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從陪都到壩主

文 / 馬萱人    
1997-09-05
瀏覽數 10,350+
從陪都到壩主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重慶,全球第一大城市,號「渝」。一九九七年六月十八日凌晨吉時,生於四川省東部。身高八二萬平方公里的草山高,體重三千萬人口重。

它是一瓶今夏重釀的新酒,仍保有一九八一年份的色澤。

繞城緣江邊遊走,隨處抬頭可尋、離河床數人高的紅色三角印記,是八一年--改革開放後三年的那場大水,沿岸刻下的洪汛痕跡。無以詳計的市民,從此回長江老家做波臣;抗戰時就靠河而建的灰黑吊腳樓,水退後卻依然懸立。「都是這幾年開路蓋樓,才硬把它拆光的」,世居嘉陵江畔的老先生向空中比劃解釋。

重慶,一瓶後勁強在下個世紀的酒,已開始儲備二00九年份的水質。

順三峽下水而行,會在今年底前攔截長江的初期大壩,在薄霧餘暉中隱隱欲起。當水位漸次逼上城裡那褪淡的紅色印記,傳說中的萬噸巨輪,終能湧進山中;時年恰是一九四九年「解放」後,一甲子。大壩亦將淹城發電。「現在的三峽有現在的風景,將來的三峽有將來的風景,」船長、領隊、全陪、地陪,向遊客齊聲覆誦。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