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啟發李安當導演的全美戲院,背後有許多你不知道的故事

文 / 吳柏學    攝影 / 圖片/吳堉田
2015-10-07
瀏覽數 4,700+
啟發李安當導演的全美戲院,背後有許多你不知道的故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從小就在戲院長大的吳堉田,可說是看電影長大的。全台唯一保留老師傅手繪電影看板的台南全美戲院第三代的他,公開述說全美的過去,帶你我一窺一甲子歲月,至今仍堅守崗位,為喜愛電影及藝文表演的粉絲們,保留一張張座位的全美故事。

台南永遠有全台灣最值得品味的藝文故事。全美戲院坐落在台南市的中西區,就在赤崁樓前方不到200公尺的位置。日治時期那裡屬於大宮町一丁目,在昭和年間以前,原為台南人葉飛雄所擁有的三連棟店屋。二次大戰時,遭受盟軍轟炸,連棟的房屋大半被燬。1950年時重新整建落成,改了樣貌,成為「第一全成戲院」,由省議員歐雲明經營。「因早期戲院是特許行業,牌照取得並非人人都能拿得到,」叫歐雲明舅公的吳堉田說。

啟發李安當導演的全美戲院,背後有許多你不知道的故事

《第一全成戲院》

當時的時空背景十分特殊,戲院是一種傳播媒體,由國家掌控,且須配合政令宣導,故並人人皆可取得放映許可。甚至須身家調查,符合規範才得以取得證照經營。其實,電影放映許可遲至今年的5月才正式解除,否則取得許可是重重設限的。

全台首創二輪片放映

第一全成戲院開演的第一部電影是歌仔戲電影──《白蛇傳─夜訪雷峰塔》。後來在彩色電視機的引進台灣後,第一全成戲院原有的經營者決定退出此行業。「因為擔心看電影的人會流失,搶不過在家看彩色電視的市場,就動了出售戲院的念頭,」吳堉田說。結果是他阿公吳義垣及阿嬤一起接手,也讓吳義垣從原本的公務員身份,一下轉變成為一家電影院的經營者。

因為阿嬤有投資眼光,早期經營婚紗禮服出租─新全美禮服店,做得不錯。接手戲院後,在1969年將第一全成改名為全美戲院,家族正式與電影結緣。但,接手後的1年時間,經營有些慘淡。全美仍以首輪洋片為主打,但當時戲院林立(中正路甚至有電影街之稱),競爭激烈,業績沒有起色。吳義垣認為與其正面對決,不如轉型改攻其他市場及客群,遂推出全台首創的二輪洋片放映,且是一票兩片,不清場,這種經營模式也一直延續至今。

吳堉田透露,電影的首輪片營收是由電影公司、發行商及放映業者採分拆帳的方式,放映業者並非淨收門票收入。加上每賣出一張票,就會被抽走一定比例的稅金,故首輪片如果沒有達到一定的票房,有時反而賠錢。

也因此,早期戲院為了避稅金,同業會有賣回籠票或假撕票的技倆,吳堉田透露,過去業者為了迴避稅金,將賣出的票回收,如此就可少計,配合撕票員的假撕票動作,如此「騙」過在戲院門口站崗的稅務人員。

而二輪片則是以一次買斷租金的方式取得授權,戲院就可全拿票房收入,扣除稅金及成本,就是淨賺,較有利可圖。

經歷新媒體威脅,屹立不搖

「電影是永遠打不死的!」吳堉田說,彩色電視進來台灣,電影產業受到些影響,但仍是找到方法突破,看電影的人還是回到戲院看大螢幕。後來錄影帶及DVD的出現,電影院也受到些影響,甚至更高畫質的液晶電視也都出現,電影人口的確也被吸過去,但電影院也突圍轉型,大廳畫分成小廳以吸引分眾客群,也渡過了危機。

最近10電影受到威脅更大,因著網路及大螢幕電視的興起,電影迷更是在家就能欣賞到全球的影片,就減少了到戲院看電影的機會。不過,片商及戲院走得更前面,投下更大資金,發展3D或杜比效果更佳的大螢幕電影,滿足了影迷在家無法享受到的視覺慾望。

不僅電影院打不倒!反而推陳出新,就連觀眾也有演變,各世代臉孔不同,也沒有減少。吳堉田發現,他小時候,也就是民國60、70年的觀眾以高中及大學生為主,「考完試,就出現一大堆的學生來看電影」他說,一待就是一整個下午。

後來民國80年代後期,台灣經濟好轉,也出現了連鎖新穎的電影院,年輕人被吸引去,可以接受200元的電影票,前來看二輪片的年齡層就更往下了,到國中生為主。同時,全美戲院也策略性的與小學及幼稚園合作,推出親子電影,讓老師帶著小朋友看電影。

目前則是混合型的觀眾,學生,親子家庭及長輩都有,他們不追求快速,不求熱門話題的族群為主,很多父母親帶小孩來是重溫舊夢,回味小時候在全美的時光。

啟發李安當導演的全美戲院,背後有許多你不知道的故事

導演李安與全美第一代負責人留影

其實,大導演李安就是高中時期就出現在全美的常客,全美也是啟蒙他,想當一位電影導演的重要地方。

從開關大門做起的吳堉田

從小即與戲院一起長大的吳堉田笑說,自己除了上課之外,生活就是在戲院裡。當孩子時期,他就跟著爸媽待在戲院負責開關大門,長大些,會些算數,就會協助賣零食及票務,「反正除了上課,其他的時間都是在戲院,週末假日更不用多說,」他說。

也許是被綁在家裡及戲院的時間太多了,吳堉田念大學時選擇了民族學系就讀,「因為民族學系每年有機會出國研究考察,且是到一般人不常去的地方,很吸引我,」。結果,他真的做到每年都可以跟著老師出國,到中國大陸偏鄉僻野地方去考察少數民族文化,花三天才達目的地,與當地人民一起生活。同時,他也在學校內的民族博物館兼打雜,大學四年幾乎都是待在博物館裡,研究觸摸著這些少數民族的稀有文物。

啟發李安當導演的全美戲院,背後有許多你不知道的故事

吳堉田選擇出國進修,學成歸國後在全美延續老師傅的技藝

後來,他也沒想到,因著接觸少數民族,打理博物館事務,讓他赴英國留學時可選擇生態博物館(Ecomuseum)就讀,這學科強調,博物館不再是以物品為中心,而轉以人為中心,透過教育的功能,讓人民及參與者對當地的文化及人文歷史,有更進一步的認識了解。

吳堉田有幸拿到英國與台達電頒發的獎學金,學成歸國後,發現全美戲院其實也是一座生態博物館。不放映電影時,也舉辦許多藝文活動,更有人借用場地求婚或是作為演講等場所。而全美仍保持全台唯一的手繪電影看板的堅持,也是某種程度的保持老師傅技藝,延續手工創作的地方,讓他所學仍能用在自家的事業上,也是一種無心插柳、柳成蔭的結果。

首圖取自全美戲院臉書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新趨勢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