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純真跟現實有沒有絕對界線?

羅北安×嚴藝文》
文 / 吳柏學    
2016-03-01
瀏覽數 2,450+
純真跟現實有沒有絕對界線?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到底,純真和現實之間是否有界線?

羅北安說:

「我18歲騎摩托車,我現在56歲還要騎摩托車,這有點刻意,但還是覺得騎摩托車的感覺真好,風吹過去,感覺自己還像18歲。」

嚴藝文說:

「為什麼害羞的人不能表演?其實每個人身上都有某種天賦或某種雷達,對某些事很敏銳。我不說話不代表我沒有想法,我有時還覺得班上同學討論那些很像笨蛋。」

在真假交錯的戲劇裡,當你忘記自己內心的聲音,你害怕發出的聲音,老王子幫你吶喊出來。看看羅北安和嚴藝文的戲如人生對談:

Q純真跟現實有沒有絕對界線?

北:人其實被很多東西綁住,禮教、宗教、逢人說三分話、防人之心不可無,就算不開心也不能顯現出來。如果把這些束縛全部鬆綁,我們看到的人會是什麼樣子?

我小時候想當籃球員,但身高不夠;想當搖滾歌手,也沒有實現。這感覺就像現實把你的夢想一個個抽走、拿掉。

長大進入社會,大家就好像在坐「旋轉木馬」。旋轉木馬是一個很怪的遊戲,坐在上面的每個人都很歡樂,好像你在前進,其實你在繞圈圈;好像你在追前面那匹馬,但是你又追不到。

你真的有在追求什麼嗎?你真的有目標嗎?然後不知不覺變成了一個經理、一個業務、一個「什麼」。在過程中,很多人是不開心的。他們為了面子、為了……繼續下去,然後期待著下班以後。

40歲同學會那年,大家都在說:好想退休。我說:退休?!我們才40歲呀!我說我沒有退休,我就是你看舞台上,有一個胖子,死在那邊,多悲壯。

這難道是在搭火車嗎?沒有人知道要去哪裡,只是從這邊到那邊,到了也不知道做什麼。大家在火車上打瞌睡、呆呆地看外面,彷彿中間過程完全不重要。

可是對我來說,最好玩的是過程,排戲就是享受。當然我不是說每個人的工作都要是自己的興趣,這不可能。但為什麼不可能?我也不知道,如果是自己的興趣有多好。

藝:我跟我爸說我要當演員,他沒有辦法相信,因為我小時候是個非常害羞的小孩。我爸那一輩大人,忙著拚經濟,他們很關心我們,卻從來不會去想我的腦袋瓜在想什麼。我又是龍年出生,每天都在為了升學壓力受責備。

為什麼害羞的人不能表演?其實每個人身上都有某種天賦或某種雷達,對某些事很敏銳。我不說話不代表我沒有想法,我有時還覺得班上同學討論那些很像笨蛋。

我喜歡表演,正是因為劇場是即時性的,每一個人、每一時刻都在改變,在劇本、腳色、演員之間流轉,你隨時都在感受自己。

北:我大學畢業從美國回來,就在台大教書,我爸超開心的,因為我從小就不會讀書。但突然之間我不教了,我想起我當初學表演不是為了教書,那不是我的初衷。我45歲,想做什麼就做,我要去表演、當演員,這是我最喜歡的。

你到底要的是什麼?你還是要想想最初喜歡的是什麼東西?不是「大人好奇怪」,是「大人好可憐」。

我會害怕哪天我突然變得跟正常人一樣,超出我的範圍,想讓太太過更好的生活,可是有些東西就不見了。

我18歲騎摩托車,我現在56歲還要騎摩托車,這有點刻意,但還是覺得騎摩托車的感覺真好,風吹過去,感覺自己還像18歲。

延伸閱讀:

如果小王子變成老王子?

長大以後我們都變「假」了?

綠光劇團《老王子》要加演囉!

2016. 台北 親子劇場

3.11(五) 14:30

3.12(六) 14:30、19:30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新趨勢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