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謙卑再謙卑」才2年 為何民進黨側翼與盟軍紛紛離去?

文 / 聯合新聞網    
2018-09-24
瀏覽數 16,500+
「謙卑再謙卑」才2年 為何民進黨側翼與盟軍紛紛離去?
2016年民進黨總統當選人蔡英文南下屏東謝票,重申「是謙卑、 謙卑、再謙卑」,不是「千杯」。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親民黨主席宋楚瑜昨天前往基隆,參加黨籍市議員參選人涂慧玲的競選總部成立。他針對日前促轉會傳出的「東廠會議」事件,痛批民進黨應該要好好讀歷史,「竟然自稱東廠,那就是『太賤』(太監)了!」宋楚瑜也不忘挖苦國民黨,特別引述近日網路名言,說民進黨「只怕錄音檔」,根本不怕國民黨。

「謙卑再謙卑」才2年 為何民進黨側翼與盟軍紛紛離去?

 圖/為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右三)8月時陪同6名基隆市議員參選人登記,宋昨天前往基隆,參加黨籍市議員參選人涂慧玲的競選總部成立。

促轉會前副主委張天欽的「打侯」事件重創民進黨,此時宋楚瑜「哪壺不開提哪壺」,在蔡政府的傷口上多踹一腳,也讓外界感覺,前幾年被質疑「橘子綠了」的親民黨,似乎已經「脫綠」?

親民黨不是唯一例子,在2016年大選打垮國民黨的「大業」中,積極扮演側翼的各方勢力,如今與民進黨分道揚鑣,態勢愈來愈明顯。

親民黨「變綠」之旅 

「謙卑再謙卑」才2年 為何民進黨側翼與盟軍紛紛離去?

圖/2000年大選後宋楚瑜成立親民黨,同年底國、親、新三黨結盟。圖為2001年「泛藍軍」台北縣長候選人王建煊(中)造勢現場。

2000年宋楚瑜與總統失之交臂,選後集結支持者成立親民黨。同年底扁政府停建核四,國、親、新三黨結盟,「泛藍軍」一詞從此出現。

初期的親民黨,通常被認為比國民黨「更藍」。但在2005年馬英九當選國民黨主席,親民黨公職紛紛帶槍投靠後,雙方關係也變調。宋楚瑜2006年參選台北市長,2012年參選總統,雖然都大敗而歸,但仍堅持與國民黨劃清界線。

2014年地方公職大選,經歷馬王政爭與太陽花學潮的國民黨搖搖欲墜,贏得民進黨共主的蔡英文如日中天,親民黨立場也儼然與綠營愈來愈接近。當時台北市南港內湖區的國民黨候選人黃子哲,在選舉看板批評親民黨:「橘子綠了,就不是同一『藍』。」親民黨候選人黃珊珊反批,人民早已厭惡藍綠。

「謙卑再謙卑」才2年 為何民進黨側翼與盟軍紛紛離去?

圖/2016年親民黨總統候選人宋楚瑜(左)與副總統候選人徐欣瑩(右)合體出席造勢晚會。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2016年的總統/立委選舉,「橘綠合作」更進一步。宋楚瑜再度出馬,與由國民黨出走的立委徐欣瑩搭檔,拿下12.83%的總統選票。在立委選舉,親、民兩黨更正式合作:民進黨在南港內湖支持黃珊珊,僅以些微差距輸給國民黨的李彥秀。蔡英文上任10天,黃珊珊服務於海軍的大哥黃曙光,就升任海軍司令,成為新政府任命的首位上將。

綠了的橘子又變色 

「謙卑再謙卑」才2年 為何民進黨側翼與盟軍紛紛離去?

