。

在過去,藝術展覽最常見以單一創作者為主角的「個展」,或結合兩位以上藝術家的「聯展」。而近幾十年來,創作者不單純將作品視為創作成果,更進一步藉作品針對各種議題(如社會、種族、文化),表達個人的「概念」(concept),展覽的組成模式也因此慢慢改變。

舉例來說,以「安徒生童話」為創作主題的台灣藝術家作品,與「卡漫藝術」的日本創作,在機緣巧合下產生連結,讓它們有機會在同樣主題下展出,而「策展人」的工作,便是找出主題,集合來自各方的作品,使展覽豐富有可看性。

繁瑣的策展工作

「發想展覽概念」只是策展人的工作之一,其他重要工作還有接洽藝術家、展場與器材租借、找贊助、作品運送組裝、網頁文宣設計、媒體新聞發布⋯⋯族繁不及備載的相關瑣碎工作,都算在「策展」範圍內。

要呈現一次傑出的展覽,作品的高品質自然不在話下,但更重要的是,如何將作品完美呈現在觀賞者面前。胡朝聖身為台灣最有影響力的策展人,當然了解如何將這些繁瑣的細節,按部就班逐一完成。從採訪當天他細心叮嚀工作人員,記得將剛沖泡完畢的茶包從杯中取出,以免茶變得苦澀的小動作,便可知他對細節的講究程度。

成熟的策展人需要時間養成,不僅需具備藝術領域知識,更需要豐富的展覽工作經驗,「我也不是一畢業就知道自己要當策展人的」,胡朝聖說。

大學主修新聞,胡朝聖偶然在「藝術通論」課堂中,發現自己對藝術的興趣,此後便自學研究古典到當代的中西藝術,也確定從事藝術相關工作的志向,「我很清楚自己沒有藝術天份,但協調、規劃是我的強項。」

九○年代末,策展觀念引進台灣

胡朝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高雄的畫廊當助理。雖是助理工作,但老闆十分信任他,直接交付展覽策劃工作,從研究南部地方藝術家,到一手規劃展覽、發新聞稿及準備開幕酒會,當時還不知道「策展是什麼」的胡朝聖,其實已是小規模展覽的策展人。

1995 年, 胡朝聖赴紐約就讀時尚工業學院(Fashio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FIT), 攻讀藝術管理碩士,停留美國4 年間,不僅取得學位、看遍大小展覽,還在藝術基金會的附屬畫廊負責行政工作,「策展人」的觀念,此時才逐漸在他腦中成型。

「策展」的概念,起源自西方當代藝術,但是台灣開始出現策展人,則約在九○年代末期,才由自西方學成歸國的年輕創作者引進。

胡朝聖1998 年回國後,先在富邦藝術基金會擔任專案經理,前後3 年,學習企業的運作機制,更知道如何與企業訂定成本,因為「再怎麼好的展覽,都需要經費。」

提案、斡旋能力不可或缺

這段經歷為胡朝聖累積不少專業經驗(know-how),離開富邦基金會後,他決定成為獨立策展人。2003年,在與當代藝術家陳永賢交談的因緣際會下,以當時在台灣尚未成熟發展的「錄像藝術」為展覽主軸,〈夜視‧台北〉誕生了。

初登場總有無數不預期的障礙,由於這檔展覽的所有作品均為錄像,需要大量單槍投影機等器材,若是沒有廠商贊助,恐怕連展出都有問題,胡朝聖發揮斡旋功力,準備大批展覽文件與口頭簡報向企業提案,結果換得三星(Samsung)對展覽器材的全數贊助;而誠品書店在聽聞這次展覽為台灣少見的新媒體錄像展出,決定贊助展出場地,為期兩個月。

靠著策劃及提案能力找到多方企業贊助,讓胡朝聖感覺有貴人相助;然而,問題還在後頭,〈夜視‧台北〉的展覽日期正好撞上SARS,當時許多大展都紛紛取消或延期,胡朝聖心想:「錢都投下去了,總不能喊停吧?」

因此他毅然決定照常展出,結果〈夜視‧台北〉成了叫好又叫座的大展,藝文媒體爭相報導,更為胡朝聖帶來不少曝光機會。

〈夜視‧台北〉後的兩年內,胡朝聖又在南港軟體工業園區,策劃預算高達7250 萬元的公共藝術案〈實擬虛境〉;與國立台灣美術館合作〈快感‧奧地利電子藝術節25 年大展〉,成功地在35 歲前累積運用大規模預算及策劃國際大展的實力。

策展人是研究員 腦袋等於資料庫

如今只要提起胡朝聖,許多人會把他與「錄像藝術」畫上等號,且他在2003 年前後所策劃的展覽,幾乎均以錄像作品為展覽主題,胡朝聖說,「因為當時台灣對新媒體藝術還不夠熟悉,所以我必須介紹給台灣人認識。」對他而言,作品的表現形式絕非決定好壞的則,唯有抓到觀念核心,能感動人的才是好作品,而這樣的標準跨越時間,且放諸四海皆準。

胡朝聖認為,策展人的工作是有門檻的,因為除了要熟稔全球藝術圈脈動,更需具備跨領域的知識,在2008 年所策的展覽〈居無定所?〉,他以受金融危機重創的國家為核心觀念,藉東西方創作,重新建構出人對居所的抽象與具象概念。策展人不只得再三思考策展概念,也要在闡述論點後,尋找合適的作品,使展覽成型。事實上,策展人就是研究員,必須針對社會、文化、國族等現象,以哲學、社會學、政治學等角度,提出擲地有聲的論點。

胡朝聖說,對展場規劃,策展人必須具備電腦繪圖的能力,想像作品與空間的對話關係;更要對作品與藝術家如數家珍,腦袋則必須像無儲存上限的資料庫,因為唯有材料充足的策展人,才能不斷端出新菜色。

「把餅作大」的跨界哲學

如果說藝術家是以繪畫、雕塑、錄像或裝置為創作形式,表達個人美感,那麼,一位成功的策展人,便是以展覽為作品的藝術家。2007 年,胡朝聖〈流行的意外〉展覽中,用藝術創作的角度觀看時尚,並利用相近元素的作品討論全球化議題。他表示,〈流行的意外〉的概念,在看過紐約古根漢博物館展覽〈藝術與時尚〉後,經過10 年醞釀,才決定於台北當代美術館完成這項作品。而這次展覽一推出,引來藝術界廣泛討論與讚賞,更讓他坐穩了台灣獨立策展人的第一把交椅。

而胡朝聖的野心並不侷限於藝術界,他認為,只把展覽放在美術館裡的策展觀念,過於狹隘,因此將合作範圍從藝術領域,延伸到企業體系,並夢想將整座台北市變成他的藝術展場,讓台北東區搖身一變為「粉樂町」、邀請藝術家在台北大直闢稻田「晴耕雨讀」,都顯示他的眼光與野心,如同義大利作家卡爾維諾(Italo Calvino)在作品《看不見的城市》裡所說,「有許多城市閃躲了一切凝視,只逃不過那以驚奇觀賞的眼睛。」胡朝聖要用展覽,讓所有人對台北這座城市驚艷稱奇!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職場學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