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香港媒體搞什麼九七新聞?

文 / 阮次山    
1997-08-05
瀏覽數 9,400+
香港媒體搞什麼九七新聞?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香港回歸前後,最為各界人士矚目的問題之一是:香港的新聞自由在七月一日之後是否能延續?

在西方人士的眼光中,香港是全球新聞自由程度最高的地區之一。一旦香港回歸中國主權,香港的新聞自由範圍必然縮小,至少,照目前中共當局的概念,香港不能容許鼓吹台灣獨立或顛覆國家的言論。因此,在西方普遍質疑回歸之後,香港是否依然享有新聞自由聲中,香港新聞工作者,尤其是香港記者協會也會不斷地對自己今後的「自由空間」感到憂慮。

問題是:從六月三十日至七月三日這幾天的香港各大報的報導以及編排表現中,我們不禁覺得:香港新聞業者也許必須從另類角度去思考今後香港新聞自由的問題。

專業表現令人失望

香港回歸中國對六百多萬港人來說,當然是歷史大事。不但因為香港在一夕之間易幟,而且因為香港面臨了一個有疑懼、有風險,但也可能出現柳暗花明又一村的今人驚喜的末來。

然而,翻閱這幾天的香港報紙,其專業表現,讓人失望。譬如:

●在各大報七月一日的頭版頭題新聞標題中,沒有一家走出「香港回歸中國」,「香港展開新時代」這類字句的框框,幾乎所有的報紙都是這種千篇一律、大同小異的標題。然而,同樣的一天、同樣的事件,許多著名的外國大報卻有精彩的標題。

譬如:倫敦泰晤士報站在英國人的立場,在頭版以大字標題說:「向香港最後道別」(Last Farewell toHoneKong);美國波士頓環球報的頭版頭題是:「一個帝國的結束,一個巨人的擴張」(An Empire ends,A giant Expands)。令人驚訝的是,美國各大報幾乎都以別出心裁的跨頁標題來報導這則大新聞,而且幾乎無一雷同;反觀香港各大報的標題遣詞用字卻大同小異、毫無創意,也不用心。

●通常碰到「大事」,各報的「綜合報導」必須由專人綜合記者的報導、外電,改寫成「總報導」。但是在七月一日及回歸前一天,香港各報的做法卻是;以「會場」新聞做為新聞重要性的標準。於是,採訪回歸現場的新聞列為頭版頭條,特區首長就職典禮有的合在回歸新聞內成為二條新聞,彭定康離開總督府的描述則當成三條或內頁新聞處理;沒有一家是對當天的活動綜合改寫為一個總報導。

不只如此,在所有各報的頭條新聞寫作中,沒有一家是「筆中帶感情」地描繪這宗歷史交替經過。譬如,有一家大報的頭條新聞這麼寫:「旗落、旗升。中英雙方最高代表先後致詞,最後互相握手,香港主權移交典禮,經過近幾年外交上的風風雨雨,本著中英雙方先前的協議,以簡單而隆重的儀式順利完成。」這種半通不通、硬拼湊成章的句子做為一個歷史報導的導言,令人啼笑皆非。

我們且看紐約時報的頭條新聞導言:「在午夜過後第一刻,在一項分秒不差,和著軍樂演奏的儀式中,中國在七月一日恢復行使香港主權,結束了英國一百五十六年的殖民統治。」 洛杉磯時報的這則新聞導言是:「在一項宣示民族主義勝利的儀式中,中國今天從沒落的大英帝國手中收回香港,在這個亞洲最繁榮的土地上升起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五星旗,結束了一百五十六年的殖民統治。」

不只如此,幾乎所有香港大報的報導中,對於儀式現場的氣氛都缺乏感人的描述,對於在場人物的表情、一舉一動也都沒有仔細觀察。譬如,特區成立典禮結束後,江澤民、李鵬都站起來回過頭向坐在第二排中央的鄧小平遺孀卓琳握手致意,這個小動作雖然只是一剎那,卻具特殊意義,然而非但香港各報末予報導,連負責轉播的電視也末把鏡頭對準這幕過程。

香港新聞界的朋友對於這次回歸過程的報導如此「水平低落」的現象,歸咎於「不知何去何從」,因為怕寫出來的東西會在事後被「秋後算帳」,其實這種說法似是而非。新聞報導不一定要「辣」才會吸引人;上述「紐約時報」與「洛杉磯時報」的新聞導言並非聳動,但是卻表現出描繪歷史的用心與水準。然而,香港報導這次對回歸新聞的處理卻令人覺得,除了基本的文字功夫不夠水準之外,在碰到這種大事時的新聞編採的規畫、設計的能力恐怕都有問題。

