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出身菜市場的國際級創意

拆解賴聲川的聽奧創意金字塔
2009-09-01
瀏覽數 550+
出身菜市場的國際級創意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這個訪問很妙,地點在靠近松山機場的台北市龍誠菜市場樓上。

沒有人知道,這就是台北聽障奧運會的大本營。下面豬肉攤的攤商,會拎著豬肝上來喊加油;半夜,熬通宵趕工,大夥也會下去買菜上來打牙祭。小小的地方,卻充滿了無限的想像。

聽障奧運會總導演賴聲川,讓人驚豔的聽奧創意元素,究竟如何在這裡一天一天煨火發酵? 以下是賴聲川分享他的聽奧創意密碼。

台灣有一種獨特的內在精神,在華人乃至在世界都非常獨特,就是雅俗並存。即使是再大的事情在辦,街頭一隅也可以打架。我們是多元社會,不只族群多元,夜市裡也是多元的,你可以在夜市吃牛排,也可以吃滷肉飯;你也可以一邊打架,旁邊掛著一幅漂亮的畫。雅、俗是混搭,混到我只能形容,我們的文明代表多元加上包容。

如果要我詮釋台灣的美,一邊是純樸的價值觀,一邊可以很瘋狂很另類。

從古到今,不分中外,所有的慶典都是庶民的,由百姓來的力量。我回想到古代的競技場,不論輸贏,最後一起吃飯。大家一起看完一場戲,一起吃點東西,這是一種聚集國家、社會很原始的東西。因為原始,所以力量很強。我想要的就是這種原始的初衷,閉幕我讓所有選手齊聚一堂,簡簡單單吃頓飯,並且記得我們和這個美好的盛會。

過去我沒有帶領過這麼大的團隊,連志工大約超過1萬人,表演者就有5 千人,整個創意團隊就好幾百人,每次開會都擠爆會議室。每次開會就是50 個核心人士在龍誠市場樓上的會議室開會。

你問我,我覺得最驕傲的是,我們讓大家看到台灣可以做的,不是外面買來的。

光是編舞的,我都不認識。我們認識的編舞的例如林懷民,年輕一代我都不熟。也是由標案產生兩個團隊,一個是驫,一個是藍波老師。正好一個是現代舞,比較雅的;另一個是流行,比較俗的。我覺得雅和俗都可以做到很美,和他們合作,你就發覺台灣的生命力。

當我們提供那麼大的平台的時候,就像一句話:「機會是要給已經準備好的人。」

這麼大一個平台,讓你去展現,你行不行?這時候「碰」,你看出來,他們都行,他們就是缺那個舞台,聽奧這個舞台來了,他們完全OK。

跳下去 做該做的事

兩年前開始籌備聽障奧運時,當時想法就是「跳下去」,但我並不清楚怎麼做,就是一片心。我一直有一種哲學,就是做你該做的事。

當時被交付的任務是做到世界級的高度。在創意方面,我一直有信心,但是執行上我沒有很大把握,畢竟我們沒有做過這麼大的事,真的不知道怎麼做,也不熟悉執行上該如何完成。

很快地,第一個問題就找上我。去年3 月的時候,我人還在上海,一整個月,我有三部戲在上海大劇院演出。我接到電話,他們要我準備一個聽奧的口號,而且隔天就要!

他們一直打電話來催我,我被逼著去想。我靜下心來,我的直覺是絕對不要和障礙、殘廢有關,因為根據我對聽障朋友的初步認識,他們根本不把自己當作殘疾看待。他的態度是,我只是和你不一樣而已,我的耳朵不好,說不定你的手腕不好。我覺得一個好的口號不會侷限在某個族群內,而是會感動所有人。幾個鐘頭後,我就想出英文的「Power in Me」,但是中文一直想不出來。

後來盛治仁說,就叫「無聲的力量」吧!其實我是反對的,「無聲」牽涉到我不想碰觸的缺陷意涵。然而「無聲的力量」就先階段性地使用。一直到開幕式,我做了「Power in Me」這首歌,正式的翻譯才出來:「我就是力量」。

「Power in Me」這首歌醞釀很久,真的寫出來是在今年4、5 月,我從香港到台北的飛機上。那時候我忙到高峰,胡德夫在等我的歌詞,我的團隊也告訴我,再不寫出來,就來不及編舞了。我利用飛機上安靜的片刻,一次完成。

平常心 就有大力量

聽奧的呈現需要有智慧,想通怎麼做,然後有方法執行,最根本的是你如何看待。你的問題和挑戰是什麼呢?做任何專案也是如此,如果你能清楚定義的話,就已經成功了一半。

我們的任務是做出能展現台灣美感,又能跟聽障元素結合的一個精緻而美麗的大型活動。其次是希望把高度作出來,讓台灣在國際被看見,台灣人也知道未來的標竿在哪裡。

最原始的想法其實會貫穿到每一環去。有時候那東西非常抽象,如何讓抽象變具象,這是創意人長大的過程。很多人在此時出了岔,第一他看不到抽象,第二他只管具象,不管抽象的根,就會偏掉,成果就會很慘。

雖然過程壓力很大,但是我覺得要保持一種平常心,平常心就是你會有成功也會有失敗。因為我學佛的關係,我盡量體會「在巨大的挫折時,不用過度沮喪;在巨大的成功時,也不能過度驕傲」的道理。聽奧的成功因素有幾十萬個,不是我一個人做的,大部分都是社會的幫

助,我心裡有很深的感激。

如果失敗了,我也會用同樣的態度面對,不會過度自責,因為我們的創意很不錯,而且我們真的盡力了。我們克服了非常多的障礙,如果不成功的話,我只能說,沒有這個緣分。

要什麼 就會得到什麼

因為沒做過,中間障礙非常多。我們的資源不多,經費大約是1000 萬美金,是雅典奧運經費的六分之一,杜哈亞運的十分一。我們佩服雅典奧運的美,震懾於杜哈亞運的科技和視覺,但是錢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還是人、還是創意。

最困難的創意執行,我們必須完全依據政府的採購法進行,然而要以採購法製作藝術節目,是很困難的事。後來我換個角度想,用這個方式,也才能讓一切很透明化。結果,採購法一點都不簡單。

我講一個笑話,飛行的技術,就是阿妹和林嘉綺的飛行,其實很難,外行人無法了解,最好是用電腦系統控制。標案結果很神奇,是一個救難團隊,他們承認「我們沒做過這回事」,但是標案就贏了,這就是採購法。後來他們太棒了,他們也拿出他們的精神。他們說:「我不懂表演藝術,我是做救難的,但是我們的長處是絕對安全,安全的程度超過你的想像。」

我們可以從創意金字塔來看這次的創意產出。創意成敗,常常在於動機。動機就是我萬事的根,就是你為什麼要做這個事情。只要想清楚,很多創意的答案就會出現在面前。

如果我做聽奧是為了賺錢,我可能會想如何運用資源在自己身上,節目就沒那麼重要。看清楚題目、核心任務,你的動機若是很純粹地為任務服務,智慧就很容易開啟。我覺得一個鐵的事實是,你要什麼,最後就會得到什麼。

我們要的是被看見、被認識。我們要被看到什麼?我們要給世界看到,我們是非常包容和關懷的一個地方,關懷聽奧和環境。我們要被認識什麼?我希望世界認識到台灣的創意,以人口比例來說,台灣的藝術家和有創意的企業家比例是高的。聽奧後,我相信台灣在世界的舞台,未來可以一再地開展。和年輕一代的團隊合作,你就會發覺台灣生命力。他們就是缺那個舞台,聽奧這個舞台來了,他們完全OK。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好創新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