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人生處處都在「被選擇」

文 / 一流人    
2018-03-27
瀏覽數 8,550+
人生處處都在「被選擇」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已經忘了有多久沒有如此瘋狂地親吻,甚至忘記,原來生活中除了睡眠,還有這麼一件事會令我緊閉雙眼、仔細品味肌膚的觸覺。我和褚克桓用唇齒拉扯著彼此,兩個不同數字的體溫似乎比我們更急切靠向彼此,最後收斂為密不可分的擁抱。

「這次,是妳自己送上門的。」褚克桓說道,像極一頭終於等到獵物的獅子,高傲又冷酷地凝望我。

面對眼前這個永遠不會屬於我的男人,終究還是淪陷了。先前反反覆覆的逃避、糾結,曾經我說得如此絕對,又恨得這般理所當然,而現在對褚克桓的情感又該如何定義?現在回首看來都是多麼可笑。

「你很好吻。」我苦澀地微笑:「可惜,你是別人的。」

「我對妳也有一樣的感覺。」褚克桓端起我的臉,溫柔地撫摸我散亂的頭髮,再低頭送來一記更深的吻。

那一吻充滿侵略性,幾乎要吞噬我整個靈魂,我被吻得暈頭轉向,彷彿沉潛在深不見底的海中,腳著不了地,眼看就快失去自己。

褚克桓,拜託你停止。

再吻下去,我的人生都要一團混亂了……

在那無邊際的黑洞裡,有道聲音這麼說著。

但褚克桓沒有放過我,他更加環緊我的腰,除了親吻,沒有再對我做出更踰矩的行為。我知道,他並不是不打算占有我的身體,而是要讓我打從心底澈底臣服,要我主動懇求。

就在這時,我的手機響了。

左胸口一陣抽痛,親吻的動作遲疑了半秒,我終究被來電鈴聲分神,儘管我有多想繼續品嚐這吻。

褚克桓推開了我,「接吧!」

我拿出手機,看見皓一的名字在螢幕上閃爍,不確定這裡究竟適不適合接他的電話。

「妳不接他會更懷疑妳。」褚克桓吁出一口氣:「妳住哪?我送妳回去。」

我告訴褚克桓住處所在位置,他發動了車。我深深吸口氣,斂了下情緒,接起手機:「喂?」

「還在外面啊?」皓一的聲音聽起來竟有些陌生。

「嗯,子媛今天晚上找我吃飯,她拿了一些拍婚紗可以用的小東西給我。」我試圖不帶感情地看著駕駛座的褚克桓:「東西蠻多的,她叫她男朋友開車送我回去,已經在路上了。」

所說的都是事實,合情合理。

「哦~有人送妳也好,比較安全。」皓一恍然大悟,語氣中充滿信任。

安全個鬼。

皓一,你不知道剛才的我做了多可怕的事。

「對不起……」一個恍惚,我竟無意識脫口說出內心的愧疚。

「嗯?我沒生氣啊?」皓一不明究裡:「這陣子要妳自己在台灣準備結婚,是我要說抱歉才對。」

身旁的褚克桓輕輕地搖頭,暗示我別吐實。

我定了定神,握緊手機:「皓一,路有點顛,我回到家再打給你……」

「好,晚點聊。」

掛了線,我整個人虛脫地靠躺在椅背,我不想讓褚克桓看見自己這張充滿罪惡的嘴臉,於是將視線拋向車外,卻在玻璃窗的倒影上發現,要面對這張臉的是我自己。我轉轉眼珠,將焦距鎖定快速流動的景色。夜燈一點又一點,在黑暗別無選擇地連成線,不知哪裡才是盡頭。

