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身體裡的檳榔西施

文 / 褚士瑩    
2008-03-01
瀏覽數 700+
身體裡的檳榔西施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在社會上歷練了幾年之後,開始對於人情事故能夠看得一清二楚,諷刺的是往往並非在工作上吃了什麼苦頭,而是最好的朋友認為你橫刀奪愛,從此兩人交情破裂,才對於人與人的界線有了認知;要不然就是在夜店連番被幾個條件也不怎麼樣的人拒絕後,才對自己外表條件有了比較客觀的覺悟。

源於自我的反動

還記得自己真正變成大人的那一刻嗎?那天,我們終於對沒有實現的願望,不再自欺欺人,鼓起勇氣坦然接受永遠不會變成爵士薩克斯風手、一鳴驚人的歌唱比賽冠軍,或是30歲前成為白手起家億萬富翁的事實,從此決心踏實過日,不再認為自己有什麼驚天動地的潛力。

但是心底深處,總還是有著小小的聲音,拒絕長大,有時候把自己關在KTV唱得聲嘶力竭,或是偷偷穿上高中制服,在鏡前回憶逝去的青春,要不然就是去上陶藝班,佛朗明哥舞蹈也行,期盼向世界證明,自己果然有著從未被發堀的天份。

在英國有家健身房,專門推出鋼管舞課程,滿足平凡的我們,心底那個渴望成為辣妹、猛男,有能力使一點小壞,肉體讓其他人垂涎的慾望。聰明的女人突然希望別人把自己當成稚嫩的檳榔西施,西裝筆挺的男人想參加中學時代只有放牛班學生才會加入的橄欖球隊,一般人把面臨這種欲望的階段,無情地稱做「前中年危機」,但是我抱著比較同情的角度,認為這無非是成年人勇於對自己「再發現」的一個機會。

這種自我的再開發,或是再發現,或許也可以用來解釋我選擇離開跨國企業,走上為非營利組織服務的決定,基本上這跟在英國嚴肅鑽研學術的劍橋大學博士,突然參加健身房學習如何變成大跳鋼管舞的辣妹猛男,本質上沒有什麼區別,也解釋了為什麼我旅行過世界八十幾個國家後,突然對於從來沒去過澎湖而恐慌,或在享用手抓的衣索比亞料理半途,對於從來沒吃過台灣夜市的蔥抓餅這件事忽然自責起來,無非是相同的焦慮。

探索自我的心音

在同名暢銷書改編的《世界是平的》這部電影裡,講的就是一個美國電話銷售部門的經理,如何面對公司為了節約成本外包到印度,礙於生計不得不離開熟悉的美式生活,到印度的鄉下去訓練即將搶走自己飯碗的新手,結果他最後保住的,並不是原先以為最重要的飯碗,而是意外地重新學習如何拋棄成見,從頭學習生活。

加爾各答大學街(College Street)上獨特的咖啡屋,500平方公尺的大廳,一百多年前曾是印度教改革家蓋沙布‧錢德爾‧森的住宅,他交遊廣闊,三教九流,各色人等都在家裡喝咖啡,抒發理念,後來乾脆開放成為公眾咖啡屋,無數的印度詩人、導演、作家、政客、企業家,都到這裡或刺激靈感,或抒發激情,或尋找理念與機會。

大文豪泰戈爾曾在這裡構思作品,甘地的追隨者在這裡探討非暴力思想,法學家在這兒議論共和國憲法時,印度共產黨就在隔壁桌傳播馬克思主義,英國殖民統治時期,抵制英貨運動從這裡發起,宗教領袖在這裡爭執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分合……唯一不成文的規矩是:無論鄰桌的人談論什麼話題,聲音有多大,既不能插話嗆聲,也不能要求別人住嘴。

解放自我的枷鎖

不管是教拘謹的英國淑女如何放開矜持大跳鋼管舞,世代禁錮在種姓階級制度下的印度人如何抒發心志,還是老惦記著要光宗耀祖的炎黃子孫學習怎麼為自己的幸福而活,成長到了一個階段,最終總要學習釋放被我們判決終生監禁的自我,否則生命的潛質永遠是憤怒的。

最近一次在高速公路行駛過竹東的時候,赫然看到路邊一尊巨大的彌勒佛,不像平常在倫敦的中國城餐館裡面看到的那樣,盤腿坐著摸著他的大肚皮,手上還捧著個金元寶,而是很精神地站立著,手上捧著一個保齡球,仔細一看,咦,不是保齡球,是刻著三大洋五大洲的地球,我不知道這尊彌勒像是誰立的,在車窗一閃即逝,覺得不可思議之餘,不禁會心一笑,原來不只佛教講除相,每個人恐怕都得先幫自己除相,搞不好去跳跳鋼管舞,或許就不會老想著該不該,別人怎麼想,然後,很多事情就自然變得清楚,有了解答。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