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北歐模式:把鑰匙交給受刑人

文 / 吳柏學    
2015-06-03
瀏覽數 5,300+
北歐模式:把鑰匙交給受刑人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當台灣仍陷在是否要「廢除死刑」的爭辯之中,遠在遙遠的北歐,芬蘭甚至把監獄的鑰匙都交給了受刑人。

你很難想像,要對人性有多大的信任,才能把鑰匙交在他們手上?

芬蘭的Kerava監獄沒有門、沒有鎖,甚至連獄卒都沒有,受刑人還可以擁有手機,在市鎮中採買生活用品,每幾個月還有3天假期。在芬蘭這塊美麗的土地上,偶爾還可以在監督之下參加露營和釣魚活動。更令人詫異的是,他們服勞役的時薪約合新台幣240元,雖然這筆錢需要付房租給監獄,但若他們選擇在鎮上的大學念書而不工作,則會得到補助。

而挪威更是廣泛使用開放式監獄的國家之一。無論犯罪種類,只要受刑人顯示出遠離犯罪的決心,無論是毒品、偷竊甚至性侵、殺人等暴力犯罪都有可能申請至開放式監獄,並傾力協助他們在出獄前做好融入社會的準備。

你也許覺得不可思議,但在北歐,他們對於監獄的想法重視「矯正」更勝於「懲罰」,在美國或台灣等許多國家,主流的想法卻仍將監禁視為一種正義感的實踐。在1960年代時,開始有北歐學者開始研究「多重的懲罰才能真正減少犯罪?」,他們得出的結論是:「多重的懲罰都不能減少犯罪。」而從此之後,他們開始一點一點重新制定刑罰政策。

被譽為全世界最豪華監獄的挪威Bastoy監獄的典獄長奧尼.尼爾森(Arne Kvernvik-Nilsen)認為,就像民間故事「北風與太陽」一樣,力量是無法懾服人的,懲罰性的監獄體制未必比開放式監獄更能維持社會安定。

那些看似舒適的硬體設備及自由、人道的待遇也許令你感到忿忿不平,然而對許多受刑人而言,Bastoy島是仍是服刑過程中最辛苦的一段時間。因為在封閉式監獄時,受刑人的所有行為都只須聽從指令,無須思考;然而來到Bastoy,他們有了選擇的自由,卻也同時必須為自己的選擇負責。

又或許人們會質疑,為何要花納稅人的錢讓受刑人過著舒適日子?其實開放式監獄成本相較於戒備森嚴的封閉式監獄低廉得多,因為獄警人員人數少、受刑人又能自行生產,因此能夠自給自足。更重要的是下列這個數字:相較於西歐國家和美國平均一年超過40%的再犯率,挪威的再犯率是20%,堪稱全世界最低,而Bastoy監獄更是只有16%。

許多重刑犯一生中活在藥物濫用和犯罪的惡性循環中,但在開放式監獄中,他們有機會重新思考並相信自己的價值,且期待未來健康豐富的生活。

如果這些數字仍然讓我們無法放下對開放式監獄的質疑,也許我們可以先從下列問題開始思考:我們究竟希望活在一個怎麼樣的社會?監獄的存在是為了什麼?是為了要懲罰這些受刑人?還是為了要降低犯罪率?又或者我們要的其實只是更良善的社會呢?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新趨勢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