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在百老匯找到人生舞台

落跑律師楊呈偉:
文 / 楊紹華    攝影 / 李芸霈
2006-12-01
瀏覽數 700+
在百老匯找到人生舞台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可能是因為太緊張,要不然就是燈光太強,我用力睜著眼睛,卻什麼也看不見。」回憶起20歲那年首次在百老匯登台謝幕,楊呈偉誇張地睜大眼睛,臉部表情十足,「眼睛看不見,有點害怕,但我的心裡其實很興奮,就像美夢成真一樣的快樂。」就這樣,在看不見觀眾的那一刻,楊呈偉卻清楚看見了自己人生所屬的舞台。

楊呈偉的「初登板」雖然心情緊張,但是表現令人激賞,《西貢小姐》裡的那個反派角色,很快為他掙得更多的演出機會,在現代歌劇與音樂劇當中擔綱要角。如今,隨著事業觸角的延伸,楊呈偉不僅成為百老匯劇院裡的看板明星,同時也 橫跨電視、唱片等市場領域,甚至身兼劇團總監。

期間,除了《時代雜誌》、《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等主流媒體藝評家給予高度讚賞外,楊呈偉更陸續獲得國家藝術俱樂部主席(The National Arts Club)頒贈獎章,美國各大學亞裔學生協會頒予「最傑出青年獎」,以及哥倫比亞電視網(CBS)所頒發的「實現夢想獎」。那年,楊呈偉27歲。

我確定自己不會餓死後,就決定朝百老匯發展;因為往這裡走,我會很快樂。

實現夢想了嗎?楊呈偉如今回憶起來只能笑著說:「還早呢!」不過,這些音樂和舞台上的成就,卻實現了楊呈偉母親的人生夢想。「媽媽的媽媽……對,就是我的外婆,以前是台灣滿有名的聲樂家,所以,媽媽從小就喜歡音樂,也很努力的學音樂,一直想當音樂家,可是我的外公不喜歡,說音樂家太辛苦了,所以就……你知道的。」楊呈偉用不太流利的中文,說著媽媽的故事,楊黃美幸,東海大學經濟系畢業,曾任民進黨財務長,現為僑委會副主委。

談到媽媽,楊呈偉的笑容收斂了些,大概總有一些疼惜與不捨的情緒吧!「你也知道,以前的人,走哪一條路通常不是自己可以決定的,常常不能做自己覺得最快樂的事,這是沒辦法的事情。」

母親從音樂走向政治,畢業於常春藤名校哥倫比亞大學政治系的楊呈偉,則幸運地從政治走向音樂。當同學們多半努力當了律師,楊呈偉卻沒什麼掙扎地走上築夢的舞台。

「畢業之後,我沒有想很多,只確定了自己不會因為表演而餓死之後,就決定朝百老匯發展了;因為,往這裡走,我知道自己會很快樂。」楊呈偉直覺地接受一種衍生於母親的反動力量引導,決定自己掌握命運。

我的朋友當中,至少有一半的人,都告訴過我同一句話:「I hate my work!」

「要不然的話,我可能就和我的同學們一樣了。」楊呈偉說,不少同學現在都當了律師,事業順利,錢也賺了不少,「可是,每次跟他們聊天,都可以感覺到他們其實過得滿痛苦的。」

楊呈偉繼續爆料:「另外,像我哥哥,在華爾街也有很成功的事業,不知道他自己怎麼想的,但在我看來,他也過得不快樂。」稍微停頓了幾秒鐘,楊呈偉算出一個誇張的數字,「你能想像嗎?在我的朋友當中,至少有一半的人,都告訴過我同樣一句話:I hate my work!」

看得出來,楊呈偉十分滿足自己現有的生活,滿足感不是來自於表演的成就、演出的收入,或是藝評家的讚美和玻璃櫃裡閃閃發亮的獎座,而是來自於這個簡單純粹的元素,快樂。「有了快樂,工作才有熱情,活著才有熱情啊!」楊呈偉想當然爾地說出這個許多人可能早已忘記的簡單結論。

小時候幾近自閉,我第一次感受到被肯定的快樂,就是來自於表演舞台。

心理學大師佛洛依德說,快不快樂決定於「理想自我」與「真實自我」之間的距離,說到楊呈偉的「理想自我」,或許來自於童年印象,「我第一次感受到被肯定的快樂,就是來自於表演舞台。」那時候,他還只是個學齡前的孩子,在美國,他是個因為膚色、語言問題而幾近自閉的孩子。