不知平衡報導為何物

據筆者觀察,香港報界在這次回歸新聞的處理上如此雜亂無章、水平低落,主要有兩個原因:

一、過去,香港報刊一向缺乏政治新聞的採訪及編輯的經驗與概念。因為香港報業向來認為只有聳動的社會新聞才能賣報,對政治新聞的報導向來冷漠,因此未能培養出夠水準、有深度的政治新聞記者與編輯。

紐約時報記者希斯.費森(Seith Faison)在香港回歸前夕即從香港發出一則報導說;「香港報界仍以「犯罪」與「性」促銷。」他說,即使在回歸前三天,香港各報的頭版新聞仍然以「犯罪」新聞及各種社會花邊新聞為主。他說,香港報界人士告訴他,這是香港三十多年來的現象,因為香港人對政治不感興趣。

問題是,香港新聞界所爭取的「新聞自由」大都與政治新聞有關,在這種政治新聞編、採、寫水平普遍低落的狀況之下,香港新聞界可知道他們究竟要爭取什麼?

舉個例子:過去由於缺乏政治新聞採訪及寫作的素質與概念,香港各大報往往用寫「八卦新聞」、「影劇新聞」的手法去採訪政治新聞,去撰寫政治事件,從不知平衡報導為何物。對於中國大陸的新聞更因為其透明度不夠,難以查證消息的其實性,往往更打高空。

以寫小道消息的方式寫政治新聞的結果,不但降低了香港報紙自己在香港市民心目中的可信度,據許多大陸新聞官對筆者說,他們目前對港、台記者都聞之色變,因為港、台記者,尤其香港記者,跑新聞很拚命,但是往往捕風捉影、道聽塗說。

這種情況有一半出自中國大陸不透明化的社會制度,但是港、台記者也無法辭其咎,因為採訪對象不透明,不就表示記者可以打高空。在這種因果循環之下,香港新聞界對新聞自由的追求似乎應有「另類思考」,因為自由是一種權利,卻也是義務,面對新聞自己,香港新聞界也許更該探討道德問題。

二、由於香港報業普遍著重聳動及繪聲繪影的社會犯罪新聞及影劇新聞,以這類新聞為報份的「賣點」,記者的地位因此長久地淪落,許多專欄作家也被社會人士誰稱為「寫稿佬」。雖然這種現象部分原因出於香港這個工商社會對文界人士缺乏尊重,但也顯示出,由於香港新聞界本身在過去專注於打高空式的報導後,社會人士對新聞界缺乏信任與尊重。

此外,由於社會地位不高,待遇又「馬馬虎虎」,香港新聞界很難網羅到高水平的記者與編輯。在惡性循環的情況之下,許多在職的新聞工作者乃自暴自棄,認為自己在新聞單位工作,「只不過打份工」,既無機會出名,也無高薪可取,久之,難產生佳作。

據筆者所知,中國當局今後將聽任香港特區對新聞自由的「依法行事」措施。但是,對於以「八卦新聞」手法報導政治新聞,導致大陸人士及官員遭遇毀謗時,大陸當局將容許大陸人士在香港法院提出控告。最近,前中國副總理陳永貴的兒子陳明亮控告中文亞洲週刊的行動便是這種政策的落實。因此,今後香港新聞界將會經常被來自大陸的人士一狀告到法院。但是,對香港的新聞自由,中國當局恐怕無法在舉世眾目睽睽之下,有太多的箝制或改變。畢竟,中國當局必須設法維持香港一國兩制的承諾。

很快地,香港新聞界將面對一個政治新聞掛帥的大氣候,因為香港明年將舉行立法會的直選,不久的將來甚至特區首長也會直選。一有政治選舉,隨之而來的各種相關活動如遊行示威、掃街拉票等等,都會相繼出籠,這些政治活動不但將考驗出香港新聞界報導政治新聞的功力,也會使香港新聞界面對「新聞自由」的考驗。如果香港新聞界仍然用目前報導「八卦新聞」的習性和態度去編、採政治新聞,對香港社會將有災難性的影響。

(本文作者為旅美專欄作家)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球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