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不愉快的事「都忘記了」

不想被貼標籤的孩子
文 / 瞿欣怡    攝影 / 李芸霈
2007-06-01
瀏覽數 900+
不愉快的事「都忘記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小路長得非常清秀,大眼睛總是透露出一種很平靜溫和的氣質。不說,沒有人知道他是自閉兒。從小,他就在普通班就學,沒有讓任何人知道自己的處境,老師不了解他,同學不喜歡他,有機會就欺負他,他也沒喜歡過上學。

最誠實的員工

高中畢業後,小路隱瞞身分,先後進入兩家機械維修廠工作,老闆在面試時看他乖巧,總是收他為徒,然而他們卻不明白為什麼小路總是無法達成效率,與人相處時,容易緊張,更別提工作之外與同事的互動,總是少之又少。工廠裡粗魯又快速的工作氣氛總是讓小路緊張,一緊張,他就語無倫次,雞同鴨講。

在職場上,大家腳步匆忙,沒有人會多花時間了解別人,只求工作不互相干擾,對小路,他們不求了解包容,反而與他保持距離,這兩份工作總共只做了半年多,就結束了。

在偶然機緣下,小路被引薦到對自閉兒很熟悉的工廠工作,被人了解讓小路感到安心,他的工作從品管開始,對於講究程序的自閉兒來說,是一份挺適合的工作。老闆娘也試著每隔一陣子就讓小路轉換工作內容,一開始小路難免緊張,他說︰「我會把流程抄下來,背好,做久了就會了。」

由於老闆娘之前接觸過自閉兒,了解他們的個性,知道自閉兒不會耍心機,而且非常誠實,所以有次她進辦公室發現小路在看報紙,她就知道一定是其他員工常在上班時看報紙,但他們懂得在老闆娘來時掩飾,小路卻不懂得裝乖,老闆娘沒有責怪他,反而透過最誠實的自閉兒,看到真實的辦公室。

在這家公司,小路交上了工作生涯中第一個朋友,來自印度的工程師,工程師總是很包容他,能夠跟他聊天。然而當這唯一的朋友為了生涯規畫而離職時,小路很焦慮,忍不住也想跟著走。

最要好的朋友

自閉兒需要穩定的模式讓自己感到安心,對適應人事變動有天生限制,但這是小路好不容易獲得的穩定工作,怎能說走就走,因此他努力學習自我調適。然而小路最擔憂的是遷廠大陸計畫,當30世代工作者在討論西進卡位時,小路卻無法跟進。老闆娘非常有義氣地說:「到哪裡都會有小路一份!」可是小路很誠實地說:「我還沒有準備好!」

小路喜歡跟同為自閉症的朋友們在一起,其中有超級環保的研究生,他們聚在一起有很多話聊。小路最近關心的話題是「樂生療養院」和「反建蘇花高」,只要是他關心的議題,都會比別人花更多力氣研究,所以提起樂生教養院,他能聊「漢生病」,以及樂生的歷史;談起反對蘇花高,他深入分析開公路對環境生態造成的影響。他的另一個自閉症好朋友,常常講話顛三倒四,小路總是對他很有耐心,他說:「我知道他講的話都是假的,但我會故意當真。」

22歲時,小路考上駕照,他不想再依賴家人,媽媽本來擔心他上路危險,最後也放手讓他自由來去,其實小路背地圖很有一套,開車不迷路,又很遵守規矩,是最好的駕駛員,他甚至會跟其他自閉兒約好,一起開車去吃美食。假日他就自己去爬山,看看大自然,調整心情,紓解工作與人際壓力。

對於過去的往事,小路不願多談,他總說:「高中的事情我都忘記了,機械工廠只是學徒,不是工作!」許多工作者在職場上遇到挫折,總是抱怨連連,甚至在遇到失敗後一蹶不振,小路卻很努力地克服挫折,只想往前規畫自己的人生。

從求學到就業,小路一直隱瞞身分,直到現在,他都不願意被貼上自閉兒的標籤。小路是幸運的,能夠擁有一份工作,還能獨立行動。笑起來害羞靦腆,卻讓人感到安心的小路從來不覺得自己很「帥」,他重複說著:「內心要有目標,這才是最重要的,過去的事就忘記,從零開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輕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