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兩人相擁死亡 外籍勞工的處境有誰知?

《如此人生》
文 / 一流人    
2018-08-09
瀏覽數 9,850+
兩人相擁死亡 外籍勞工的處境有誰知?
圖片來源:Pixabay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走在桃園街頭,我詢問身邊的越南裔新住民後得知,這些募款箱是為了募集那六名移工的家人們來台的費用,過世移工的照片就印在募款箱上。箱子有不少種,由各地的越裔團體分別管理,新住民的、看護工的和廠工的都有。但他們對此很低調,因為他們害怕自發性的募款會遭到市政府刁難。有一位店員加入談話,說:「台灣的法規很複雜,就算是好事也要小心。」

我對於台灣的公務員並沒有好感,但不認為真會有人刁難這種自發性的募款。一來,這樣的災害募款在台灣不算少,民間自發性的救急金根本不可能真有募款字號。二來,因為台灣的公務員本身就愛募款,學校老師為清貧孩子的募款或一般公部門為社區弱勢的募款,常常在進行著。此外在台灣,軍、公、教人員做善事也最喜歡透過募款的方式。我想這又是一個謠言,反映的是異鄉人在台灣對於公權力的惶恐與不安,以前我習慣從攤商和勞工口中聽見這樣的言論,如今則透過新移民及移工之眼,認識了一般人沒見過的公務員。

兩人相擁死亡 外籍勞工的處境有誰知?攝影/賴小路,寶瓶文化提供

法規確實很複雜,越南人之間謠傳著:「政府說,錢要分很多筆來給。」對此,我難以解釋「賠償金」、「勞保金」、「職災撫卹」以及「保險」的不同。

六人死在宿舍裡,其中兩人相擁著死亡。他們的家屬沒想過自己的丈夫、兒子會住在這種地方,這樣地死去。

越南姑娘們的討論變得激烈,話題圍繞著移工的生活環境到底有多惡劣,隔間只有一片薄木板,完全把移工當作搖錢樹在管理,怕他們逃走。

她們看著我,問:「有沒有老師能告訴我們該怎麼辦?」她們希望我可以說出台灣政府有所作為或是有在改善,告訴她們台灣依舊有學者、專家懂得法規,並且知道該怎麼辦。但在那處既無視法規,也沒有任何安全的地方,我的專業能力一點用也沒有。我沒有話可以說,我沒有任何藉口可以辯駁。

兩人相擁死亡 外籍勞工的處境有誰知?攝影/賴小路,寶瓶文化提供

其實台灣人曾經為外籍移工爭取過權益,那是二○○五年的高雄捷運泰勞弊案。當年還被稱為「泰勞」的泰國移工們住在極惡劣的環境中,仲介公司掌管著他們一切的生活及消費,這種狀態引發全國譁然,高官紛紛因此下台,我知道台灣人不是沒有關注過移工待遇,但關注的方式如同曇花一現,隨著政黨輪替而消逝。

台灣人不是不知道,也不是沒有努力爭取過。當年,勞動部因為泰勞的惡劣待遇而被全國唾罵,二○○八年一月三日修改了《雇主聘僱外國人許可及管理辦法》中的二十七之一條,其中第一項須詳實登載及提供「供外國人住宿建築物合法證明文件」。勞動部的官員還在政黨輪替的前一個月,於四月十四日發文以最速件解釋居住房舍應該有詳實的規劃與防火等內容。

然而,這項法令只維持不到一年,政黨輪替那年的十二月二十四日,法條就被改去,再也沒有對提供「供外國人住宿建築物合法證明文件」的要求,雇主再沒有責任了。

法律悄悄地被改去後,原先是雇主必須主動出示合法的居住文件,現在成了建管部門和消防單位的責任。而移工的主管機關是勞政單位,不懂建物結構和消防法規,他們也不可能有足夠經費和人力可以全盤理解。

於是,移工一個一個死亡;於是一次一次地,我們驚訝於他們居住空間的擁擠,因令人哀悼的死亡人數感到駭然,但沒有辦法改變。當雇主不再有責任,當法規悄悄地被抹去,無人察覺,無人聞問。

當時的官員不可能不懂,不可能不知道,多花一些時間卻保障了一個人的居住空間。

我看著找到的資料,那時候的學者們真是緊盯著政府,而官員們修改那條法律是真心要改善移工的居住處境。有了那一條法規,工廠雇主必須準備好「安全的」宿舍供移工居住,這可以證明台灣人曾經有良知,曾經努力過,法律曾經有保障過。

但只是曾經。

兩人相擁死亡 外籍勞工的處境有誰知?


本文節錄自:《如此人生》一書,林立青、賴小路著,寶瓶文化出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社會關懷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