「小時候真的很害羞,很少開口講話。」楊呈偉回憶兒時,因為長得跟別人不一樣,也聽不太懂其他小朋友在說什麼,所以小呈偉通常只是一個人靜靜的待在角落,不愛說話,「有一次,我跟鄰居小孩說了一句話,那小孩居然立刻跑回家去告訴他的爸爸媽媽,好像發生了什麼天大的新聞一樣。」

超級尷尬的經驗,但也讓楊媽媽開始警覺事態嚴重,「媽媽怕我一輩子不愛說話,所以從此之後一直鼓勵我參加學校或社區的戲劇表演。」自信、快樂、被肯定,這個黃皮膚孩子原本所缺乏的一切,在這小小的舞台上,他一一找回。於是,楊呈偉發現了上帝賜予的應許之地,這滿是音樂與想像的一方舞台,就是楊呈偉的理想樂園。

「所以,我從不為了自己不是律師而感到後悔,我一直確信這條路是對的。嗯……不,除了那一年之外。」話鋒一轉,楊呈偉回憶起舞台人生的唯一挫折,那是他從大學畢業後的第二年,「不知道為什麼,有半年左右的時間,我沒有任何的演出機會,沒有收入。」

當時,楊呈偉第一次開始思考理想與現實的問題,「是不是應該做些收入穩定的事呢?」他這麼自我懷疑著。還好,新的邀約及時出現,否則楊呈偉的表演天才恐怕真得法庭上見了。「可是,『沒戲可演』的陰影還是繼續在我的腦子裡繞來繞去,所以,我才決定要成立自己的劇團。」

楊呈偉創辦了「第二代劇團」,表面的原因是「怕失業」,但骨子裡的真實因素,其實還是楊呈偉對自我實現的追求,「我知道,我要的不止是表演而已,還希望能把自己的想法,透過舞台表現出來。」取名「第二代」,不單是因為楊呈偉的「亞裔移民第二代」身分,或許這團名更直接點出劇團的創作初衷,無論「鋪軌」或「尋找心家園」,兩齣創作的主題背景,都圍繞於亞裔美國人在這塊土地上的付出與奮鬥過程。

我對自己的期待,就是成為一個「感動別人的人」。只要我上台,只要是我的創作,都能讓觀眾感動。

「亞洲人在美國很努力,但是要能出頭,真的不容易。藉由這些創作,我希望有更多人能體會到亞裔對於美國的貢獻。」事實上,「第二代劇團」不僅透過表演傳達理念,楊呈偉也以劇團名義,創辦一年一度的「卓越音樂會」,邀集好萊塢及百老匯的重要人士共襄盛舉,並且頒獎給在美國表現傑出的亞裔人士。

「比如說,我們就曾經邀請到罹患愛滋病的NBA巨星『魔術強森』,由他頒獎給研發愛滋病治療方法的何大一先生,那個畫面讓人非常感動,更重要的,是讓美國人對華人的貢獻有更深印象。」

的確,直擊人心的感動,就是傳達理念的最強力量,楊呈偉分析自己的體會:「無論是表演或創作,其實都像是帶著觀眾走入一趟旅行,當觀眾為音樂、場景、人物所交織的情緒而感動時,就是表演者的成功。」

「所以,我對自己的期待,就是成為一個『感動別人的人』。只要我一上台,只要是我的創作,都能讓觀眾感動。」楊呈偉說出了他簡單而明確的人生目標。「可是,就算我真的做到了,其實也沒什麼了不起。因為這就是我的工作啊!我只不過是把工作做好而已。」楊呈偉的想法單純,令人想起所有藝術形態的本質,終究只是真善美的生命三原色。

成功的表演者大概就是這樣吧!單純地基於快樂與熱情,才能唱出最直接的感動;「而且,就這麼剛好,我對這份工作感到非常快樂!」楊呈偉天真地補充。

楊呈偉33歲

台灣移民美國第二代

哥倫比亞大學國際政治系

百老匯歌舞劇演員、歌手、電視節目主持人、

「第二代劇團」創辦人及藝術總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