「第一次都是這樣的,習慣就好。」褚克桓說。

「明知道是錯的事,這該怎麼習慣?」我茫然。

「每個人都是自私的。一直替別人著想,久了也會累。更何況他在該籌備結婚的時候答應外派任務、把妳一個人丟在台北,說到底也是為了他自己,不是嗎?」

我啞口無言,畢竟褚克桓說的是真的。

「剛才問我的問題,該妳回答了。」他溫柔一笑:「妳真的想結婚嗎?」

我沒有回答。

「那我換個問法,妳為什麼決定結婚?」

「……戒指出現了,他在我面前跪下了,而我們交往得很穩定,還一起去看房子,我有什麼選擇?」我悶悶地吁出一口氣。被求婚當下的驚喜是真的,想跟對方廝守終生的衝動也是真的,但是,決定結婚後接踵而至的疑慮也是真的,而那些自我質疑卻絲毫不足以改變現狀,被歸納為一種不知足的貪婪。

這樣的人生,還是操縱在自己手上嗎?

「妳不覺得,人生處處都是選擇,而且是逼著我們做選擇嗎?」

「你是指……結婚嗎?」

「Everything,工作、戀愛、買房、結婚、生子……」褚克桓駛離了高架橋,四周景色已是我所熟悉的生活範圍:「時間一到,選擇就跳出來,所做的每個選擇都是為了生存,這就叫做人生。」

「男人是求婚的那方,別說得好像你沒有選擇權。」我意味深長地轉頭看向他。

「記不記得那天,我喝醉了說要睡妳?」

「嗯。」我當然記得。

「那天,子媛告訴我,她留職停薪後不打算回去上班了。她說:『你之前說過,太累就辭職吧,就算我不去上班賺錢也會給我幸福的,對吧?』我確實說過這樣的話,可是現在卻覺得給幸福的責任好重。人生還有很長,我還有很多事想做,我甚至有點嫉妒黎皓一,羨慕他可以毫不猶豫拋下妳,自己去大陸。而我沒辦法拋開她。」褚克桓苦笑:「結果一轉眼,她已經找好了婚紗公司、挑了戒指、請了新祕,事情像滾雪球一樣停不下來,這之中,我還說不出到底有什麼是我選擇的。這從來就跟我想像中的結婚、求婚不一樣啊……妳懂嗎?」

我靜靜聽著褚克桓的聲音,細想著皓一在房子裡對我求婚的荒謬,好像明白了他的意思。

「我懂。」也許,我也過著一種被選擇的人生。這次的選擇會不會有錯、身邊這個人究竟能不能幸福廝守?沒有人能替我們決定。我們只能繼續做著選擇、繼續被推著往前進。

「至少我們今天,都做了一種選擇。」褚克桓駛到我家巷口,停好車,拉起手煞車:「妳選擇吻我、我選擇回吻妳,不覺得這是一個很美好的開始嗎?」

但這樣的開始,會讓我們的另一方毀滅啊褚克桓。

「褚克桓,我不確定,我是不是真的能跟你走到那一步……」我茫然地說:「至少,我現在還不想背叛皓一……」

「從妳親吻我的那一刻,就已經背叛他了,不是嗎?」

「……」我無法反駁。

「我不勉強妳,其實我對我們關係最期待的,在於心理層面。畢竟,妳是唯一懂我處境、也懂何謂被迫選擇的女人。」褚克桓的手在我臉頰、頸項、後腦杓來回游移許久,我感受著他鼓掌間的粗糙觸感、手心的溫度……

儘管褚克桓這麼說著,我還是無法確定,我們今晚開啟的關係,究竟只是因為寂寞的陪伴、情緒的出口,還是,我們是真心的喜歡著彼此?

可是呀,教堂的鐘聲就要響起,我已經沒有時間慢慢探索答案了。面對這個貌似能解讀我、與我說同一種語言的褚克桓,我根本無力抗拒。

良久,褚克桓放開了手,朝我溫柔微笑:「妳該上樓了。早點休息,我會再來找妳。」

人生處處都在「被選擇」

本文節錄自:《我們不能是朋友》一書,阿亞梅著,時報文化出版。

圖片來源:pixabay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健康醫療閱讀
您可能會喜歡