圖/2017年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左)以蔡英文總統領袖代表身分,皆同女兒宋鎮邁(右)率團前往越南出席亞太經合會(APEC)領袖會議。

民進黨全面執政不久,就通過「不當黨產條例」,對國民黨全面追討。國民黨團試圖釋憲,但親民黨兩席立委袖手旁觀,使連署人數無法達到提案門檻。2016與2017年,宋楚瑜都擔任蔡英文總統的代表,出席APEC亞太經合會領袖會議。

然而,隨著蔡政府的爭議政策愈來愈多,親民黨在關鍵議題上,逐漸不再與執政黨站在一塊。2017年,行政院推出8000億元的前瞻建設特別預算;2017與2018年,先後通過公教與軍人年改,大減退休俸額度。儘管民進黨立委穩居席次優勢,但親民黨選擇反對,事後也都與國民黨聯手提出釋憲。

本月初,宋楚瑜接受年代電視台訪問,明確表示不會擔任今年APEC高峰會的蔡總統代表,並強調早在3月就已婉辭。宋楚瑜也透露,曾當面勸告蔡總統遵守中華民國憲法,因為台獨沒有成功機會,國內民意與國際環境都不會支持。

大綠小綠鬧彆扭

「謙卑再謙卑」才2年 為何民進黨側翼與盟軍紛紛離去?

圖/時代力量抗議勞基法修法案,時力五位立委黃國昌(中)、徐永明(右二)、林昶佐(左一)、洪慈庸(右一)、高潞(左二),在總統府前禁食抗議。

時代力量與社民黨,都是2014年太陽花運動之後出現的新興力量。社民黨相對堅持社運路線,與綠黨在大選中組成「綠社盟」,立委席次一無所獲。比較「市場化」、「明星化」的時代力量,與民進黨協議,在幾個綠營艱困區派出候選人;結果在社會極度厭惡國民黨的大環境下,黃國昌、林昶佐、洪慈庸爆冷門當選,加上兩席不分區,穩居第三大黨。

不管統獨、勞資、環保、同性戀、死刑等議題,「小綠」立場都比民進黨更激進,角度更純粹,對「大綠」的屢屢妥協深表不滿。也更要在這次議員選舉與下次立委選舉,明確與民進黨區隔以爭取支持。

大小綠鬩牆最明顯例子,是今年初的勞基法修正:蔡政府上台不久的「一修」,引發業界強烈抱怨,認為脫離現實、窒礙難行,迫使政府再度「二修」回縮尺度。此時時代力量大力抨擊蔡政府將勞基法「修惡」,祭出自囚議場、淋雨禁食,拒絕與蔡總統談判,退出立院協商,不參與院會審查等招式,讓民進黨十分難堪。

近日的選戰中,時代力量公開揭露,國、民兩黨不把「清廉」當價值,提名上百位有案底候選人。自己「扶植」的時代力量如今猛扯後腿,民進黨當然也有反制之道。尤其三席時代力量區域立委,下次只要民進黨推出人選,他們就必然落選。林昶佐、洪慈庸要請民進黨繼續禮讓,還是乾脆倒戈加入大綠?這已是時代力量內部的最大心病,最晚明年就要爆發。

深綠也翻臉 

「謙卑再謙卑」才2年 為何民進黨側翼與盟軍紛紛離去?

圖/由民視郭倍宏董事長發起,獲得李登輝、陳水扁兩位前總統等支持的「喜樂島聯盟」在高雄舉行成立大會,不過陳水扁並沒有出席。

此外,傳統獨派也與民進黨爆發矛盾:由民視董事長郭倍宏發起的喜樂島聯盟,標榜「獨立公投,正名入聯」,獲得李登輝、彭明敏、高俊明、陳水扁、呂秀蓮等人響應。不滿獨派「尾巴搖狗」的民進黨,要求黨籍公職參選人,不得參加喜樂島10月20日在凱道舉行的「全民公投反併吞」活動。

當然眾所周知,和民進黨翻臉最大咖的「側翼」,就是曾自稱深綠、墨綠的台北市長柯文哲。當初柯文哲在民進黨魚幫水、水幫魚下,被推上台北市長寶座,外溢效應讓民進黨在地方選舉大勝。不過短短幾年間,柯文哲路線與民進黨漸行漸遠,如今也分道揚鑣。

當初為「反藍反馬」而集合 如今終究分手?

民進黨在2016年的空前大勝,是所有「反國民黨」、「反馬英九」力量的結合。不僅包括正面力挺蔡英文或民進黨的力量,在光譜另一段的深藍選民,同樣也因不滿馬英九而大舉棄投,為綠色完全執政出了一分力。

然而究竟,將蔡英文推上寶座的力量來自三山五嶽,彼此原本就尺度不一,甚至主張矛盾。當年有著共同敵人,暫時有齊一目標,一旦登上高峰,就是齟齬與分裂的開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政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